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美漫喪鐘 起點-第2450章 排除法讀書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美漫丧钟
“所以说,你认为斯克鲁人出现在地球上,是人类中有内奸接应?”
卡萝尔坐在茶几上,随后把玩着酒杯,她看着眼前的勇度,这蓝皮人总感觉很像克里人,让她有些恍惚。
勇度扶着自己的胯骨侧面,尽力和肥胖蛇女保持了一点距离,他大口灌着烈酒止痛,一边肯定地点点头:
“这是必然的吧?现在经常混银河系的人谁不知道,地球那不是好去的地方。魔法方面有着全方位的防护,物理空间上又有你时不时绕着地球巡逻,就算搞偷渡,也得有利可图才行,没必要为了一点钱把命搭进去。”
星爵也拿着一瓶酒,坐在勇度身边揉着自己的下巴:
“会不会真的有这么亡命徒?你也曾经跟我说过,有些人是要钱不要命的,比如你船上的那个丑鬼,叫什么……‘烂脸’的?”
勇度摸了一下自己头上的红色‘冠子’,咧嘴笑着露出金牙来:
“掠夺者里是有这样的人,我不否认,但冒险的前提是要有成功的可能性。地球现在经营得像是铁桶一样,不说别的,前不久异维度虫族入侵那里,场面可不是只有地球人看到了,吓退了不少人。”
办公室里有种特别甜腻的气味,不知道那蛇女用的是什么香料,而且这房间里的温度也有点高。
不得不说,能够在山达尔的黑市里经营开店,看样子生意做得还不错,她也不是什么蠢人,光是丧钟一行人来了之后,她又是拿水果,又是送外星香烟,笑得十分殷勤。
苏明接过一个水烟壶,里面据说是来自一个香料星球的上好烟草,他咕嘟嘟地抽了几口,出声道:
“这么说来,唯一的防御漏洞就是科技方面了,某种科技传送。”
“没错,还要再加上家贼难防。”勇度点点头,他又给自己灌了一杯酒,呲牙咧嘴地吸了口气:“我能保证掠夺者里面没有人接通向地球的走私生意,靠近地球那边的航道一般不会有人走,一走就是你孤零零一艘船飘在毫无遮掩的太空里,太显眼了,不可能不被发现。”
丧钟思考了一下,把手里的烟壶放在桌上:“你说了不算,先联系一下星鹰,你问他。”
“你还认识星鹰?”
无名纪元 飘逸听雨
勇度有些好奇,不过还是听话地从夹克里掏出通讯器来,这个小设备能联系到停在星港的舰船,然后再通过舰载的大功率设备进行宇宙通讯。
当然,距离不能太远,否则就要用星球级别的通讯矩阵了,那种大规模的设备只有克里和希阿一个级别的帝国才能玩得转,需要把一整颗星球都改造成信号放大器。
“知道有这么个人,而且知道他在掠夺者中的名声比你好听一些。”苏明平静地继续抽烟,等着蓝人拨号。
“呵,这你就说错了,星鹰为人过于死板,他和他妹妹可不如我这样的人吃得开,掠夺者嘛,还是要朝钱看,给自己施加一堆规矩完全没必要啊。”
勇度举起了终端机,很快设备就冒出蓝光投影,构成了一个酷似史泰龙的铁血真男人头像来。
“勇度,有事?”
不知道为什么,星鹰一开口,苏明就总感觉这人此时头上绑着红布条,手里端着重机枪。
不过那都是幻觉,现实是勇度和星鹰开始友好交流,比如询问星鹰和妹妹乱伦生出孩子没有,两人斗了几句嘴,然后才说起了正事,打听最近有没有人往地球偷运斯克鲁人或者某些货物。
铁血硬汉那边比蓝人这边态度严谨得多,他让自己的船员去查最近大家共享的星图,又联系了一些人进行二次打探,折腾了好一会后,才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至少是今年,掠夺者之中没有飞船经过那片星域,你问这个做什么?”
星鹰十分够意思,先是把事情办了,再问勇度要这情报做什么。
“不是我想瞎打听,而是人家地球管事的找上我了,现在斯克鲁人想要在地球搞破坏,地球方面怀疑我们的走私路子。”勇度把通讯器放在膝盖上,双手给自己倒酒,显得十分无奈。
“是丧钟吗?”星鹰立刻就懂,摄像头都没有拍到苏明,他就知道谁是正主了。
“是我,你好。”苏明捡起了那个通讯器,把它正面对着自己。
“鹰神向我提起过你,我在康特拉西亚也经常会听到你的名号。”星鹰拍拍胸口,按掠夺者的习惯行礼:“不过我能给出的答案还是那个,掠夺者里没有参与这件事的,你找错人了。”
苏明笑着点点头,没有表现出任何怀疑来:“我相信你,也代表维山帝向你身后的鹰神问好,下次你到康特拉西亚的时候我们可以见面再聊,现在我大概有了点头绪,得要去抓贼了。”
铁血硬汉雷厉风行,只是一点头,就主动切断了通讯,办公室里只剩下咔嚓咔嚓吃果子的声音。
众人把目光投向了正吃得嘴巴周围红红的卡魔拉,她一脸无辜地耸耸肩:“怎么?不能吃水果?我饿了!”
“走了,星爵,带着你的人和船,跟我去一趟泰坦星。”苏明把通讯器还给勇度,站起来拍拍屁股准备走人:“排除了掠夺者,再思考一下科技传送的范围,太阳系里只有那片废墟最适合安装传送设备,灭霸可能是在报复我……”
“正常人都不会去吧?!还有灭霸为什么要报复你?”星爵丢下了手里的酒杯,也准备走人,嘴里还吐槽着:“听说那紫皮大块头每个地球年都要回泰坦星上坟,如果一般人去那里盗墓被他堵住,那就惨了。”
“灭霸…报复?”吃果子的卡魔拉低下了头,若有所思,她好像找到点灵感。
“我也跟你们去。”勇度瞄了一眼蛇女,准备借机脱身。
然而星爵伸出一条腿,当场开始跳起热舞,不断挺胸甩胯,作出种种恶心动作,又把勇度逼回了沙发上坐下。
一边做着妖娆的动作,他一边怪笑着蛇女说:“柔情女士,勇度好像喝多了一些,有点站不稳呢,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他。”
蛇女眼睛一亮,化作一座肉山再次把勇度压住,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道:“好的,放心吧小星爵,这里就是勇度的家哦,他想留多久都可以呢……”
“呵呵,那再好不过了。”星爵忍住笑意扭头就跑,背后传来了勇度的诅咒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