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493章 青出於藍,有容乃大分享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弄死他们?”
“对!”
明静一直以来都是个庸俗的女人,只知道买买买。此刻却意外的认真。
“我会还你的钱,明日就还!”
“你怎么还?”
贾平安出了酒肆,外面那几个人贩子跪着,惨叫声不绝于耳。
“那些钱你看着办。”
贾平安有些悲伤,觉得百骑贷太挫了,关键是自己没有一颗冷漠的心,别说是往欠债人的家门喷油漆……***还钱,就算是在外面喊几嗓子狠话都不肯。
“我会还你的钱!”
明静牵着女娃出来,信誓旦旦的道,“你要怎么弄死他们?我觉着弄回百骑去最好,别人没法弹劾。”
贾平安淡淡的道:“不要这般麻烦。”
你就会吹牛!
明静恼火,“那你要怎样?不弄死他们,回头我就专门盯着你!”
前方行人不少,而且不少人好奇的围拢了过来。
贾平安伸手,“棍子!”
包东转身进去,寻了根棍子出来。
明静板着脸道:“你想作甚?”
贾平安接过木棍走了过去。
他目光扫过那些围观的人,举起木棍。
呯!
“嗷!”
这一棍重重打在了大腿上,那大汉扑倒,翻滚惨叫着。
边上的四个大汉想躲避,贾平安狞笑道:“但凡敢躲,回头全数弄死!”
呯!
“嗷!”
“呯!”
一棍接着一棍!
贾平安神色平静的把五个人贩子的大腿打折。
包东大声说道:“这五人弄了孩子来讨钱,动辄就打断腿!”
贾平安退后,心中暗赞包东的知情知趣。
回头就给你升级别。
围观的人都冲了过来。
那五人瞬间就被淹没了。
脚踩,扔东西,砸东西……
明静看到一个妇人在前方拼命的往里踩,骂道:“你这等畜生,就该世世代代做畜生!”
晚些人群散去,地面上只剩下了五堆看不出原型的东西。
“这就是你的手段?”
明静觉得自己被上了一课。
“我们杀人固然也妥当,可哪有让百姓杀人好?”贾平安觉得这个娘们迟早会变成一个头脑简单的暴力分子。
“是啊!还能警示那些人渣!”
百骑杀人了。
消息很快就变了味道。
“说是咱们杀了人,还吃了肉。”
程达有些后悔自己因为蹲坑没跟着去,“还说武阳伯拎着一根手臂跑,边跑边啃。”
“就没吃脑花的传闻?”
贾平安觉得这等宣传手法弱爆了。
明静瞪大了眼睛,“你怎能想到这个?”
这女人见过?
贾平安不禁好奇的问道:“你见过?”
明静捂着嘴,一溜烟跑了出去。
程达瞥了他一眼:武阳伯,你缺大德了!
“那些人确实是该死。”
对于那些人贩子的死,贾平安没有丝毫压力,甚至心情还极为愉悦。
然后……
邵鹏带着滚滚浓烟出现了。
他板着脸道:“看看你干的好事!”
“我干了什么?”贾平安无语,“老邵,我比你还纯洁!”
这话何意?
邵鹏不解。
然后他用智商推算了一下……
这是说咱此生没睡过女人?
邵鹏跃起。
贾平安举起笔架。
呯!
笔架粉碎,贾平安挨了一拳。
邵鹏怒,“下次再这般,咱和你拼了!”
说着他把手背在背后。
好痛!
老邵伤自尊了?
贾平安觉得这货去青楼就是无稽之谈,可他依旧乐此不疲,可见是个浪的。
“昭仪说了,那等人为何打杀了?”
“谁?”
贾平安觉得阿姐最近的性情变化很大。
“就是那些人贩子!”邵鹏冷冷的道:“看看你做了什么好事,气得昭仪……昭仪说了,那等畜生就该剥皮,就该折磨死!”
阿姐好大的煞气!
“如今人都死了,昭仪很生气。”
后果很严重。
贾平安一脸沉痛。
“我对不住阿姐!”
邵鹏冷着脸,“昭仪怀着身孕呢!气得浑身打颤,说谁无孩子?”
“我!”
贾平安现在就没孩子。
“你迟早会被昭仪剥了皮!”邵鹏被他皮的没话说:“昭仪说了,百骑要以此在长安城中抓捕那些人贩子!”
这便是严打的意思!
贾师傅领命,随后百骑动了起来。
但百骑动是不够的,他们没法一网打尽。
“许多多。”
包东来到了平康坊,“武阳伯有令,去打探人贩子的消息,要快!”
觉醒-仿如昨日
某个民居外,几个百骑翻墙而入。
“谁?”
几个大汉惶然冲出来。
“跪下!”
横刀挥舞,惨叫声中,剩下的人跪下。
里面,十几个孩子木然看着冲进来的百骑。
某个青楼。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歌伎正在高唱着贾平安的边塞诗,大门那里有人闯入了进来。
“百骑办事!”
贾平安冲了进来,老鸨惊呼,“贾郎!”
她冲过来搂着贾平安的臂弯,“贾郎,奴这里可从不作奸犯科。贾郎……”
老鸨在给他抛媚眼,拼命往他的身上蹭,揉。
贾平安皱眉看着她,“收容被拐骗的小娘子也是正当生意?”
老鸨面色一变,“贾郎,今夜这里都是你的人!”
“今夜别把你们当人?”
“是呀!”老鸨赞道:“贾郎学识渊博……”
后面传来了惊呼,接着有百骑喊道:“武阳伯,拿到了人!”
贾平安侧脸,老鸨媚笑,“奴不是人!”
贾平安一巴掌抽去,随即一脚踹倒了她,“耶耶什么都行,就是见不得这等事。等死吧!”
长安城中,百骑引导着来了一次人贩子大清查,战果辉煌。
随后朝中爆发了一次争论。
“当全数诛杀。”
李治很坚定。
“陛下,全数诛杀是不是太……有的才将开始。”
李治冷着脸坚持。
最后这批人贩子全数被斩杀。
据闻后宫中的武昭仪倍感欣慰,直言但凡为人父母者,见到人贩子就该弄死他们。
回到家中,卫无双和苏荷齐齐出迎。
“多谢夫君。”
“什么意思?”
贾平安一边扶一个,觉得那些大佬女人少的缘故,估摸着就是因为照顾不过来。
当然,你把女人不当回事就行,但贾平安做不到。
卫无双抬头,“今日好些妇人来了家中,说是百骑拿了好些人贩子,大快人心,家中得了好些礼物,鸡蛋最多……苏荷!”
苏荷嘴里在咀嚼,飞快的吞咽了,“那些人都说这两胎定然都是儿子,而且都极为聪慧,一个是大将军,一个是宰相。”
“文武双全,文武巅峰?”
“是呀!是呀!”苏荷笑的眉眼弯弯,“我的儿子定然是大将军,以后去西域给我抢一个漂亮的胡女做侍女。”
卫无双满头黑线,“随后贾家满门抄斩。”
“为什么?”苏荷觉得卫无双总是喜欢扫兴,难怪夫君会让她掌家。
“因为把文武都霸占了,要么造反,要么就等着被皇帝杀了。”
卫无双很欣慰的道:“你看着还是如以前那般不动脑子,我很欣慰。”
无脑女?
贾平安觉得这个有些伤人。
“苏荷还是有些脑子的!”
苏荷挽着他的手臂甩啊甩。
“夫君,无双欺负我!”
我也打不过她,你死心吧。
贾平安摸摸她的脸蛋,觉得微胖。
正好!
阿福人立而起。
爸爸,摸摸我!
贾平安也摸摸它的脸。
摸摸大!
晚饭依旧是苏荷倾心修炼,不时热情的邀请贾平安加入。
“夫君,我们双修嘛!”
苏荷看着他碗中的美食流口水。
“你自己修炼吧。”
贾平安必须要照顾到大老婆的情绪,给她夹了菜。
“为何要夹菜?”
卫无双的腿太长,跪坐着腰杆笔直。
呃!
我能说是前世和女朋友就是这样的吗?
前世女朋友说担心幽门螺旋杆菌,贾平安回以:口水里有多少?于是女朋友很是嗨皮的享受着二人相互夹菜的乐趣,比如说我不吃肥肉就夹给你,你不吃蛋黄就夹给我……
“只是习惯。”
“可……”
大唐吃饭是分餐制,各吃各的。
成亲之后,因为贾平安的坚持,夫妻三人同案而食。
但卫无双却觉得有些不适应。
晚上,今夜卫无双依旧独睡。
独睡好舒服,没人和我抢地盘,想怎么四仰八叉就四仰八叉。
她仰躺着,感受着肚子里的动静,觉得人生幸福就在此刻,
吱呀!
门开了。
卫无双叹息一声,“苏荷,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地睡觉吗?”
在贾平安去辽东的时候,她和苏荷夜夜同床共枕,别的都没事,就最烦苏荷和藤蔓般的缠着她的身体。
乌漆嘛黑的房间,关门的声音很幽幽。
卫无双背过身去躺着,“我觉着肚子里有个东西,想动怕伤到他。可他时常会动动。”
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音,接着上床。
“你怎么不说话?”
一双手搂住了她,“娘子,他们说此刻能了?”
“……”
……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小小小小鸟……”
清早的操练让贾平安倍感舒坦,刀法凌厉的王老二都招架不住。
“我来试试。”
徐小鱼冲了上来。
铛铛铛!
徐小鱼败退。
“郎君的刀法大成了。”
王老二唏嘘着,徐小鱼一怔,“二哥,你说郎君刀法大进,那以后是咱们保护郎君,还是郎君保护咱们?”
“是啊!”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操练起来!”
徐小鱼被一顿操练弄的生无可恋。
贾平安临去上衙前叫来了王老二,“老二。”
“郎君吩咐!”
老贾家最近没啥危险,有危险也被阿福给清除了,这让王老二有一种深深的忧虑,觉得自己在贾家是混日子的。
贾平安觉得他过于激动了些,但想来也是好事,“晚些你去盯着陈老宇家。”
“陈老宇?”
“对,瓦岗老人,盯着他。”
王老二目送着贾平安回去,转身准备叫人,阿福正好冲出来,撞了他一个扑街。
“小鱼!”
“来了!”
徐小鱼笑的很灿烂,手中还拿着一块肉干,从屋顶一个翻身下来。
“走!”
二人和杜贺说了一声,随后去了陈老宇家。
“陈老宇当年和柳奭的叔父交好,和柳奭往来也密切,前阵子莫名其妙的就被免了官职,就此在家闭门不出。”
徐小鱼很快弄到了消息,一脸得意。
“这些有屁用!”王老二骂道:“身为一名斥候,你需要了解对方的所在,何时出门,出门去作甚,带着多少人,那些人本事如何……”
二哥果然厉害!
徐小鱼问道:“那二哥,如何能查到这些?”
耶耶也不知道啊!
王老二是军中的斥候,打探敌情手段了得,但在长安城中去打探这等零碎的事儿让他很头痛。
但……
要维系自己的面子!
他淡淡的道:“要旁敲侧击,我往日教你那么多,如今就是操练的时候,去吧!”
徐小鱼悄然而去。
王老二叹道:“要打探清楚这等事,何其艰难,别怪二哥,二哥只是让你去碰碰壁,回头你才知道郎君说的社会毒打是什么意思。”
他坐在那里觉得无聊,慢慢出来转悠。
时光流逝……
他肚子饿了。
“那小子怎地还不回来?”
王老二只是想让徐小鱼去磨砺而已。
至于陈老宇,按照郎君的尿性,王老二觉得多半是要潜入进去弄他。
派人来贾家下手,不死何为?
王老二的眼中多了杀机。
他就蹲在陈家的侧面,看着人来人往……
“娘的,有钱人!”
当看到几个漂亮的女仆出来时,王老二呸了一口。
“二哥!”
身后突然传来了徐小鱼的声音。
娘的!
这小子是怎么摸到了我的身后?
王老二回身,徐小鱼正在他身后一步开外笑,若是出手偷袭,王老二觉得自己怕是无法幸免。
我定然是疏忽了!
“二哥,都查清了。”
“查清了什么?”王老二觉得徐小鱼就是在炫耀。
不揭穿他吧,让少年多些憧憬。
郎君常常看着庄上一个丰腴的妇人说有容乃大,还解释说了这话的意思,就是要心胸宽广。
“陈老宇的身边有两个媳妇,王良刀法好,李成玉拳脚好。”
“你如何知道?”王老二很严肃的道:“打探消息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不可懈怠,有一说一,不可添油加醋,不可少说一句。”
这是斥候的三观!
“是。”徐小鱼对师父很恭谨,“我跟着他们出去,在路上时,我骑马靠近后面,突然靠过去……王良瞬间按住刀柄,横刀出鞘,同时腰往我这边倾斜。二哥你说过,刀随身走,他这般拔刀的同时,身体就准备好了,一刀顷刻可出,我事后模仿了一下,比我还快!”
王老二在发愣,徐小鱼问道:“二哥,可是我说的不妥?”
“妥妥妥,接着说。”
徐小鱼松了一口气,“李玉成在马背上,顷刻间双腿发力,人就在马背上半站着,左腿出了马镫,右手按在了马后颈上,脊背微微弓起,这是准备左腿往后扫出来……”
徐小鱼说完,“请二哥指点。”
我……我能指点你什么?
好像我都做不到吧?
王老二拍拍他的肩膀,“干得好!”
徐小鱼抬头笑道:“二哥,真的好?”
王老二对他颇为严厉,此刻却笑眯眯的道:“可见你把我的教导都记住了,此刻才厚积薄发。回家继续琢磨……”
“那二哥你觉着我还有什么要努力的?”
你再努力二哥就只能当看客了。
王老二倍感欣慰的同时,也有些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纠结。
随后他去了百骑,把结果禀告给了贾平安。
“……陈老宇最近开始蠢蠢欲动,时常去寻了那伙人喝酒作乐,身边两个护卫,一人善刀,一人善拳脚……”
“我知道了。”
贾平安点头,再问道:“那一夜他们摸进家来,就是冲着二位夫人的卧室去的?”
王老二点头,“确定。我和小鱼在盯着他们,阿福……阿福也出来了,一爪子抓了一人。”
他低头,“郎君,阿福比我等还能干。”
“但阿福也能吃。”
这个安慰的借口很好。
王老二果然精神头又起来了。
阿福现在吃的很凶,贾家专门寻了几片竹林给它挑选,结果靠近长安一座山上的竹子得到了阿福的宠爱,于是每日源源不断的雇佣人运送而来。
“吃饭吃饭!”
每日的这个时候,就是苏荷的的修炼时间。
今晚的饭菜很丰盛,烤的很是娇嫩(别怀疑,就这个词)的羊排,贾师傅亲手做的。
“夫君!”
苏荷吃了自己的羊排,看着贾平安手中剩下的半截……
贾平安一口咬去,往下一拉。
没了!
苏荷看向卫无双。
卫无双面无表情的咬了一口。
“有我的口水了。”
苏荷的小脸垮了。
晚些贾平安去了前院。
“继续盯着陈老宇。”
王老二觉得郎君越发的仁慈了,“郎君,为何不直接摸进去弄死他?”
“做事不要急。”贾平安觉得家中的仆役就没有一个省心的,“摸进去杀人会很麻烦,一旦被堵住……金吾卫会围追堵截,所以在没有一个完美的谋划之前,我不想动手。”
“郎君英明。”王老二随口敷衍的拍了马屁,“我觉着……下毒吧。”
“你撬开他的嘴强行灌?”
“宫中说是有剧毒。”
“我如何去拿?”
只能去寻阿姐,随后李治发现,就会认为阿姐弄了毒药是准备不时之需,比如说以后等李弘长大了,就一杯毒酒毒死自己。
最毒妇人心!
贾平安回身,“滚!”
出了馊主意的王老二滚滚而去。
一个身影从墙头冒出来。
“你再这般出现,信不信我召唤阿福!”
那人溜了下去,旋即敲门。
嘤嘤嘤!
阿福冲了来,一拍大门,大门反弹。
阿福大爷最喜欢开门了。
门外站着沈丘,他微微颔首,然后伸手压压额际上的一丝乱发。
阿福楞了一下,然后回身看看爸爸。
……
元旦快乐!
月初双倍月票,恳请投给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