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洞螟 伏雨辰星-第七百三十三節 跟腳與屠龍推薦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将视线移向前方,一座巨大洞府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
没错,这里就是天渊秘境了。
从外面看来,这处秘境平平无奇,好像也没有什么危险性。
不过,师弋知道这都是归墟压制作用,所引发的表象而已。
其内部到底有多么的危险,师弋这个亲历者再清楚不过了。
没有多说什么,两人一步一步朝着那处入口走去。
随着距离入口越来越近,洞府的左右两侧亮起了两行字迹。
一水印天心,指月证三生之果;
六根无我相,饮泉清万劫之尘。
林傲见此之后,不由得笑道:
“啧啧,口气当真不小。
这秘境的主人能清万劫之尘,可为了规避承负。
他还不是只能躲在幕后,做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师弋心知林傲对于那些,搞出人造秘境的圣胎境修士心生不满。
毕竟,意外死在秘境之内也就罢了。
那纯属个人的造化,除了老天怨不得别人的。
然而,被他人设计而死在秘境之内,那又要另当别论了。
不止林傲,师弋对于这些假秘境的主人,也有种深恶痛绝之感。
不过,世事往往就是这样无奈。
即便师弋和林傲两人都知道,这秘境乃是假的,是人为所制造的陷阱。
可是,面对前途茫茫的修真之路。
想要更进一步,二人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往这陷阱之内踏。
师弋相信,真假秘境之事,绝不可能只有自己和林傲两人知道。
其他大势力之人,应该也有瞧出端倪的。
不过,就像上面所说的那样。
看出来了又能如何,最终还是需要硬着头皮往里进。
知道一切不过徒增烦恼罢了,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一念及此,师弋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走吧。”
林傲心知发再多的牢骚,也改变不了现实。
其人不再说话,跟在师弋身侧直接来到了入口之旁。
这洞府之外两道石门紧闭,一般人不得其法,想要进入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天渊秘境的进入许可,虽然掌握在大派手中。
但是,师弋之前已经从道旗派手中,换得了一个名额。
而林傲同样也从烟霄派那里,得到了进入的许可。
只见两人一起拿出了两个,状如白玉一般的中空玉环。
随即,玉环直接脱手飞出,精准的镶嵌在了石门上的凹槽之内。
紧接着,中空的凹槽之内投射出一道黑光,径直照射在了的师弋和林傲的身上。
下一刻,两人刷的一下消失在了原地,被那黑光直接吸入了秘境之内。
再次出现时,师弋和林傲已经进入了天渊秘境之内。
林傲定睛看去,只见天空有些昏暗。
没有看到太阳,不过天色却呈现出如血一般的红色。
不时的,还有几只仿如乌鸦一般的怪鸟从天边一飞而过。
至于眼前,则是无尽的大山。
远处漆黑似铁的山峰,在血色天空的映衬下。
宛如鬼怪的手抓一般,看起来非常的骇人且压抑。
这个时候,林傲有些不确定的对师弋问道:
“此地应该是天渊秘境的内部没错吧?”
早就对此地习以为常的师弋,十分干脆得点了点头,并答道:
“不错,这里正是天渊秘境的内部。
这天渊秘境内部的面积十分巨大,保守估计不会比现世任何一个国家来的小。”
林傲对于这天渊秘境完全是两眼一抹黑,毕竟她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其人闻言,忍不住问道:
“那么我们接下来,到底该怎么走,目的地又是哪里呢。”
师弋做事一向牢靠,面对现在毫无头绪的情况,林傲不免对师弋产生依赖。
不过,师弋没有让其人失望,没什么犹豫就开口说道:
此地名为九龙渊,属于天渊秘境的外围。
我们的目的地,自然是向着中心地带的须弥山而去的。”
“须弥山?”
林傲闻言,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的复述道。
这须弥二字,林傲听起来意外的熟悉。
然而一时间,却实在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听说过了。
师弋瞟了一眼陷入了沉思林傲,又接着说道:
“我们如今身处天渊秘境的外围,等跨过九龙渊。
就会进入铁围山的范围,而铁围山的正中就是须弥了。”
原本林傲一直在回想,这须弥二字到底是在哪里听说过。
然而当师弋提起铁围山三个字的时候,林傲脑中轰然之间炸响。
林傲猛得抬起头,以不可置信的眼光看向师弋,然后用略微发颤的声音说道:
“铁围山?须弥?难道这里乃是地狱不成。”
不怪林傲会如此失态,铁围山和须弥都非现世当中存在的普通山体。
铁围外,复有一重大铁围山,高广正等,如前由旬。
两山之间,极大黑暗无有光明,日月有如是大威神大力大德,不能照彼令见光明。
于两山间,有八大地狱。(注释1)
铁围山完全就是承载了地狱的代名词,铁围山系每两座山峰之间,就会存在一处地狱。
并且,据传铁围山是环绕世界而成的。
这也意味着,铁围山的大小几乎等同于一方世界。
面对这样一个巨无霸,想要穿过去哪怕是用飞的也几乎不可能,而这正是林傲失态的根本原因了。
师弋见状,连忙开口喝道:
“冷静!此地哪怕名为铁围山,也只是一个人为制造的冒牌货而已。”
想当初,师弋在梦境当中。
初闻这里乃是铁围山的时候,同样是心神俱震。
不过,经过无数次探索之后,师弋知道这里终究只是人造的伪物而已。
据传铁围山高六百八十万由旬(一由旬约等于公牛持续奔走一天的距离),而占地同样于此相当。
并且,这还只是一座山峰的大小而已。
就像之前所提的那样,此地占地仅仅等比现世一国。
这是师弋在梦境当中实测所得出的大小,根本没有古籍记载当中的那么夸张。
此地,终究只是人为所制造出来的赝品罢了。
甚至,师弋还经由此地。
看出来了,制造这处假秘境那人的部分跟脚。
这铁围山和须弥,根本就不存于现世。
只相信今生而不管来世的修真者,自然也没有轮回和地狱之说。
此生一消,来世又与己何干。
也只有笃信来生的佛门,才会想出这些东西。
由此,师弋大胆猜测。
这天渊秘境的创造者,很可能并不是一名圣胎境修士。
其人有极大的可能,乃是一名与圣胎境同阶的佛门行者。
在得出这个结论之后,师弋心中得惊讶远比这处秘境本身大的多。
圣胎境修士为了应对万劫,所以才搞出这假秘境的。
那么,创造出天渊秘境的行者,其人又为什么这么做呢。
难道,进阶到圣胎境层次的行者,也同样面临着与高位修士一样的处境?
这个答案师弋不得而知,师弋唯一知道得就是。
圣胎境层次的行者,远比如今被压制在戴国的同行要舒服的多。
不然的话,其人也不可能有闲心,弄出个天渊秘境来收割生魂。
另一边,林傲在师弋的当头棒喝之下,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并且,看着镇定自若的师弋,其人多少有些惭愧。
不过,师弋对此却能够充分理解。
毕竟,看到本不该存在的场景真实呈现在眼前,任谁都不免有心境崩塌的时候。
待林傲的心境平稳之后,二人也即刻开始了行程。
师弋对于此地熟悉异常,这引路之责师弋自然是当仁不让的接了过来。
不过,师弋此时并没有打算,直接以须弥山为目标前进。
此地虽然只是个冒牌货,但是铁围山也不是师弋一人就可以通过的。
所以,想要继续前进下去,师弋只能等后续的那些高阶赶来。
当然,师弋不可能就这样干等着。
那样的话,师弋也就没有必要赶在第一个进入这秘境之内了。
师弋没有忘记,自己进入这天渊秘境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除了修复自身神窍穴以外,另一个目的就是为了给陈然,寻找治疗他痼疾的手段。
师弋已经查明了,这九龙渊范围之内,恰好就有能够治疗身体痼疾的东西。
师弋之所以先行一步,就是为了提前将这东西给拿到手。
只要行动的速度足够快,是不必担心错过大部队的。
九龙渊虽然只是天渊秘境的外围,但是这里的危险程度,一点也不低。
正如此地的名字一般,这里有九条龙盘踞于此。
而能够治疗陈然痼疾的,乃是其中一条龙的眼睛。
在真龙绝迹的现世,一般人很难想象出一条龙的实力有多强。
至于师弋,同样也无法给出准确的判断。
毕竟,在心协镜碎片无法间接显示活物的情况下,师弋根本就没有与这些龙交过手。
师弋之所以会知道这些,也是在梦境之内从别人哪里听来的。
不过,通过梦境之内的旁敲侧击。
师弋知道,九龙渊的龙实力远比一般龙类要强。
它们每一条的实力,大概比胎神境修士还要强上一些。
很快,师弋和林傲二人就来到了龙经常出没的地方。
只见,师弋从储物口袋当中拿出了几个瓷瓶。
随后,直接扔在了山前的石壁之上。
瓷瓶遭遇岩石的猛烈撞击,直接破碎开来。
而装在瓷瓶之内的红色液体,顷刻之间撒的到处都是。
同时,一股浓烈的腥气开始在空气当中弥漫。
这瓷瓶之内装着的,乃是当年师弋在海上所杀死的水虺的血液。
水虺作为龙血种,其血液之内存在有部分龙血。
龙类对此最是敏感,这可以算是相当不错的诱饵了。
如果能够配合上一些陷阱,应该能够更轻易的达到目的。
不过,以龙类的体型,一般的陷阱肯定是不管用的。
碧眼金雕系列:十绝残魔
就算准备了,师弋也没有那个时间在此地布置。
所以,师弋最终也只能选择正面硬刚了。
伴随着一声声摄人心魄的龙吼,几条龙嗅着血腥味,从山涧的岩洞当中飞了出来。
最后,它们一只只落在了周围的山峰之上。
呈包围之势,将师弋和林傲二人围在了正中央。
九条龙堪比高阶的强大气息,夹杂着龙威,就这样肆无忌惮的被释放的出来。
以龙类庞大无比的体型,用人类高阶的修为,自然是无法完全衡量的。
如果加上种族优势,这些家伙可以说无限接近圆觉境存在。
站在师弋身旁的林傲,又不禁为此行感到后悔起来。
不过,不等其人出言,师弋直接就行动了起来。
只见,师弋双腿一蹬直接腾空而起。
紧接着,师弋直接划开了手掌。
并猛得用力一甩,将手上的鲜血甩向了九龙之中的一条。
兴许是觉得师弋的大小连塞牙缝都不够,那条巨龙躲都懒得躲,任由血珠向它飞了过去。
然而,转瞬之间那血珠在半空中变成了一个雪色的身影。
没错,师弋在这时候开启了银粟报身。
雪躯就这样径直飞到了那只巨龙的身前,一拳打在了它的头上。
雪躯能够通过血脉分身,享受到灭日佛盒所带来的增幅。
在这样的增幅之下,雪躯的肉身强度并不会比师弋本体差多少。
雪躯这一拳打出,直接将这条龙从山顶上给打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剩余的巨龙齐齐发出咆哮,并向着师弋冲了过来。
自从在方剑戟那里得到换骨诀,师弋的的锻体实力,又向前迈进了很大一步。
师弋相信只要通过换骨诀,再将自身的速度拉到巅峰。
那么,距离化身也就没有多远了。
面对这堪比圆觉境的巨龙,师弋一点也不虚。
毕竟,圆觉境修士让师弋忌惮得一点,就在于他们那强横无比的功法能力。
这些龙类虽然吐息同样致命,但还是无法与圆觉境修士相提并论。
差一点那也是差,以师弋的实力根本就不忌惮它们。
唯一的区别就是,它们一身鳞甲大多皮糙肉厚。
师弋打死五行类修士只需要一拳,而打它们需要多锤好几下。
不过,再大的个头也架不住师弋这样的一顿暴打,很快就有垂死的巨龙从天上坠落了下来。
伴随着坠落的巨响,它马上在地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