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繼承三千年》-923 惺惺相惜看書

繼承三千年
小說推薦繼承三千年继承三千年
今天楚运文要来家里拜访,肖遥特意把自己的几幅作品整理了出来,归置了一下,放在书房里。
九点半钟,门铃响了起来,肖遥把门打开,门外站着的正是楚运文。
“一直等你呢,赶紧进来。”
楚运文不是空着手来的,手里还拿着两样东西。
“怎么还带着东西?咱俩不用这么客气。”
枫希罗曼史 美蝶轩
楚运文把手中的两样东西递到肖遥的手中,“不是什么贵重东西。我也是个书法爱好者,这是我去年的一幅字,我觉得还可以,请你鉴赏一下。盒子里的是一方田黄石印章,我年轻的时候自己踅摸来的原石,没想到开出来东西还不错,送给你做个纪念。”
楚运文敢把自己的书法作品当做礼物送给肖遥,显然水平差不了,不然的话,肯定不会献这个丑。
肖遥对他的这幅书法作品特别感兴趣,迫不及待的想要鉴赏一下。
“咱们去书房,我书房那张桌子大。”
虽然还没有打开,但楚运文的这幅书法作品显然是一个长卷轴,一般的桌子摆不开。
楚运文跟随在肖遥的身后,走进书房。
这间书房的面积很大,足有八九十平米的样子,两侧的书架上摆满了书籍。
他的目光从这些书籍上一扫而过,书房中最吸引他的还是墙壁上悬挂的那几幅书画作品。
但现在还不是欣赏这些作品的时候,肖遥已经把他的那幅书法在长案上打开,长卷上的字迹徐徐显现: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ꓹ 引以为流觞曲水ꓹ 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楚运文送给他的这幅作品竟然是仿王羲之的《兰亭集序》。
肖遥是真没有想到楚运文竟然会送给他这样一幅书法作品。
两个人聊天的时候ꓹ 楚运文就曾经说过ꓹ 他在汉大美院鉴赏过肖遥的《千岩竞秀图》,自然也就了解肖遥的书法水准。
明明知道肖遥的书法水准有多高,还敢于拿来自己的书法作品让肖遥品鉴ꓹ 而且还是书法界最负盛名的《兰亭集序》,可见楚运文对自己的书法造诣还是颇具信心的。
如果他认为自己的书法作品拿不出手ꓹ 必然不会当做礼物送给朋友。
把整幅长卷打开,肖遥细细鉴赏ꓹ 眼中露出欣赏之色。
《兰亭集序》全文28行,324字,自书圣之后,凡是在书法上有些造诣的ꓹ 基本上都临摹过此篇。
想要临摹书圣的传世大作ꓹ 务必要理解这篇书法的真髓。
每个人的字体或有不同ꓹ 但临摹这一篇作品ꓹ 务必要做到:文而不华,质而不野,不激不厉ꓹ 温文尔雅。
书圣的大作,笔法刚柔相济ꓹ 线条变化灵活,点画凝练ꓹ 书体以散求正,具有敬侧、揖让、对比的间架美感ꓹ 成为“中和之美”书风的楷模。
临摹此篇,不在于形似ꓹ 佳作与否的判断标准就是对于中和之美的理解和展现。
楚运文的这一卷书法,从容娴和,气盛神凝。布局疏朗有致,笔法变化多端,风神挺秀双逸,取势纵横自如,通篇遒媚飘逸,字字精妙,点画犹如舞蹈,一撇一捺似乎要破空而出一般。
单看其用笔的丰富,就有藏锋、称饰、挂笔回锋,牵丝、映带、由方转圆、由圆转方等种种奇妙变化,有些横与波挑又带有隶书遗意,显然以得原作的其中三昧。而在此基础上又有强烈的个人风格,那种飘逸洒脱的字体,无拘无束,恣肆飞扬。
肖遥欣赏了足有一刻钟时间,这才开口赞道:“这篇字飘逸遒媚,从容娴和,功力深厚,神韵非凡,真是一篇难得的佳作。
没想到楚哥你在书法上的造诣竟然这么深,就你这水平,在世的这些书法家比你水平高的还真没有几个。
你藏的可真够深的,有这么厉害的书法造诣,竟然孤芳自赏,但凡你和其他人多交流一下,恐怕早就被捧为当今的书法大师了。”
肖遥已经猜到楚运文的书法造诣不低,但他没想到楚运文的书法造诣竟然高到了这个地步。以他这一篇书法展现出来的水准,已经不逊色于任何在世的当代书法家,只要他多和业内人士交流一下,早就已经声名远扬了。
有这么厉害的书法造诣,竟然籍籍无名,由此可见,楚运文必然是一个孤高的性子。
“虽然我不喜欢做生意,但主业毕竟是商业投资,我一个满身铜臭的商贾,还是不要和那些艺术家联系的好,免得玷污了他们心中的艺术。”
肖遥抬头看了楚运文一眼,“我怎么听着你话里有话呢,这里面应该有什么故事吧?”
“没那么复杂,就是我年轻的时候也接触过几位所谓的书法家,水平不见得有多高,一个个的脾气倒是不小。我又不是混艺术圈儿的,和他们也聊不到一块,后来也就不接触了。”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楚运文虽然早就已经释怀,但对那些所谓的艺术家却有了成见。
“艺术是个性的展示,不能说艺术家没有合群儿的,但大多都不太好接触也是事实。但你也不能一棍子打死一群人,书法家里面总有和你聊得来的,就看你愿不愿意接触了。”肖遥开解道。
“年轻那会儿对艺术有比较高的追求,倒是有这个心思。这么多年过去,青葱少年总有成熟的时候,以前的那些心思也就淡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艺术创作就是纯粹的自娱自乐,有没有人认可和欣赏,已经不重要了。”楚运文确实已经看淡了这些。
“你这个淡泊的性子,我是知道了。但人都有社会性,艺术家也是如此,不然的话,咱俩也不能刚认识就这么一见如故。艺术也是需要多交流的,哪怕是当做一个爱好呢,有一帮志同道合的人共同探讨,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咱俩的性子差不多,以后我给你介绍几个艺术圈的朋友,保管能和你聊到一块儿。”
“你介绍的朋友肯定错不了,以后有这样的聚会,你记得把我叫上。”
楚运文并不是对所有的艺术家都有成见,他不是艺术圈儿的人,主要精力又放在了投资公司,所以才一直游离在这个圈子之外。
如果确实聊得来,他当然也愿意有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你这幅作品是难得的佳作,我得好好收藏。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收了你的礼物,怎么也得给你一份回礼,不如我也给你写一幅字怎么样?”
既然是朋友,相互赠送自己的作品很正常,至于价值高低,那就没必要计较了。
当然了,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朋友,楚运文这个朋友虽然是刚认识的,肖遥却是一见如故,赠送作品只是心意,根本不会考虑价值高低。
“那我不能要。我要是接受了你的书法作品,那不明摆着是沾光吗。占点小便宜也就算了,就算朋友之间也要讲究一个度,凡事过犹不及,你的书法作品我不能要也不敢要。
你要是真想回赠我一件礼物,不如给我画一幅素描,说不定我还能因此留名艺术史。”
楚运文有自己的行事准则,虽然他很想收藏一幅肖遥的书法作品,但绝对不会接受肖遥的馈赠。
虽然肖遥还没有书法作品传出,但他在《千岩竞秀图》中的那些题字,已经充分展示了他的书法造诣。
他的书法造诣就和他的绘画水平一样,神韵天成,都已经远远超出了当代的这些艺术家们,一旦肖遥的书法作品推向市场,必然也会是一个天价。
楚运文把自己的书法作品送给肖遥,完全是出于朋友间的情谊,但如果他接受了肖遥的书法作品回赠,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虽然说情义无价,但有价值的作品却不能因为友情这个词就心安理得的接受。
肖遥的态度很坦诚,他也不好就这么生硬的拒绝,干脆自己提了一个要求。
和肖遥的书法作品比起来,肖遥为他创作一幅素描,两者的意义是一样的,但价值却是天差地别。
就算以肖遥的名气,他的一幅素描作品如果推向市场的话,价格最多也就是几百万或者大几百万,这个价值不是很高,楚运文完全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
“那就说定了,我现在就很有灵感,不如我现在就给你画一幅素描。”肖遥一直觉得楚运文身上的气质很特殊,很有以他为模特进行创作的欲望。
“求之不得,就是时间会不会太长?”
“我画糙一点,半个小时就够了。画的太精细了,怕你等不及,做模特还是挺累的。”肖遥说着就开始准备。
楚运文非常期待,他并不仅仅是书法造诣高,他的艺术爱好很广泛,琴棋书画都有涉猎,而且造诣都不低。他的油画水准虽然不像国画那么高,但也是专业水平,他迫切的想要见识一下肖遥的素描水准。
素描虽然只是油画的基础,但却最能展现一个人的功底,他很想欣赏一下肖遥的素描画像会是什么样的。
肖遥的速度很快,时间刚到半个小时,他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把手中的素描纸递给楚运文,“看看还行吗?”
楚运文把素描纸接到手中,目光落到画像上,再也移不开。
半个小时的时间毕竟太短,他原以为这幅画像肯定会很粗糙,但事情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么短的时间,肖遥给他画的这幅素描却很精细。
如果不是他亲眼看到肖遥拿过来一张空白的素描纸,他肯定会以为这张素描像是肖遥提前画好的。
肖遥半个小时的成果,就算给他5个小时,他肯定也做不到这么精细。
他很好奇,肖遥的速度这么快,到底是怎么画出来的?
这种奇快无比的速度,按说肯定会影响质量,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他的这幅画像简直太牛了!
扎实的功底就不说了,对于肖遥来说,这只是基本操作,肯定有很多值得他学习的地方,但惊叹就没必要了。。
真正让他为之震撼的是画像中透露出来的那种无法言说的神韵,他甚至不敢相信,那个眼神平静,全身上下充斥着淡泊气息的帅气中年男子竟然就是他!
他实在是无法理解,不同的构图和不同的明暗处理为什么会展现出这样的神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