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p6s4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起點-第九十八章 他依然是他,陰險又狡詐。分享-q2iiy

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
小說推薦海賊之開局垂釣琦玉體質海贼之开局垂钓琦玉体质
黄金港口处。
一艘通体焦黑的破败帆船,正静静的停靠在岸边。
偶尔也会因为金色湖水的波动,从船身上抖落一些烧焦的木屑。
此船,正是饱经磨难的桑尼号。
而靠近桑尼号的码头上,有一位拿着铁锤和木板,正在不停敲补的壮硕船匠。
“Super—弗兰奇!”弗兰奇突然摆出了他的招牌姿势。
老大 是 女郎
随后,弗兰奇往后跳了两步,用力擦去额头上的汗水,一脸欣慰的道:“我很快就能把你修好了,你再等等我,桑尼…”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男声,从桑尼号的另一边传了过来:
“这艘船都破成这样了,应该不用修了吧。”
闻言,弗兰奇顿时就炸毛,气呼呼的左右扫视了一圈,大吼道:“谁!是谁在说话!快给给本大爷出来!!”
就在这时,一位头戴斑点绒毛帽,身穿黑色竖领大风衣的男子,突然跳到了桑尼号的船栏上。
听到头上传来的响声,弗兰奇急忙抬头看去。
步步皆殇
看着这位年轻又帅气的冷酷小哥,弗兰奇扣了扣鼻孔,一脸嫌弃的道:
“什么吗,原来是个连锤子都舞不动的瘦小伙。”
看着弗兰奇这幅毫不遮掩的鄙夷姿态,罗的眼角抽了抽,懒得再搭理他。
然而,弗兰奇似乎并不想放过他,依旧不依不饶的道:
“喂,这位黑眼圈的小哥,你修过船吗?”
“….”
“你见过船精灵吗?”
“…….”
“你…”
“够了!!”额角青筋暴起的罗,怒声打断道。
看着几乎被自己‘破防’的冷酷小哥,弗兰奇得意了笑起来。
反观船栏上的罗,此刻正黑着脸,那额角上的青筋也是时不时的暴起。
终于,罗下定决心,不愿再忍受这个变态男子的‘贱笑’了。
当即轻喝一声:“ROOM !”
而那抬于身前左掌中,瞬间出现一个急速旋转的白色光圈。
然后,在弗兰奇惊愕的目光,白色光圈迅速扩散,变成了一个半圆形的蓝色光罩。
弗兰奇一脸愕然的看着头顶的光罩。
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全身各处,并没有发现伤口后,又怪声怪气的道:
“哎哎哎,这位小哥,不用麻烦了,你快收起你的遮阳罩吧,我个人,其实是比较喜欢晒太阳的,就像我的船,它就叫桑尼号。”
说完,弗兰奇还特意扶了一下鼻梁上的黑色墨镜。
看着阴阳怪气的弗兰奇,罗脸部的肌肉,也开始抽搐了起来。
“草帽小子的伙伴,都是这样吗…”。
不同于‘心情愉悦’的弗兰奇,罗此刻的内心,就像是有一万头草什么泥什么之类的马,在他的世界疯狂撒欢狂奔,将他的心理防线,践踏了一遍又一遍。
罗用力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做出了某种决定。
随后,双眼一凝,猛然握向了手中的长刀。
‘锵’的一声,妖刀鬼哭瞬间出鞘。
紧接着,毫不留情的罗,直接虚斩一刀。
刹那间,弗兰奇的上半身瞬间离体,慢慢飞上了半空。
而他的下半身,却依然无恙的站了码头之上。
一瞬间,弗兰奇脸上的笑容陡然凝固,整个人也是瞬间安静了下来。
半空中,弗兰奇一边摸着自己被斩开的腹部,一边看着在下方胡乱奔跑跳跃的双腿。
看着这幅诡异情景,弗兰奇的双眼,竟然闪烁起了阵阵奇光。
“哦~~~厉害呢,小哥!”
弗兰奇抬头一笑,然后对面五米外的罗,竖起了两个大拇指。
这一刹那间,罗的额头上,再次挂满黑线,心中吐槽道:
“这家伙是笨蛋吗…”
尽管,罗在心中对这个‘变态’男人腹诽不已,但手中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停歇。
只见他缓缓将刀收入鞘中,缓缓将右掌朝下,五指微微弯曲。
“屠宰场!”
伴随着罗的话音落下,一股‘嗡鸣~’的颤音,瞬间在蓝色半圆内响起。
听着传入耳中的奇怪颤音,弗兰奇脸色一怔。
然后,表情渐渐变得怪异了起来。
看样子,当年那批超新星们,也就我们的路飞船长和索隆小哥正常一点,其他这些家伙…都是些花架子。
看着一脸怪异的弗兰奇,罗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开口道:
“哼,与其乱想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如看看你的下半身吧。”
闻言,弗兰奇一怔,一脸迷茫的向下看去。
!!!
“怎么回事!我的下半身怎么…怎么会穿上裤子!!”
弗兰奇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着因为换了个瘦弱的小短腿,而在空中凌乱起来弗兰奇,罗满意的翘了翘嘴角,瞬间将「屠宰场」散去。
顿时,弗兰奇手足无措的从半空中摔落。
而码头的不远处,一位不小心踏入股光圈的瘦弱大叔,此时正一脸惊骇的看着自己的下半身。
嘴中喃喃道:“我记得…我今天穿的不是蓝色内裤啊。”
随后,整个人突然一颤,一脸惊恐的道:“不对!这不是我的腿,还有,这比例,看上就很违和好不好!!”
听着这位胡子大叔的惊声乱叫,好不容易高兴起来的罗,脸色顿时又沉了下去。
怎么回事,我今天怎么尽是遇一些奇奇怪怪的家伙…
而就在这位路人甲大叔,正在放声惊叫的时候,一道重物入水的声音,突然传入了他的耳中。
那惊恐的尖叫声,瞬间戛然而止。
而掉入金色湖水中的弗兰奇,则是更加惊恐的朝着大叔游过去,语气急促的道:“快把我的身体还给我!!”
说罢,火急火燎的爬上岸,朝着不远处的大叔扑了过去。
眼见这一幕的罗,眼角再次抽了抽,额头上渐渐布满黑线。
这家伙…是搞不清状况吗。
一时间,一脸不忿的弗兰奇,和那满脸惊恐的胡子大叔,瞬间就扭打在了一起。
当然, 扭打只是一开始的事,剩下的时间,都是弗兰奇单方面‘虐’他。
也不能完全说是虐,毕竟他的本意,只是想将自己的身体从这位大叔身上‘拔下来’。
就在这时,陈穆等人到了。
“弗兰奇,你在干什么?”乌索普好奇的问道。
众人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弗兰奇。
唯独落于众人后方的陈穆,则是饶有兴趣的打量起蹲在船栏上的罗,低声自语道:“呵呵,来得还挺快。”
然后,浑身电光一闪,消失在了众人身后。
正在看好戏的罗,也看到了赶回来的众人。
简单的扫视了一圈众人,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乌索普身上。
确切的说,是锁定在了乌索普肩头上的路飞身上。
看着趴着长鼻子男肩头沉睡的少年,和他那背后的草帽,罗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旋即,又眯了眯双眼,沉吟道:“草帽当家也被那个家伙打败了吗。”
“呵呵,你没有看错,确实是他。”陈穆的声音,突然在罗的背后响起。
随后,继续道:“不过,打败他的,应该不是你口中所说的那个家伙。”
听到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罗的瞳孔猛然收缩。
出于本能的他,瞬间拔刀后斩。
刹那间,冷冽的刀光一闪,将陈穆腰斩成了两截。
“哦?出刀的速度挺快啊。”陈穆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
然后,伴随着一阵‘滋滋’的电流声,无数细密的雷电出现,在陈穆的腰间疯狂交织,迅速将被分割的两截身体拉拢、修复。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陈穆的身体彻底恢复原状,轻笑一声,道:
“可惜了,你的刀,没有覆盖武装色。”
看着一脸轻松笑意的陌生男子,罗狠狠一咬牙,直接挺身后跳,朝着码头落去。
见状,陈穆只是微微一笑,也不阻拦。
看着对方就这么眼睁睁的让自己逃走,罗心中一沉,一股不好的预兆瞬间涌上心头。
眨眼间,罗便是落到了码头上,脚步之轻,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然而,罗还没来得及站起,一道炸雷声瞬间从他身后响起。
沉着冷静的罗,也不去探查身后的动静,直接蹲在地上,轻喝一声:
“ROOM!!”
蓝色的半圆形光罩瞬间扩散。
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将陈穆笼罩在内了。
对此,陈穆只是淡然一笑,食指朝前方轻轻一点。
一道迅疾无比的雷电,直接击中了罗的左肩。
刹那间,一个冒着轻烟的透明窟窿,出现在罗的肩头。
“啊啊啊..!!”罗咬牙嘶吼。
然而,肩上传来的炙热高温,让他身上的痛楚直接加倍。
也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剧痛,让罗左手上握着的黑色长刀瞬间脱落,掉在了脚边。
看着地上的妖刀-鬼哭,陈穆淡淡一笑,道:“刚见面就动手,多弗朗明哥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听到这个‘可恶’的名字,罗紧紧的咬住了牙根。
而陈穆的脸上,则是挂起了淡淡的微笑。
看着捂着肩膀,呼吸变得沉重的罗,陈穆轻笑一声,道:“我很好奇,明哥那个家伙,居然让你运送宝树亚当。”
罗紧咬着牙关,忍受着肩头上的痛楚。
而陈穆的心情,似乎颇为不错,居然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和罗聊了起来。
听着身后那人的‘调侃’,罗恨恨一咬牙,低声骂了句‘混蛋’。
质子 千觞
然后,将捂住左肩的右手放下,直接抓向了地上的刀柄。
旋即,抽刀、转身、前刺,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手术刀」
一抹无形的能量,瞬间刺穿了陈穆胸口,将他的心脏推出了体外。
看着陈穆胸上的菱形伤口,罗得意的翘了翘嘴角。
就在这时,一阵极具嘲讽意义的掌声,在罗的背后响了起来。
同时,陈穆那颇为调侃的声音,也是缓缓飘入了罗的耳中。
“嗯,很不错的反应能力,可惜…我的见闻色比你的攻击,早了那么一点点。”
刹那间,罗的瞳孔猛然放大,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前方,嘴中喃喃道:“这是…预见未来的见闻色!”
“bingo,年轻人还是很有眼界的吗,一下子就被你猜出来了。”
而后,陈穆一边提着镜面长刀,一边缓步走到罗的背后,看着蹲在地上,依旧保持着前刺姿势的罗,道:“别太惊讶,你刺中的…不过我的一具分身而已。
说完,陈穆的小指在刀柄上轻轻一触,那道正捂着胸口,半跪在地上的人影,瞬间化为云雾散开。
而后,又在罗反应过之前,迅速挥刀。
一道淡淡的血线,瞬间出现在了罗的后背上。
看着罗背后的细微伤口,陈穆淡笑道:“别紧张,我没有杀你的想法。”
然后,又看了眼逐渐融入刀身的鲜血,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道:“而且,我对你的感觉还挺不错的,你是个值得栽培的小伙子。”
陈穆话音刚落,系统的提示音便在他脑海中响了起来…
【叮,手术果实复刻成功,开发程度:一级。(即将觉醒)】
【叮,复刻果实能力+1,负面能力-1%。】
【恐高(低级):触发条件由96米变为95米,触发概率为95%。】
听着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音,陈穆并未过多关注负面buff的削弱。
他更在意的,是那手术果实的开发程度。
即将觉醒,这是什么意思…
在以往的经验中,他遇到都是‘已觉醒’和‘未觉醒’,这即将觉醒的程度,可还真是头一遭。
而且,这不负责的系统,显然不会给他解释。
就在陈穆陷入沉思的时候,乌索普几人相继走了过来。
就连下半身短了一大截的弗兰奇,也是扛着那位疯狂挣扎的大叔,跟在众人身后,缓缓来到了罗的面前。
“啊,我对你有印象,你是在香波地群岛出现过的家伙。”乔巴一脸惊讶的道。
闻言,罗的眼角轻轻跳动了一下,缓缓将前刺的长刀收回,杵在了地上。
紧接着,乌索普直接越过乔巴,一脸惊喜的抓住了罗的肩膀,急切的道:“太好了,大叔说你是那个七武海派过的,你的船呢,船在哪,宝树亚当是不是也在船上呢?”
说完,乌索普还四处张望了一下,但并没有看陌生船只的影子。
左右环视了一圈后,乌索普皱眉嘀咕道:“没看到别的船啊。”
看着左右环顾的众人,罗一手柱着长刀,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哪知,身体宛如触电一般,无力的跌在地上。
也就在这时,乔巴发现了罗肩背上的焦黑伤口,急呼道:“啊,你受伤了,你现在需要医生!”
随后,乔巴急忙望向四周,急呼道:“医生..医,啊咧,我好像就是医生。”
说完,急忙从背后取下蓝色的小背包,开始倒腾出里面的绷带和治伤药品。
看着自顾忙起来的乔巴,陈穆摇头轻笑一声,从罗身后走了过来。
蹲在他的身旁,老气横秋的拍了拍他的背部,道:“不错啊,果实马上觉醒了,你可要多加努力啊。”
说完,也不管满脸呆滞的罗,自顾走回到了众人身后。
然后,陈穆悄悄对弗兰奇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
弗兰奇一愣,扛着瘦弱的胡子大叔,慢慢走到了陈穆面前。
“嗯?有事吗?”弗兰奇一脸疑惑的看向陈穆。
陈穆急忙摆了摆手,示意他小声点,然后偏头看一下弗兰奇身后的众人。
见众人没有望过来,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看着弗兰奇和他肩上的大叔道:“我帮你把身体换回来,你不要声张哦。”
说完,陈穆左手掌心朝下,五指微微弯曲。
刹那间,一个急速旋转的白色光圈缓缓出现。
“ROO..ROOM!!”
陈穆用他那蹩脚的英语,吐出了罗的专属台词。
然后,在弗兰奇和胡子大叔惊讶的目光中,陈穆微微一抬手指,光圈瞬间变成了一个淡蓝色的半圆形光罩,直接将弗兰奇和胡子大叔笼罩。
随后,陈穆一抖右手手腕,将镜花水月长刀收入了空间之中。
弗兰奇面色平静、
而胡子大叔,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陈穆,看着他宛如变戏法一般将刀凭空变走,整个人都被惊住了。
居然…还对陈穆悄悄竖了个大拇指。
陈穆看着他,善意一笑,道:“多谢捧场。”
然后,又看向弗兰奇,对着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可以将胡子大叔放下来了。
弗兰奇急忙点了点头,将肩上的大叔放下。
陈穆微微一笑,道:“这是我第一次用,如果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们多担待一下哈。”
说完,不顾冷汗直流的大叔,陈穆缓缓将右手的中指和拇指弯曲,一道近乎透明的锋利丝线,迅速在他的指尖浮现、拉伸。
手术果实+线线果实的初次联动,就这么用在了一个小人物的身上了…
随后,陈穆缓缓将丝线缠绕在中指的指甲上,两指也是慢慢相扣。
突然,‘嘣’的一声,陈穆对着大叔弹开了中指
伴随着一阵如弓弦般的颤音,那锋利的丝线迅速从陈穆指尖甩出,以画圆的方式,将大叔和弗兰奇的腰部接连斩开。
当然,在切割弗兰奇腰部的时候,陈穆稍微往下压了压手指,毕竟弗兰奇现在用的是大叔的小短腿。
就这样,在两人惊奇的目光中,他们的上下半身,瞬间分离。
而且,上半身还是浮在空中的。
见切割成功,陈穆将中指上的丝线收回,对二人笑道:“好了,手术已经成功了。”
“成功了??”弗兰奇和大叔齐齐一愣,低头看向了自己腹部。
以及…那拥有着自己想法的下半身。
看着即将面无血色的胡子大叔,陈穆一脸恍然的锤了下手掌,道:“差点忘记了。”
说完,缓缓翻下右掌,前三指微微张开,就这么对准了二人的方向,一旋!
顿时,两人上半身瞬间调换。
然后,陈穆缓缓收起拇指,将食指和中指缓缓抬起,对准了二人的上半身,笑道:“呵呵,马上你们就可以恢复了。”
说完,双指同时下压,而对面那浮在半空中的两截身体,也是迅速落了下去,顺利拼接成功。
感受着自己熟悉的身体,二人大笑一声。
然后,以自己最熟悉的方式,表达出心中的喜悦。
“太好了/Super!!”
看着挥拳大跳的胡子大叔,和摆出专属动作的弗兰奇,陈穆欣慰的笑了笑。
然而,这边的欢呼雀跃的动静,却是惊动了他们身后的众人。
一时间,甚平等人连连回头。
就连已经站起来的罗,也是双目圆睁,不可置信的看向了二人。
而被乌索普托住,几乎是半靠在罗背上的乔巴,此刻也是停下手中的包扎,将小脑袋从罗的后脑处探出,好奇的看了过来。
看着反应过来的众人,陈穆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咦,弗兰奇,你的身体换回来了?”乌索普一脸惊疑的道。
闻言,弗兰奇将斜举的双手放下,转身叉腰,一脸自信的看着乌索普,道:“昂,无敌的本大爷,又回来了。”
众人:“……”
而看到这一幕的罗,此刻心中的则是震撼无比,嘴中喃喃道:“他们的身体…怎么会。”
似乎想到了什么,罗瞬间将视线锁定在了二人身后的陈穆身上。
碰巧的是,陈穆此时也是颇为心虚的望向了罗。
一时间,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织碰撞,擦出道道‘尴尬’的火花。
陈穆脸上的笑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僵硬/尴尬起来。
而罗,则是眉头紧皱,若有所思的看了尬笑的陈穆一眼,便开始低头沉思。
就在这雀跃和尴尬交织的气氛中,一阵‘波噜波噜’的电话声,响了起来。
众人循声望去。
只见,电话虫那独有的声音,正是从罗的怀中传出。
而且,每随着一阵‘波噜波噜’的声音响起,罗脸上的表情,就变得难看一分。
“你电话虫响了。”乔巴伏在罗的肩头,善意的提醒道。
罗紧紧的咬着牙,不作答复。
看着脸色迅速变成铁青之色的罗,陈穆皱了皱眉头,总感觉自己忘记了某个重要的桥段。
片刻后,‘波噜波噜’的电话声渐渐停了下来。
而罗,也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看着这一幕,众人眼底的好奇,更加浓郁了。
还不待众人开口询问,电话虫的声音,再次从罗的怀中响起。
这一次,罗自知无法逃避,轻叹一声,从怀中掏出一个戴有同款斑点帽的电话虫。
“拿到了吗。”
一道十分嚣张霸道的声音,从电话虫的嘴中传了出来。
罗紧紧抿着嘴唇,没有开口。
“呵呵呵呵呵,看来,你失败了。”
这一次,陈穆听清了,只是多弗朗明哥的声音。
随后,陈穆突然一怔,瞬间就想起来。
原来被自己忘却的桥段…
是罗的心脏!
没错,就是罗的心脏!
虽说这一世的剧情没有冰火岛,但并不妨碍凯撒进行实验,也不妨碍…罗想要破坏‘SAD’工厂的念头。
原来还是这样,我还以为这一世的罗,是自由身呢。
搞半天,依然是那个愿意拿自己生命去赌的家伙……陈穆一脸恍然的看着罗。
同时,心中对罗这种悍不畏死的精神,默默的竖了个大拇指。
铁头娃我愿奉你为王。
不同于思绪万千的陈穆,毫不避讳众人的罗,拿着对讲机道:“嗯,失败了。”
说完,便自顾挂上了电话。
“诶,别挂..!”
陈穆伸手急呼,但还是慢了一步。
“哎,又得我自己跑一趟。”陈穆悻悻的放下手,摇头轻叹一声。
听到陈穆的声音,众人也是相继转头看了过来。
“怎么了吗,大叔。”布鲁克张合着那张白骨大嘴,满脸困惑的看向了陈穆。
虽然陈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从那张骷髅脸上读取出他的情绪。
但,这并不影响他吐槽。
“布鲁克…我说过多少次了,唯独你不能叫我大叔!!”陈穆咬牙低吼道。
“啊嘞??”布鲁克更加困惑了。
陈穆见状,脸上肌肉一抽,狠狠别过头去,决心不再搭理这个家伙。
但心中,却是疯狂吐槽道:他们一群十几二十岁的家伙叫我大叔,我忍了。但是,你一个高达90岁的家伙,也叫我大叔!!?
啊!!?你倒是说说看,我身上哪一点,看起来像老家伙了,混蛋…你个混蛋!!
内心翻天覆地,但表面却是波澜不惊的陈穆,此时正一脸正色的看着弗兰奇,道:“去吧,宝树亚当到了,就在桑尼号的另一边。”
闻言,众人飞快的爬上桑尼号,朝着另一边奔去。
然而,众人看到的不过是一艘小小的救生船,根本没有看到宝树亚当的影子。
“大叔,没有看到啊。”乌索普的声音,从船上传了下来。
陈穆脸色一怔,还没来得及开口,罗直接抢先回答道:“别看了,这次只有我一个人过来,你们说的宝树亚当,现在还存放在了德雷斯罗萨的财宝库中。”
听到这,陈穆瞬间醒悟了过来。
我居然被骗了??
亏我还善意提醒了一下他们,要他们尊重自己的生命,结果我刚走,他就给我来这套?
刹那间,陈穆的心底,迅速升腾起一股无名怒火
多–弗–朗–明–哥!!!
陈穆在心怒吼一声,浑身激荡起狂暴的雷光,朝着远处射去。
而不知陈穆离去的众人,则是在船上对着陈穆呼唤了起来。
“大叔,大叔??”乌索普在船上呼喊道。
然而,此时的陈穆,早已奔向了城中的最高建筑—黄金之王酒店。
等不到陈穆回应的众人,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看着众人望来的眼神,乔巴识趣的眨了眨眼,佯装痛苦的喊道:“啊~,我受伤了,大叔,大叔你快来…”
“别喊了!他已经走了。”罗沉眉低喝一声,打断了乔巴的‘痛呼’。
众人一愣,急急忙忙的跑回桑尼号的这一边,朝着下方望去。
果然,码头上除了皱眉沉思的弗兰奇和甚平,就只剩下那个一脸冷酷的罗了。
众人见状,相继从那有些焦黑的护栏上翻下,落回到码头上。
乌索普朝着四周看了看,发现真没有陈穆的身影后,便开口对着弗兰奇问道:“弗兰奇,大叔这是去哪了?”
旋即,有自顾叹了口气,摇头失笑道:“哎,大叔也真是的,没有买到就没买到呗,我们又不会嘲笑,居然像个小孩子一样,离家出走了。”
乌索普无奈的摊了摊手,一副‘大人’的模样。
看着乌索普这幅老气横秋的样子,乔巴开心的笑了起来。
“大叔笨蛋!”
乔巴一边摊开手,一边摇头叹息,有样学样。
乌索普则是扶额叹息一声,然后转过头,看着乔巴道:“乔巴,你不要学我。”
“嘻嘻…”乔巴这一下笑的更开心了。
看着真·小孩子状态的乔巴,乌索普再次扶额轻叹。
就在这时,一道震耳欲聋的暴雷声,传入了众人耳朵。
乌索普被吓一了跳,急忙转身看去。
只见远处的黄金高塔上,一道庞大无比的蓝色雷柱,直通天际。
而天空上,但凡是靠近雷柱的云朵,然后一一搅碎。
然而,似乎这雷柱有这着莫名的吸引力,方圆数十公里的云层,纷纷被其吸引,然后搅碎。
很难想象,在这艳阳高照的大中午,这么一道狂暴的雷柱,居然能散发出了比太阳还要刺目的光芒。
在场的众人,包括罗在内,皆是一脸震撼的看着那道通天雷柱。
一群人,纷纷众人瞠目结舌的愣在原地,任由冷汗从脸颊滑落。
而有幸目睹这一幕的,可不仅仅只有码头上的几人。

商业街。
提着大包小包的山治,紧跟在娜美和罗宾的身后,着急忙慌的跑出了商场。
由于他们所处的位置,比码头上的众人更加靠近黄金高塔,所以对这狂暴雷柱的威势,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认识。
“这…太恐怖了。”
娜美瞳孔收缩,从那微张的小嘴中,艰难的吐出了这几个字。
而一旁的罗宾和身后山治,也是满眼震惊的看着这道通天雷柱。
(注:他们是带着墨镜看的…)
被狂暴雷声惊出来的人,远远不止他们三个。
还有更多的人,陆陆续续的从商场中奔出,看着这震撼人生的一幕。
“那里,好像是德索罗大人所在的地方…”
“没错,那里就是德索罗大人所在的黄金之王酒店,也是高级区,我不会记错的。”
“嗯,从你白色围裙上的油渍,我们就猜得出来,你肯定去过那里。”
“而且,你应该也去过厨房,刚才是在洗盘子吧。”
一时间,广场上变得嘈杂起来,人们三五成群,各自议论。
同时,他们眼底似乎亮起一抹叫做‘希望’的光芒。
如果,德索罗就这么死了的话,那他们就不用再给他干活还债了。
但凡是看到这通天雷柱的人,皆是在心中暗暗祈祷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