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s08精彩都市言情 爛柯棋緣 愛下-第902章 硬的不行來軟的相伴-fbh8w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等这老仙师走了,黎平才将黎丰拉到门内低声问道。
“那武师真的是左武圣?”
政要夫人
黎丰抬头看着父亲,点着头低声道。
“确实是的……”
“你怎么不早说呢?什么时候认识他的,不会是骗子吧?”
“不可能!左大侠才不是骗子呢,我们老早就认识了,他之前也借住在泥尘寺里,我过去的时候认识的,他还救过我能,那会城里出现了一只妖怪,被左大侠随手找根扁杖就一杖敲死了!”
黎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拍拍黎丰的肩膀。
“好好,你先下去吧,今晚爹爹会让厨房再做一桌好菜,你先和那左大侠说说,稍后为父回来了会亲自去邀请他。”
“爹爹,您要出去?”
听到黎丰的话,黎平露出一个笑容揉了揉他的头。
“是啊,爹本来就有事需要出去公办,只是唐仙长来访耽搁了,放心,爹去去就回。”
黎平匆匆离开官邸,但并未去官署,而是直奔皇宫,不过也不是去见皇帝,而是直奔皇宫内一处名为天涧塔的地方,乃是一座佛塔,国师摩云大师一般就在这里修行。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从刚刚那唐仙长的反应看,黎丰口中的左无极很可能不是冒充的,所以黎平细思之下,认为最稳妥的是向摩云大师来确认这件事。
黎平才到佛塔附近,仿佛心灵都宁静了一些,隐隐有佛音自佛塔内传出,外头的有一名青年和尚站在佛塔外头,见黎平过来了便主动上前一步。
“黎大人,家师有感有客来访,特命我在此等候,黎大人请进!”
“哦,多谢普惠大师。”
“黎大人客气了,请!”
年轻和尚为黎平打开佛塔大门,并且十分得体地伸手请黎平入内。
黎平跟着和尚一起入了佛塔,然后一层层往上,并未到顶层,而是在第三层就停下了,平日里摩云圣僧就住在这里。
“咚咚咚……”“师父,黎大人来了!”
青年和尚敲门后通报一声,里头摩云和尚的声音传了出来。
“进来吧!”
话音才落,门就自己开了,摩云和尚正对着门坐在一个蒲团上,正睁眼看向门口。
“国师,黎平冒昧来访!”
即便如今国中有不少仙人降临住夏雍王朝鼎定乾坤气数,但多年以前就一直辅佐夏雍皇室的摩云圣僧依然是一国国师,并且当今皇帝从来没有动过换国师的念头,朝中大员对国师也都敬重有加,自然更包括黎平。
“善哉大明王佛,黎大人来得匆忙,可是遇上什么急事了?”
摩云和尚也不用什么法眼神通,就看黎平额头见汗微微气喘,就知道是一路赶来的。
“瞒不过国师您。”
黎平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然后接近国师几步。
“国师,此前那唐仙长欲收小儿为徒的事情,您应该还记得吧?”
摩云和尚微微皱眉。
“黎大人,老衲应该告诫过你,令郎的事情勿要在朝中多言的。”
黎平面露惭愧。
“是是是,国师确实告诫过,但黎某那次是在陛下接待众仙师下凡而来的宴会上酒后失言,哎……”
摩云老僧淡淡地看着黎平,是不是真的酒后失言就不清楚了,但木已成舟,他也看破不说破了。
“那唐仙长确实修为不俗,你黎大人应该很高兴才对啊,为何似乎面有忧愁?”
黎平其实脸色掩饰得很好,但摩云老僧一眼就看出他有心事,果然,被点破之后,黎平也将原本准备绕弯的客套话省了。
“国师,实不相瞒,这会黎某确实有些两难了,小儿来京,本来唐仙长极为中意,是我黎家祖坟冒青烟的好事,可他却一直不同意拜唐仙长为师……”
摩云和尚看着黎平,如果对方是让他来劝黎丰的,那他绝不会挪步,不过黎平接下来的话很快就让他知道自己想错了。
“黎某本以为是小儿怕生,没想到他竟然是痴迷学武,本来那武功不过凡尘小术,让他学仙自然最好,可没想到……没想到教小儿武功的,竟然是武圣之尊,天下名侠左无极!”
摩云和尚原本下垂的眼帘忽然睁大。
“什么?左无极?黎大人你……”
摩云老僧话说一半就停下了,而是抓着念珠不断拨动,口中喃喃着佛经,
片刻之后就再次抬头,面露震惊地看向黎平。
刚刚的念经灵算之中,摩云和尚仿佛能看到一片模糊的远方有冲天气血升腾,武道之光将他的经文幻想都摊开,震出了冥定状态。
“这武运,恐怕不是武圣本人,也是相差无几的武道高人了!”
“国师,这武功一道,究竟是不是凡尘小术?如今都在修文庙武庙,都说定鼎文武气运,可黎某对此还是有不少疑惑的,文治和武功真能借此升格?”
摩云和尚微微摇头,黎平这样的朝中能吏对此都还有些一知半解,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黎大人,所谓文武气运,乃是上奏天地定鼎乾坤的大气运,乃是人族真正崛起的基石,非有无穷智慧和无尽机缘而不能成,但那云洲大贞竟然能开创此惊天动地之举,也确实无愧于文武二圣之故土……”
摩云大师话语微微一顿,然后继续道。
“这文武二圣,想必黎大人已经听过很多次了,一个是当今大贞众相之首的尹兆先,黎大人也算是文人,觉得尹公如何?”
黎平思量了一下才回答道。
“尹公书册文章,如今在我夏雍朝也有人偷偷刊印,黎某也有幸看过一些,观文知人,其人定有经天纬地之才,文教天下之能,更难得的是其文正气凛然又不失张弛有度,实在难得……”
“嗯,老衲还可以告诉黎大人,心怀壮志且为人正直的书生若多看尹公文章,会滋养身中正气,读书自培灵性,而在大贞封禅后,在各地建立文庙之后,这种力量就会更进一步,甚至天下的好文章也都会渐渐助读书人蕴灵,这已经不再是虚无缥缈了。”
“那武圣呢?”
摩云老僧淡淡看着黎平,没有直接说武圣左无极。
“武道和文道稍有不同,以武成道,锤炼自身,勇猛精进,如火如龙,武道就是力之道,是强者奋勇当先挥拳打破桎梏之道,修行界过去常说,武功乃凡间小术,此言或许不假,但武道却绝非如此,习武不明其意者只是练习武功,而明其意又锐意进取者,则得武魂明武道……”
“明武道又会如何?”
黎平急忙问了一句,摩云老僧只是笑了笑。
“老衲说了,武道乃是力之道,如武圣这般高手,妖若阻路灭其妖,魔若害人诛其魔,仙若蔑视能戮仙……武圣左无极,黑荒万妖宴一战名传天下,只因游历天禹洲时遇上妖魔之乱,竟自愿被妖魔抓去人畜洞天,到达妖魔大营内部才暴起显露獠牙,自妖魔洞天之内一路斩妖诛魔,死在其手下妖魔不计其数,以武代笔,血书圣人之理,所有见证的武者和凡人皆下拜其人,直呼‘武中圣者’,文圣是天下人恭维出来的,武圣是一拳一脚杀出来的!”
黎平听得浑身发颤,想到那在妖魔林立的洞天之中以凡人之躯厮杀的左无极,身上就直起鸡皮疙瘩,声音略微发颤的问了一句。
“那,那武圣比之唐仙长如何?”
摩云老僧叹了口气,这黎大人到底还是变得如此势利了,难怪看文圣之书只是觉得对方文采斐然。
“哎,黎大人说笑了,论变化神妙文曲雅意,想来唐仙长是胜过左武圣的,不过论修为和实力,怕是十个唐蒲都不是武圣的对手,更关键的是,若武圣能留在我朝,只要能自视为半个夏雍之人,那必然为朝争来惊人武运!”
黎平点了点头,向国师再次郑重行礼。
“多谢国师指点,黎平告退了!”
摩云大师也不挽留,从蒲团上站起来回礼。
“黎大人慢走,普惠,送送黎大人。”
“是师父!”
黎平持礼退出僧房,然后等普惠和尚关上门,才一起出去,等出了佛塔,向普惠和尚行礼过后,黎平又一刻不停地匆匆回家。
同一时刻,计缘正在屋内磨墨,桌上摆着《剑意帖》,这几天他天天都要为小字们刷墨,之前一战这些字灵都大损元气,却偏偏一个个都这么乖巧,让计缘很是心疼,它们叫嚷的时候都不觉得它们吵了。
“咚咚咚……”
房门开着,左无极还是叩了下门,并未直接入内,而计缘也没抬头,只是开口让左无极进屋。
“左大侠进来吧。”
左无极走到屋内,看着《剑意帖》上百多个小字灵光一阵一阵,每一个字都像是有自己的呼吸节奏,仿佛全都在修行。
“计先生,听说那姓唐今天又来了。”
“嗯,怎么,急了?”
左无极无奈道。
“黎丰虽有些叛逆,但被您教导得很懂礼数,又很怕他爹,搞不好过阵子就从了,您也说了,他现在根本不能学习控灵操法。”
“是啊,所以左大侠,黎平来求你的时候,你就一定要答应他,收黎丰为徒。”
“可是黎丰想拜的人是您啊。”
计缘抬起头看看左无极又继续磨墨。
“且不说黎丰是否符合计某收徒的条件,计某如今身陷漩涡,也无法将黎丰带在身边,而且不能教仙法,习武之处,天下哪里有你武圣大人这更好呢?”
左无极苦笑着。
“计先生您别取笑我了,我这武圣名头也就罢了,如今所传的事情也是以讹传讹越来越夸张,前日里您和那朱厌斗法,我只能在地上四处奔逃……”
计缘磨墨的手在此刻停下,抬头的时候,门旁已经倚靠了一个人,正是短白须发的朱厌。
“你左无极能奔逃得了,已经不错了,不过还能更进一步,变得更强,强到令真仙明王,令天妖真魔都胆寒!”
左无极缓缓转身,戒备地看着朱厌,冷笑道。
“我们还在讨论怎么教黎丰武功,你倒是很想要指点我的武道啊?”
朱厌略过左无极看向抓着笔的计缘,这一支笔横在计缘手上,却好似横了一柄剑,自有一股令人心悸的剑意在弥漫,他知道想突破左无极,关键不是这武圣本人,而是计缘。
“计先生,你我不打不相识,此前我也说了,天地间有大秘密,你我不必斗个你死活我的!”
朱厌自觉仓促间硬来恐怕不行,就试试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