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狩獵好萊塢-第1212章 ‘朋友’分享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狩猎好莱坞
离开后海畔的大宅,黑色奔驰穿过德胜门内大街来到北海公园附近一家开在四合院内的餐厅门口。
刚刚下车,看了看眼前的不起眼门脸,蔺大仓立刻又是不满,对跟随下车的女儿道:“这什么地方,怎么不去好一点的大酒楼?”
姜副市长这时从副驾驶上下来,走上前,听到蔺父训女儿,蔺曌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的模样,再次帮忙圆场:“老蔺,你不知道,人家上档次的餐厅都开在深宅大院里,大酒楼什么那才是给外人看的。”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面对姜副市长,蔺父立刻又换了笑脸:“这就好,千万别委屈了姜副市长。”
说着又连忙暗示女儿别冷着一张脸,赶紧带客人进门。
蔺曌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做了个请的手势,进门后要了一个包厢,大家坐定,刚刚在车上就不断对那位女卫旁敲侧击的姜副市长见严姐没有进来,对蔺曌道:“要不请那位严女士也一起?”
蔺父接过穿旗袍的服务员递上来的菜单,闻言又连忙道:“司机进什么门,姜副市长,来,点菜,别客气。”
姜副市长也不多说,接过菜单瞄了瞄,即使他也算见多识广,看到菜单上的菜式和价码,眼角还是微微跳了下,只是点了一荤两素,就把菜单递还给蔺父。
蔺大仓一边说着姜副市长太客气,一边看向菜单,他可没姜副市长那番城府,下意识就脱口而出:“咋这么贵?”
不过,脱口之后,蔺父也意识到自己土包子了,老脸有些发红地瞄了眼还站在旁边的服务员。
姜副市长再次笑着轻描淡写地开口:“老蔺,你不想想你女儿刚刚坐什么车,那奔驰,200万都拿不下。”
200万?!
蔺大仓惊讶地看向女儿,他能够体会到刚刚坐的是一辆好车,但这么贵的价格,还是没有想到,要知道,他最近刚刚接手的那个厂子,不算外债的话,资产也就两三百万。
女儿果然发达了啊。
蔺曌感受到父亲目光,轻声解释道:“那是公司的车。”
蔺父连连点着头,再看向菜单就没了顾忌,一口气点了七八个菜,最后倒了酒水,连茅台都看不上,而是要了两瓶自己都读不出名字的洋酒。
蔺曌表情不自然地看着服务员拿走菜单,有些坐立不安。
刚刚从严姐那里借到的钱大概有七八百块,毕竟相当于这个年代一个月的工资,本来在这边消费是没问题的,只是没想到父亲会点那么多,还都挑贵的。
这……等下怎么办?
阔绰了一番的蔺父自觉在姜副市长面前长了脸,还没喝酒就已经满面红光,等服务员离开,就迫不及待地再次问道:“小曌,上次那个《卧虎藏龙》首映礼,你上电视那事儿,到底啥情况,再和爸说说?”
蔺曌无奈,稍微犹豫,才道:“爸,那次只是我一个……朋友开的玩笑。”
“还骗你爸,”蔺父一脸不信:“大领导都出席那个首映礼了,那是你能开玩笑的地方?”
蔺曌干脆沉默。
蔺父也不等女儿回答,就拍了拍旁边的儿子蔺衍:“你弟长得也不错,要不你找找关系,让他留在北京吧,上那个什么……电影学院,然后去当明星,我听说演《少林寺》那个,现在在美国片酬都好几千万了,你弟长得可一点不比他差。”
蔺曌看了看目光里带着跃跃欲试的弟弟,只能道:“我弟才15呢,太小了,最好还是继续上学。”
“当然要上学,”蔺父笃定道:“来北京上,这事我和你妈都跟你提过好几次了,市一中那边,我看也就一般,来北京,将来考这边的大学听说会更容易。”
蔺曌顿了顿,转移话题道:“爸,我妈,还有我妹最近怎么样?”
“好啊,都好好的,还有你妹,爸也知道你一个人在这边不容易,我这次就带了你弟过来,你一对弟妹,你帮这一个就行,爸妈也不求你更多。”
蔺曌再次沉默。
自己一对弟妹什么情况,她其实一清二楚。
如果……真的能帮,她更愿意让每次考试都能年级前三的妹妹来这边,至于这个弟弟,眼下看着乖巧,但私下里打架闹事,学习也一塌糊涂,还有上次的事情,这些她其实都知道。她对弟弟的期待只是随着年龄增长能够逐渐懂事,将来安安分分地过活,仅此而已。
她愿意对家人好,但真不是傻子啊。
旁观的姜副市长见父女俩再次有僵持的倾向,连忙再次开口:“老蔺,这种家长里短的事情,要慢慢来,别逼孩子。”
听到姜副市长开口,蔺父立刻又换了笑脸,连连称是。
姜副市长开始掌握话题,看向蔺曌道:“小蔺,上次《卧虎藏龙》的首映礼,你肯定见到李安导演了吧?”
蔺曌轻轻点头。
蔺父见状又开始生气:“你姜叔和你说话,连个声都吭不出来?”
姜副市长很好脾气地又是阻拦:“老蔺,你别总这样,孩子就是这性格,有人腼腆,有人免谈,强求不来。”
蔺父又是连连称是。
寓意深刻小說 狩獵好萊塢 txt-第1212章 ‘朋友’熱推
姜副市长再次看向蔺曌,表情和蔼,内心却忍不住闪过一串念头,如果早知道姓蔺的有这么一个女儿该多好,现在……不过,听刚刚父女俩对话,蔺家还有个小的……但,看蔺曌现在这排场,还是要从长计议。
这么想着,姜副市长语气却是诚恳:“小蔺,是这样,自从这个《卧虎藏龙》上映,就说四川那个蜀南竹海,那可真火。听说过去几个月只是外国游客都来了几十万,那得给地方贡献多少外汇啊。咱们市,你是家乡出来的,肯定知道,也都是好山好水,你能不能帮忙引荐一下,不限于李大导演,其他的,听说陈导和张导最近都在拍大片,能不能去我们那里也取下景,市里保证绝对会倾力配合。”
蔺曌没想到姜副市长会打这个念头,摇头道:“姜叔,上次真是一个朋友开的玩笑,我只是见过李导,根本说不上话的。”
蔺父这次却是准确抓住了关键:“小曌,既然这样,那就让你那个朋友帮帮忙?”
说道‘朋友’两个字,蔺父还稍稍加重了语气。
蔺曌想到陈晴,坦白说,她躲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去让她帮忙。更何况,即使她开口,陈晴愿意帮这个忙吗?
不过,蔺曌其实是感受到父亲话语中‘朋友’两个字里的另一重笃定,大概以为她傍上了什么有钱有势的男人。这让她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某个男人的身影,只是,她现在都不确定,他算不算自己的……‘朋友’。上次,第一个晚上,她被两个妲己抢走了男人,第二个晚上,本以为能等到,结果还是落空,随后才知晓,因为那什么维斯特洛效应,他不得不紧急离开。
到底什么都没发生。
蔺父见女儿再次沉默,又要生气,恰好服务员送菜进门,再想到姜副市长刚刚的提醒,只得放缓了语气:“不急,不急,小曌,咱们先吃饭。”
蔺曌也终于稍稍放松下来。
虽说随后蔺父和姜副市长还是各种打听试探,总算没有再急着各种索求。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蔺曌找了个借口短暂离开,在服务员指引下来到洗手间,掏出手机拨通了夏畔溪的电话,软着语气再次借钱。
午餐持续了一个小时。
最后结账,四个人花掉了六千三,直接让夏畔溪悄悄送来的一万块钱少了大半。
蔺曌很是心疼,也有些无奈。
饭后姜副市长告辞离开,原来有辆桑塔纳一直跟着他们,倒是不用送对方回招待所。
剩下一家三人,既然来了北京,照例要到处逛逛,蔺曌提议就近去故宫,蔺父蔺弟都是同意,来北京怎么能不在天安门前留个影?
不过,逛完故宫,蔺弟就说起想要买些衣服。
马上入冬,蔺曌想着也给父母还有妹妹添些衣服,于是同意,知道最好的品牌在故宫东边的王府井,考虑了下包里剩下的几千块,只能去西单。
可惜很快还是出了意外。
买过几件衣服,又转到一家品牌羽绒服商店,蔺父看着试穿的一件标价700块的羽绒服,笑着假装心疼:“比前些年一个月工资还多,我这辈子还没穿过这么贵的衣服呢。”
旁边售货员意外地有些见多识广,望着体贴地帮父亲拉上拉链比量身材的蔺曌,笑着道:“叔叔您就是太节俭了,不说您闺女身上的巴宝莉风衣,只是那件爱马仕手包,估计就值好几万呢,这羽绒服才几个钱。”
蔺父闻言,狐疑地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女儿,目光随即落在蔺曌随手放在旁边椅子上的橘色手包,语气都有些结巴:“这个,这么小,一个包,几万?”
身材高挑脸蛋也不差的售货员目光里带着羡慕,她倒是希望那只包是假的,可看蔺曌浑身上下那一身,还有那气质,乃至跟在旁边的随从模样女人,这些可都假不了,于是依旧恭敬地笑着回答:“叔叔,包可不是分大小的,分的是品牌,这个世界上没有比爱马仕更贵的箱包品牌了。”
蔺曌感受到父亲情绪的明显变化,有些无奈地打断旁边售货员,轻声道:“就这件吧,帮我们包起来。”
售货员答应着,走上前帮忙。
随后蔺父明显没了挑衣服的心思,离开商厦里的这间门店,径直来到走廊靠窗的一个休息区,望向跟上前的女儿道:“小曌,爸也不和你绕弯子,你说,你是不是在这边找了个男人?”
蔺曌再次想到某人,以及,两个未遂的夜晚,乃至那些保密合约和陈晴‘嘴巴放紧点’之类的叮嘱,下意识摇头:“爸,真没有。”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狩獵好萊塢 賈思特杜-第1212章 ‘朋友’熱推
蔺父怒意再起:“还骗我,没男人,你这包,还有你这衣服,还有外面那辆车,难道都是天上掉下来的?”
蔺曌忍着莫名的委屈,一一解释道:“爸,包是我一个朋友送我的,衣服是公司帮忙购置的,车也是公司的。”
“好,好好,你现在瞎话张口就来,”蔺父咬着牙瞪向女儿:“你告诉我,什么朋友能送你几万的包,你也给我介绍一下,让我见见?”
蔺曌见父亲如此,快速眨了几下有些酸的眼睛,说道:“我,那个朋友是女的,不是爸你想的那样,她,她家里很有钱,上次那个首映礼,也是她安排我去的。我也不知道这包会这么值钱,早知道我就不敢要了。”
蔺父根本不信,等女儿话落,直接道:“算了,爸不问你,爸和姜副市长这次来,就是想让你帮帮忙,除了电影那件事之外,还有,我那个厂里想要拉一些资金,你……你就说帮不帮吧?”
蔺曌微微垂下脑袋,没有吭声,却是轻轻摇头。
蔺父见女儿油盐不进,一跺脚,完全不顾形象地直接耍赖蹲在地上,扯着嗓子唱戏一样干嚎起来:“好啊,好啊,我女儿出息了,拿着几万的包,坐着几百万的车,结果连父母弟妹的死活都不管啊,哪有这样的女儿啊,我怎么生了这么个女儿啊……”
倒也知道这是公众场合,声音没那么大。
旁边的蔺衍见父亲突然这么不顾形象,察觉到商厦里周围客人投来的异样目光,感觉很丢人地悄悄退远了一些,又退远一些。倒是一直默默跟随的严姐担心父女俩冲突,稍稍上前几步。
蔺曌眼泪终于掉了下来,上前拉了拉父亲:“爸,你起来,我……”
蔺父甩开女儿的手,换回刚才的语调:“你就说帮不帮?”
蔺曌抹了抹眼睛,摇头低声道:“爸,如果可以,我愿意帮,但我真的帮不了。”
“好,帮不了,帮不了……”蔺父娴熟地再次转为低嚎:“你坐几百万的车,拿几万的包,家里这么点事情你都帮不了,办不成这事情,我回去这厂长怎么当?我和你妈都得下岗,一家人一起饿死,然后有个没良心的女儿,坐几百万的车,拿几万的包。”
蔺曌开始抽泣,却还是道:“爸,那厂长我本来就不想让你当,都快倒闭了,你自己说的。”
蔺父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依旧拖着长腔,还拍起了腿:“要是厂子业绩好,哪里能轮到你爸?你也算是在厂里长大的啊,你康叔,小时候对你多好,你每次去他家都拿饼干给你吃,还有和你一起长大的小芹,她今年才刚进厂,这都是你的亲人啊,一百多口人的饭碗,你在这儿说帮不了,那就等着厂子倒闭吧,大家一起下岗,一起饿死,剩下个没良心的,在北京坐几百万的车,拿几万的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