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d8u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二百四十五章 傻了推薦-aru0k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人没事儿就好,其他的,走一步看一步。”
夏岑兮拍着卓沁的肩,双眼之中也带着心疼。
看着他们两个又一次遇到了挫折,夏岑兮心里也是无限的唏嘘。
两个人相继跟着来到了病房,看到转移在病房上的沈亦骁,卓沁的泪水再一次流了下来。
她从来没有见过,沈亦骁会成这副样子。
她没有想到,重逢没多久,竟然会遭受这样的结果。明明一切才刚刚开始。
眼前依稀还记得前不久他为自己慌张的模样,可是现在,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她从未见过沈亦骁会脆弱成这幅模样。
看着卓沁呆滞的模样,夏岑兮心里也只能是深深叹气,随即默不作声,打开了病房的门,走了出去。
魔左轮 豁风
此刻,留他们二人在这里,才是最好的选择。
刚走出病房,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你在哪里?”电话里面,传来的是靳珩深低沉而又冷淡的声音。
语气平平,不过依然掩饰不了他的急迫,刚才他透过办公室好后的玻璃,看到了夏岑兮匆匆忙忙赶出去的模样,他隐约的感觉到有事。
米露的魔法世界 谶铭
过了段时间,他才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装作云淡风轻地询问了夏美,可是夏美也是含糊说夏岑兮请了假,其他的就不得而知。靳珩深顿时慌张了起来。
“医院呢,怎么了?”走廊上有几个正在做复建的病人,夏岑兮刻意压低了声音,小声对着电话回应。
“医院!”靳珩深的声音显然有些高昂:“这个时候,你怎么会在医院?”
自从最近发生这些事情以后,靳珩深就变得格外敏感,生怕夏岑兮一脱离她的视线,就遭受到什么危险。
“不是我……”夏岑兮有些郝然,被他这么一关切,还有些脸红。
随即又认真的回应靳珩深和他解释:“是沈亦骁,今天他出了车祸,挺严重的,好像伤到了头部,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
原来是沈亦骁出了事儿,靳珩深的心顿时放了下来,也知道现在的卓沁应该是六神无主的状态,也难怪夏岑兮会突然冲出去了。
不过静下心来去思考这个事情,他握着电话,安静了许久。
沈亦骁出车祸了?他有些惊讶,这一切的意外也来的有些突然。
“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挂了,阿沁这边情绪不太稳定,我陪陪她。”
“好。”靳珩深颔首。
二人切断了电话,看着桌上的一纸合同,靳珩深陷入了沉思。
除了上厕所和吃饭,卓沁从来没有离开过沈亦骁的病床一步。
她也同样心疼夏岑兮,这段时间也一直让夏岑兮不必往医院来跑,可是夏岑兮始终放心不下卓沁,也经常抽空过来陪着她。
沈亦骁自始至终都没有醒来的迹象。
医生检查过也只摇头。再这样下去的话,恐怕病人就要变成植物人,请家属们做好准备。
植物人……
听到这个消息,卓沁也是如遭电击。
不会……不会……她坐在椅子上,却感觉到天旋地转。
此时夏岑兮走了进来,正好就听到了医生的这一句噩耗,也有些震惊,不过第一反应的是走上前拉住了摇摇欲坠,晃动着身子的卓沁。眼下还是顾着卓沁为好。
医生也是叹了口气,想说出些安慰的话,但终究还是离开了。
夏岑兮稳着卓沁的身子,她的语气也有一些发抖,但是还是强装着镇静。
“阿沁,你别担心,医生也说了,只是有可能而已,又不是一定的,再说了,他心里惦记着你,肯定放心不下你的,既然有挂念绝对不会随意放手。”
“岑兮,你是说真的吗?会这样吗,真的会这样吧!”卓沁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眼神带着急切,死死的拽着夏岑兮的手。
夏岑兮顿时语塞,有些语无伦次:“应该是吧,电视剧上那些不都是这样吗,心里有着执念的人不会轻易放弃的,他现在肯定在和死神做着对抗,很快就会……”
卓沁有些晃神,她又一次垂下来头,呆呆的看着病房发白的地板,久久没有言语。
几天几夜的不合眼,卓沁的身体已经到达了极限,终于,这天晚上她实在是忍不住困意,趴在沈亦骁的床边,沉沉的睡了过去。
是夜。
沈亦骁的手指微微翘动,有了些许的动静。
他的动作幅度很小,但是依然是惊醒了浅浅入眠的卓沁。
她抬头,正好就对上了在夜里睁大眼睛的沈亦骁。
他的眼睛澄澈而又干净,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已经醒来,也没有开口,就那么安静的看着趴在一旁的卓沁。
卓沁那一瞬间有点不敢确信,她掐了自己一把,直到她相信这不是梦境,才不确定的开了口。
“沈亦骁,你醒了?”
沈亦骁微微笑着,在月光下,格外的温柔。他的眼里带着宠溺,看着卓沁的眼里都带着光。
卓沁眼睛勾勾的,看着沈亦骁。
病房的窗口浅浅的撒下了一层月光,蒙在了他们二人的身上。
这段时间的等待,终归是没有白费。
她,终于等到他了。瞬间感到欣喜若狂,一时之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顺着眼角滑了下来。
“不哭……哭了变丑……”沈亦骁干涩的开口,声音嘶哑,语气却有些稚嫩。
卓沁一愣,忽然觉得面前的沈亦骁有些陌生。
“怎么了?”
卓沁看着坐在病房上咧嘴对她笑的沈亦骁,依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她还以为是唯美的对视,可是当沈亦骁一直看着她傻笑的时候,卓沁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打开了病房的灯。
“沈亦骁?”她轻轻喊着沈亦骁的名字,可是沈亦骁却没有什么反应,依然是直勾勾的看着他,对着他傻乐呵。
“你……怎么回事?”
“不要哭,不好看啦……”
他说话怪怪的,特别像刚学会说话的孩子。
卓沁有些摸不着头脑,她跑去了值班室,叫醒了护士。
医生站在沈亦骁的面前,检查过后,一脸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