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道門小天師討論-第五百一十三章置之死地而後生熱推

道門小天師
小說推薦道門小天師道门小天师
红月和苏子晴的战略目的是互补的,两者并不相冲,所以很快达成了合作,不过摆在目前的问题是如何对付老猫的问题。
老猫的实力并不弱,比普通的顶尖高手还要强一线,但又比剑痴这些人弱一些,这是一个让六处很尴尬的实力。
因为六处很难请动剑痴,剑痴会来,那是寇景的原因,是他主动来的,要说六处请的,那就很勉强了,六处早就把之前的情谊给用光了。
而张天师不仅实力上弱一些,他也不愿意出手,其余高手又有伤在身,所以如何对付老猫已经成了一个问题。
红月仔细研究之后,决定还是找剑痴商议,这件事情也只有剑痴能够搞定了,其他人都不行,国内也调不出高手过来了,这几年损失得有些严重。
優秀都市言情 道門小天師-第五百一十三章置之死地而後生分享
“这件事情不用多说,我不会出手的”
“为什么,剑痴前辈,金身放在东南亚不是一件合适的事情,如今消息还在保密之中,可迟早要扩散的,如果不尽快送回国内,到时候就会引起各方势力抢夺,死的人就不说了,如果金身出事了,对于我国的安全也是一个极大的威胁”
“这是你们的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
“前辈,我们都是国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不用我说多吧”
“呵呵,你们倒是有意思,利用我的时候就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早干嘛去了”
剑痴冷笑道,当初上蜀山逼他的时候怎么说,那时候怎么不说一荣俱荣了,真的是虚伪得让人生气。
“前辈之前的事情我们的确是做得不对,我向你道歉,如果你有什么不满的,可以提,但请前辈以大局为重”
“如果我不呢”
“前辈,前辈可以不管,我们也不敢强求前辈,红月只希望在我们战死之后,前辈可以念及同胞之情,到时候拦下敌人,金身和猫妖都万万不能落入余国之手,这涉及到了重大的国家利益”
红月不敢再强求,只是用极为悲壮的语气对剑痴说出了托付的话,这里是东南亚,六处不可能派遣更多的力量过来了,他们还需要兼顾其他的地方,如果一旦消息泄露,各国来争,他们肯定是打不过这么多敌人的,到时候唯有战死而已。
剑痴微微一愣,并不回答,这话有些像是道德绑架,他并不接招。
事实上红月说的并不是虚话,杨玄真渡劫时的动静极大,早已引来更方关注,之前战斗前后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所以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只是默默保持着关注。
如今不一样了,六处严防死守守卫这里,其余实力开始渗透进来查看怎么回事,但渗透势力被严厉打击了。
敌人打击力度越重,那就说明事情越重要,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规则,所以各方势力纷纷调遣了高手过来查看,至于本地势力,他们一个都惹不起,直接把周围的街区给封了,留下空间给你们打。
所以接下来数日,各方势力几乎是明火执仗的进攻六处驻点,红月率领六处精锐拼死阻击,几天下来,死伤已经极为严重。
六处总部那边也极为震怒,红月没能把事情办妥,反倒是而来了外界关注,这让六处总部已经骑虎难下了。
为此,六处总部不得不亲自和剑痴商量,求剑痴出手,剑痴自然是不愿意,但也不是没得谈,最终,六处总部答应把一些远古遗迹之中的东西交给剑痴研究,换得了剑痴的出手。
剑痴出手,非同凡响,剑痴直接先扫灭了外围那些窥视的势力,红月再一次感受到了顶尖高手的可怕,她只看见剑痴出了一剑,飞剑就接连洞穿了七八个外国高手,吓得其余人连夜逃跑了,根本不敢和他对阵。
“猫妖,我们该走了,这几天外面打得热闹你应该听到了,都是冲着你主人来的”
“我不走,我就在这守着,他们来我就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你能杀多少人,一百个还是一千个,你的肉身挡得住子弹吗,挡得住导,弹吗,你挡得住,李玄机的肉身挡得住吗”
“这····”
“回国是最好的办法,你应该清楚,留在这里,只是死路一条,如果你想害死你的主人,那你随便”
剑痴直接把话摆明白,老猫虽然憨厚,但却不笨,仔细想想之后发现的确是如此,只好答应下来。
红月连忙安排撤退渠道,为了这件事情,他甚至通过总部,调来了一艘正在国外访问的军舰来运送金身。
金身要带走,李玄机的肉身也自然是要带走,老猫也是得跟着走,红月的目的就达到了。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道門小天師-第五百一十三章置之死地而後生展示
几日后,访问的军舰到达附近,红月安排了车辆船只,先把金身用车辆送到港口,再由港口的船送到军舰上,只要上了军舰,就算是安全了,还没哪个势力敢动他们华国的军舰。
车辆进入港口的时候很顺利,但就在登船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国外的诸多势力联合在一起突袭了车辆。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道門小天師-第五百一十三章置之死地而後生讀書
整个场面极为混乱,而且敌方高手极多,剑痴等人纷纷参战了,老猫也是如此,等到打退敌人之后,老猫赫然发现,载着李玄机肉身的那一辆车消失了。
········
苏子晴看着李玄机的肉身,手上攥着一把刀,她双眼赤红,仿佛在看一个杀父仇人一般,几次都想要把刀刺进李玄机的身体中。
这个仇恨是真实存在的,此时她的内心充满着纠结,她对李玄机的感情和仇恨一直处于一种诡异的平衡中。
苏子晴忘不了李玄机当初是如何杀死她姐姐的,可她更忘不了当年在荒岛上,两人又是如何相依为命的,这两种感情纠葛在一起,让苏子晴极为的痛苦。
所以当年苏子晴去了欧洲之后,她自学了心理学,把仇恨压在了心底,她本身不是什么高尚的人,所以她用感情压制住了理智。
她已经是孤身一人了,这个世界上把她当成亲人的只有李玄机了,她迷恋那种依靠着李玄机的感觉,那种安全感是她从未有过的感觉。
所以李玄机每次提起她姐姐的事情,她就极为的生气,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过一辈子不好吗,她所求的东西又不多,只想有一个人陪在身边而已。
如果没有外力因素,这种感情她会持续一辈子,可是苏子晴不知道,她身上被杨玄真种下了诱导的秘术,这个秘术很简单,只是放大她心中的恶念而已,到时候她就会恶念超过善念。
这是杨玄真用来控制李玄机的底牌,只不过杨玄真自己也没想到,这个底牌还没用到,他就玩完了,寇景算得比他更深。
此时李玄机的肉身落在苏子晴手上,苏子晴身上的秘术发作了,她心中的恶念越来越的强盛,已经快要超过她的善念了。
“对不起,对不起,玄机”
苏子晴哭了,她明明舍不得李玄机,可是她手上的刀却在慢慢的往下降,她已经想好了,杀了李玄机,为姐姐报仇,随后她也自杀,为李玄机殉情,这样她心中就不要再痛苦了。
“噗嗤”
刀子插进了李玄机的胸口,鲜血沿着刀子冒了出来,没有神魂的肉身在慢慢的失去生机。
“玄机,我带你回家,回我们的家”
苏子晴愣愣的说道,她把李玄机装进一个棺材里,一个很大的棺材,足以睡下两个人的棺材,然后带到船上,她要带李玄机去那个荒岛,既然要沉眠,那就选择荒岛好了,那里是他们两个人亲手建造的家。
船很快就到了荒岛上,苏子晴找了一个向阳的地方,开始挖坑,她把泥土装在一个袋子里,然后挂在坑上头的树上,到时候她只要割破袋子,泥土就会掉落,把坑填满盖上。
“玄机,我来陪你了”
苏子晴最后看了一眼大海,然后躺在棺材里,准备自杀了。
“咳咳”
可就在苏子晴准备扎破袋子的时候,一声咳嗽在她耳边炸响了。
(本来想弄个悲剧的,最后还是算了,怕挨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