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 ptt-第三百七十一章 求道之心!(二合一!)

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
小說推薦吞噬星空之太上問道吞噬星空之太上问道
湖心岛外围的巨大银白水流直径超过十八万亿里。
如此庞大,又无法穿梭空间,只能在这每一滴都堪比星辰般沉重的水流中飞行。
一路上,夏至和金霄老祖又遇到数次暗流,甚至碰到几次生活在水流中的特殊生物,都是靠着夏至超远距离的探查,算是有惊无险。
足足费了近六年时间,两人才终于接近最核心的那座岛屿。
“终于到了,以后要是能直接穿梭空间进入就好了。”夏至遥遥看着前方出现的一层银色水幕,不禁感叹。
“等你像我大哥一样加入毁灭军团就行了。”金霄老祖随口道。
说着,两人直冲向银色水幕。
“轰~~~”
沉重的银白色水流被冲开,虚空中有着一道无形阻碍,将俩人身上的水流都隔绝在外。
出现在两人眼前的,就是一座巨大的岛屿。
湖心岛整个岛屿范围虽然没有银白色水流那样庞大,也有上万亿里之广。
岛屿上雄峻的山脉连绵无尽,深处更有一座座直插天际的山峰,犹如一柄柄利剑。
隐约,甚至能看到山脉深处有着宫殿亭阁,只是都被一片银白色的厚厚冰霜所覆盖。
除了湖心岛外围接近银白色水流处这块区域的空中没有什么禁制,湖心岛内部的空中一股股浩荡雄浑的法阵波动弥漫,那股气息仅仅是遥遥感应,就让人从心底本能地发颤。
“我们来的时机正好,现在正是寒冰期,那些战儡都被冰封沉睡,若是进入炎热期,那时候的湖心岛,就是尊者也不愿意进入,危险程度暴增。”金霄老祖四下环视,开口道。
就像物质界有着春夏秋冬四季更替,湖心岛内的温度也是变化的,寒冰期时温度会极冷,所有一切全部冰封,待冷到极致后又会慢慢变热,乃至达到极热。
极冷和极热两种极端,每一千八百年轮回交替一次。
“走。”夏至认准方向,率先朝湖心岛内飞去,下方的山脉山壁上有着一条条深邃的洞窟。
岛屿占地极广,洞窟也极多,按照大师兄青君给的湖心岛上地图,夏至仔细观察,寻找那条通往‘血火之门’的洞窟。
湖心岛遗迹内部有许多地方,其中最出名的是四处,按重要性和危险程度,依次是‘剑界’‘永恒神宫’‘血火之门’‘毁灭洞天’。
这次夏至想要加入毁灭军团,目的地就是‘毁灭洞天’。
可毁灭洞天乃是让毁灭军团居住的地方,外来闯入者贸然进入,根本不会和你废话,只会被立即击杀。
想要得到考验的机会,至少要先获得‘湖心岛宾客’的资格才行。
能得到宾客的身份令牌最为简便快捷的办法就是去血火之门外围获得,这是只有神界最顶尖的存在们才知道了解的秘密。
若不是夏至有师尊和大师兄给予的情报,也不会知晓这办法。
夏至仔细对照下方洞窟周围的地貌,厚厚的冰层散发着惊人的寒意,让洞口有着淡淡的白雾笼罩,“就是这个了。”
正要带着金霄老祖从空中落下,夏至眉头微皱,转头看向远处。
远处正有六道流光朝这边飞来。
“哈哈,这不是夏至帝君吗?”一道沙哑声音带着奇异波动遥遥传了过来,“要不是狱龙皇眼尖,我们就错过和帝君见面的机缘了。”
六道身影落了下来,每一个都气势雄浑。
当先说话的乃是一名老太太,拄着木头拐杖,灰褐色的头发随风飘荡,隐隐扎入虚空之中。
另一个乃是一条蜿蜒昂着脑袋的巨大黑龙,两颗巨大的暗金色眸子散发神光,落地后化作一黑甲魁梧汉子。
还有一名是个冷漠青年,穿着一身黑袍,九团大日纹绣在衣襟上透着玄光。
除了他们三位都是大能者外。
另外三位一名是娇媚红袍女子,一名是全身燃烧着火焰的岩石巨人,还有一名是雪白头发雪白胡子的老者,这三个都是四重天界神,可威势却丝毫不亚于大能者。
“枯树老母、狱龙皇、九阳宫主、红浮女皇、泽诺君王、摩雪国主。”夏至暗道,“怎么这么巧,刚进湖心岛就碰上他们了。”
“夏至帝君,前些时日雷霆岛开府,我还去拜访过,帝君可还记得我?”雪白头发的老者笑着对夏至道。
“摩雪国主。”夏至笑道,“没想到这么快又在这湖心岛碰到。”
“我们都是受九阳宫主之邀,前来湖心岛遗迹探索的。”摩雪国主道,“湖心岛这么大,能碰到的确有缘。”
跟在夏至身后的金霄老祖一声冷哼,别过头去。
“还真是巧了。”夏至暗道,进来之前两人还在说坏了金霄老祖绝学机缘的人,这才多久,就碰到当初那位星剑玄女的父亲了。
摩雪国主浑不在意,只是向金霄老祖拱手致意。
其余几人,也纷纷向夏至和金霄老祖问好招呼。
就算都知道金霄老祖如今已是沦落到给这位帝君当坐骑的地步,也没人敢真的小觑这位神界五凶之一。
夏至应付着众人的问候,注意力却是放到那个并未说话的冷漠青年模样的‘九阳宫主’身上。
说起来,这九阳宫主和夏至身份极为类似。
九阳宫主是时空岛主的亲传弟子,同样有绝学在身,实力在天地境中都属顶尖,仅次于尊者的存在,《宇宙神魔榜》上排名第五十六位,正好比夏至高一位。
六人之中就以九阳宫主实力最强,身份最高。
“久闻夏至帝君妖孽天才之名,这是准备和金霄老祖一起进入湖心岛内部?”九阳宫主淡漠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余光隐晦地瞥了眼夏至身前的洞窟。
“对。一直潜修也无用,终究要到各处游走生死边界,磨砺自身之道。”夏至道。
“相逢就是有缘,夏至帝君可愿加入我们?”九阳宫主开口相邀道,其余五人也静静看着,显然是已有准备。
“加入你们?”夏至看了众人一眼,“诸位已经有六人,且实力互有补足,再多我两人也无甚作用,而且若是有收获,岂不是更难分配?”
在像湖心岛这样的遗迹里,大能者层次的战力联手进入闯荡也是常事。
九阳宫主他们这一队,有擅长探查的狱龙皇和分身之能出众的枯木老祖,有领域秘法强大的红浮女皇,有神体强大的泽诺君王,有擅长控制秘法和法阵的摩雪国主,加上他自己实力强大,绝学攻势超伦……在夏至看来已是无比完善的冒险小队了。
“哈哈,帝君之名我在深渊都早有闻名,宫主相邀也是想和帝君多亲近下。”全身还有火焰燃烧着的岩石巨人‘泽诺君王’开口道。
“是啊,是啊。”
“之前没机会,这次既然遇到,自是一起探索更好。”
其余几人也纷纷附和道。
“若是有所收获,自然是谁先得到就算谁的。”九阳宫主说道,“夏至帝君为难,是有何不方便之处?”
“那倒没有。”夏至道,“不过我正准备从前面这洞窟进入,就是不知道,是否和诸位的计划相违了。”
“前面这条?这儿可不是大家经常进入的那些路线啊。”九阳宫主皱眉道,“夏至帝君是对这条洞窟有所了解吗?”
“我也是随意选择的。”夏至摇头,“就是因为大家都从太熟悉的洞窟进入,所以导致想要有所机缘也就更难。若是诸位不愿意,那我们就分开好了。”
“当我们傻吗。”九阳宫主暗道,“早就发现你在徘徊寻找,若不是有目的选择,你会非要从这陌生洞窟进入湖心岛?”
夏至师尊可是神界第一人的血刃神帝,而且为了自己徒弟血刃神帝更是亲自出手制服金霄老祖,对夏至绝对非常宠爱,也许就有神帝给予的特殊情报。
想到这里,九阳宫主等人交汇眼神,很快就定下主意。
“既然帝君决定了,那我们就舍命相陪便是。”枯树老母笑道,“反正也是探险,以我们的实力就算碰到些危难,想来也足够应对了。”
“大不了损失这一分身,既然出来冒险,就都做好失败准备了。”
“没错。”
“说的是。”
几人纷纷说道,狱龙皇更是率先走向前面,“我在前面探路。我修有秘术,一双眼睛能够看透虚妄。”
说着,他的双眸迸射金光,身后更是有着虚幻黑龙巨首显现。
“好。”
众人都是实力高深的大能者战力,很快做好配合。
狱龙皇走在最前面,泽诺君王和摩雪国主紧跟其后,夏至和九阳宫主走在中间,红浮女皇和枯树老祖殿后。
至于金霄老祖,夏至将其收入内世界,并未准备让其跟着,暴露出他湖心岛宾客的身份。
对其他人,也只是说小队人手足够多了,若是有需要再让金霄出来。
狱龙皇等其他人更是乐得少一个瓜分收获的。
一行七人准备好后,就接连进入那条未知的洞窟内。
……洞窟通道幽深,一眼看不到尽头,更有着冰霜覆盖,弥漫着寒雾。
夏至他们走在其中,很快面前就遇到十几条岔道。
“小心些,那边岔道内似乎有什么恐怖存在。”一直施展着探视秘术的狱龙皇传音提醒道。
他们身周有着一层红色薄雾,将众人气息隔绝,尽量让敌人难以发现他们,那是红浮女皇的‘万丈红尘’秘法。
“让老身去前路探视一二。”枯树老母身后的长发迅速生长,化作了一条条灰褐色的树根。
这一条条树根直接断裂开来,一共断裂出了九根树根,落到地上后分别化作了一名名灰袍老太太。
九个灰袍老太太各自选了一条岔道分开,冲向深处。
湖心岛遗迹内的规则很特殊,不管是神界还是深渊,乃至物质界的运转规则都无法影响它。
像夏至他们在这里,许多手段被压制,世界神心的分身手段都无法使用。
也就枯树老母这是本身天赋才可以分化分身,而且实力较强,每一个都有着近乎于大能者的实力。
“夏至帝君,我们往哪边走?”九阳宫主看着眼前的岔道,共有十二条,对身边的夏至问道。
“我也不知。”夏至摇头道。
他已决定,不管血火之门的事九阳宫主他们是否清楚,自己都不会泄露。
平白无故地,自己一方的情报讯息自然不能随意泄露给别人。
“从这边。”身后的枯树老母指着靠左边的一条岔道,“其余几条都有战儡冰雕,我的分身并未惊动它们,这条暂时安全。”
湖心岛内除了些法阵之外,最寻常的危险就是来自那些战儡,好在现在是冰封期,只要不惊动就无虞。
“好,就走这边。”众人顺着枯树老母所指,朝那边而去。
就在他们离开仅仅片刻功夫。
夏至一行刚走过的洞窟岩壁上,突然有一黑色甲铠的魁梧战士从中走出。
他赤红色的双眸盯着众人刚走过的岔道方向,嘴角尚带着笑意,“总算有外来者经过我们这条通道了,都沉睡这么久了。实力竟然还不错,可惜……你们来错地方了。”
黑甲战士刚要上前跟上,突然似乎听到什么,随后赤红双眸中露出一丝玩味,“对,让他们多深入点,最好是得到点好处,这样以后来这里的外来者就多了,我们也不用总是沉睡。”
呼。
被寒冰封着的岩壁在黑甲战士面前就仿佛是液体,他身体一碰触到岩壁冰层就迅速融入其中,消失不见。
……
“我怎么感觉不太妙。”走在最前面的狱龙皇一双金眸看向四方,“这通道里也太安静了些。”
一路上他们明明发现数十座战儡冰雕了,可不知是运气好,还是怎么回事,竟然没有一个醒转,这在其余洞窟通道中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一会我们主动攻击一个战儡,看看实力如何。”九阳宫主说道。
“好。”狱龙皇道,“前边岔道就有一个。”
众人走到岔道口,见里面深处正有一额上有着独角,长着四条手臂的魁梧战儡冰雕在那,一双赤红色的眸子盯着夏至他们的方向,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就仿佛是一死物。
“我去试试。”泽诺君王这位全身燃烧着火焰的熔岩巨人径直上前,右手手掌划过长空,拍向那黑甲战儡。
他巨大的手掌上,火焰升腾,强横的威势让面前的虚空都隐隐凝固。
夏至暗暗点头,这泽诺君王力量极强,连境界也是极高,与自己一样都是只差一步就能掌握完整天地规则,跨入天地境了。
就在泽诺君王的巨大手掌将要落到战儡身上时。
“咔咔咔~~~”
那座冰雕出现了无数道裂痕,几乎瞬间表面的冰块陡然震得粉碎,露出了其中穿着黑色甲铠的四臂魁梧战儡。
这战儡原本没有任何波动的双眸涌现一丝不屑,轰出一拳迎向笼罩来的巨大熔岩手掌。
“硬碰硬?我们还真不怕谁。”
“轰隆隆~~~”
泽诺君王脸色陡然大变,他掌中的火焰在这股强横力量面前被压制熄灭,对方拳头携带着破碎的空间粒子流轰在手掌中央,那股浩瀚沉重的力量让他的岩石手掌都出现了裂缝。
随后,战儡另外三条手臂接连轰拳,顺势砸在泽诺君王身上脸上,‘嗖’的一下,体型庞大的熔岩躯体化作流光倒飞出去,重重撞击在寒冰通道的岩壁上。
“小心,他身躯强横,力量极大。”狱龙皇吼道。
以力量自傲的泽诺君王,以四重天界神就能匹敌大能者的存在,竟然被随意一个战儡给轰飞了,这处洞窟的战儡实力这么强?
“出手,先将他灭了。”九阳宫主冷哼一声,身后涌现九道炽热剑影,化作九道红色流光向黑甲战儡窜去。
枯树老母的头发分出一条条巨大的灰褐色树根从四周顺着岩壁围攻过去,摩雪国主也挥手甩出一蓬晶莹的冰粒,飞出后化作一道巨大的冰龙卷冲向黑甲战儡。
一时间,小队中三人接连出手,泽诺君王也从岩壁上起身,爆喝一声,挥舞着双掌再次冲向黑甲战儡。
“轰!”“轰!”“轰!”
强横的战斗碰撞让空间稳固的寒冰通道内都大片破碎,几位在神界、深渊都声名远布的强者一起出手,那力量惊人的战儡顿时就顶不住了。
先是枯树老母头发化作的无数树根,看似寻常却是将众多规则奥妙融为一炉,知道黑甲战儡力量惊人就被她操纵的无比阴柔,以捆拿为主。
摩雪国主的冰龙卷轰到战儡身上更是瞬间在他身上结成厚厚的蓝色冰晶,更有奇异的寒力透过甲铠缝隙往他身躯内渗入。
最为强横的还是九阳宫主的九道炽热剑光,刺到黑色战儡身上,即使有着甲铠隔绝,强横的力量依旧让战儡发出痛楚的闷哼。
夏至见四人出手已是压制住战儡,就未再出手,金色的沙神之力在神体上鼓荡小心戒备着周围,同他一样的还有狱龙皇和红浮女皇。
“这战儡规则奥妙一般般,最多也就四重天界神层次。”夏至传音道,“可神体防御竟然如此强横,这是不死之身吗?”
“幸亏他境界低,要是有天地境的境界,再有这力量和神体,怕是我们联手也奈何不了他。”红浮女皇也说道。
“蓬。”
泽诺君王忽然一脚将被控制住的黑甲战儡踹翻,露出他的后背,枯树老母操控的树根迅速从地面冒出将其四条手臂牢牢捆住。
九阳宫主眼中煞气大涨,九道剑影突然光华大作,好似突然化作九团烈日,熊熊的火焰让这条寒冰通道内的温度急剧提升,厚厚的冰层都直接被蒸腾气化。
那九团烈日连珠般朝那战儡后背落下,枯树老母捆着战儡的树根根本不敢碰触火焰,立即退去从地面缩回。
失去树根捆缚的战儡刚要翻身用手臂阻挡也已是来不及,避无可避只能硬抗。
“啊~~~”
四臂战儡发出一道惨呼,后背的甲铠只是阻挡了不到一息就被破开一道大洞,随着‘嗤嗤嗤’地神体焚烧声,最终化作一团灰烬。
“仅仅是一个战儡,就这么难缠。”泽诺君王面色难看,“还要宫主动用绝学,若是我们自己,任凭怎么攻击,最多都只能打退他,却无法击杀他。”
其余几人脸色也不好。
这条洞窟中的战儡实力也着实有几分变态了。
他们可都是大能者层次的战力啊!
要是多来几个这样的战儡,怕是这看似强横的小队都要被灭杀了。
“宫主,夏至帝君,这周围绝不止这一个战儡。”狱龙皇郑重道,“这一路上我们见到的战儡冰雕都超过一百了,虽然不知道为何他们没有发动攻击,可我们得尽早做好准备。”
“没错,我也觉得周围有更恐怖更强的杀机在弥漫。”一袭红袍娇媚艳丽的红浮女皇此时也是一脸肃然,“这条通道太诡异了,我觉得还是尽早放弃原路返回的好。”
“夏至帝君,你怎么说?”九阳宫主看向一连平静的夏至。
“诸位要是觉得没有信心,返回也好。”夏至开口道,“我这次来没带什么宝物,就是损失也不过是一具分身罢了,我还要继续往内探索。就算现在实力不够,多探索些区域,以后实力强了也能再来。”
有着金霄老祖在,夏至早就做好准备,实在遇到无法抵挡的局面,就躲入金霄老祖的内世界中,靠他的湖心岛宾客身份逃离险境。
此时巴不得其他人离开,自己好继续往血火之门那里去。
九阳宫主默然,他们来冒险虽然不会带着全部身家宝物,可常用的界神兵等物还是带着的,真要是陨落了,也是一笔损失。
“帝君说的是。”摩雪国主见众人都不说话,此时突然笑道,“反正我摩雪纵横神界过百亿年,如今更是临近本尊神心溃散,这次来也是为了最后搏一搏,我也没什么好怕的,帝君想继续闯,我陪你就是。”
夏至微微点头,他能感受到摩雪国主身上的气息已经有几分腐朽的意味,知道这位古老的四重天界神确实接近本尊神心溃散的地步了。
“这夏至到现在还想往里闯,难道他真的有什么秘密宝藏图?”九阳宫主暗自思索。
一代代宇宙轮回,总有些特殊的遗迹会留下大破灭时代前的强者遗留,各处遗迹的宝藏图倒也有不少,只是有的价值极低,有的则价值极高。
对这位神界第一人的亲传弟子,又是打破各级界神修炼速度记录的超级妖孽。
九阳宫主不相信夏至会大费周章的来到这,就只是为碰运气而来。
至于什么不过是损失一具分身,这话糊弄别人还行,他是半点也不信的。
“死就死吧,不就一个分身么,帝君都不怕,我老龙也舍命相陪。”泽诺君王说道。
能从深渊那样混乱无序,充斥着无尽负面力量的地方崛起,他深知靠山背景的重要性。
对夏至这位现在就开辟自身之道,身后又站着神界第一人的超级妖孽,若是能和他在一同经历生死冒险能结下些情谊,就算是死个分身自己也赚了。
“那就继续前进。”九阳宫主终于下定决心,“枯树老母,让你的分身仔细探查下周围的岔道。红浮女皇你的‘万丈红尘’领域也催动到极致,若是情况危机,到时候我收你们进内世界。”
“好。”
“没问题。”
众人再次小心翼翼地继续朝通道深处前进。
……
就在众人沿着复杂的通道前进时,在离他们不远的山腹深处,一座并无岔道相连的巨大洞窟内。
“咔咔咔~~~”
一尊尊寒冰笼罩的雕塑,表层的寒冰砰然碎裂,露出其中的身影。
他们有的是人类模样,有的是飞禽、野兽模样,相同的则是每道身影都穿着黑甲,双眸赤红。
“四臂死了。”一条全身覆盖着厚实黑色鳞甲,犹如蛟龙般的巨大生物睁开双眸,眼中有着怒火升腾,“我们这一队,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彻底陨落的了。”
“我们这一区域很少有外来者进入,难道他们是冲血火之门来的?”一名身体两侧全是足脚,好似变大无数倍的多足蜈蚣般的黑甲生物闷声道。
“不管他们是冲什么来的。”一只飞在半空的黑甲小鸟嚷道,“杀了他们给四臂报仇。”
“嗯,他们就快遇到那个倒霉鬼了。等他们得到那里的好处,就算都死了估计以后也还会有人来我们区域。”一头身上披着黑甲的巨熊开口道,“我们准备围杀他们吧。”
“好。”
“围杀他们。”
这些黑甲生物纷纷叫嚣着,身体融入洞窟岩壁,渗透其中消失不见。
“呼!”“呼!”
通体漆黑的通道内,夏至、九阳宫主他们一行人在高速飞行。
摩雪国主自告奋勇的飞行在最前面,擅长冰寒秘术的他在这四处都是冰层覆盖的地方,实力更能增幅数成。
“那位夏至帝君和雪鹰关系极好,我得提醒他小心些九阳宫主。”摩雪国主边飞边想道,“那位想要开辟道路都快想疯了,真要是有什么机缘际遇,可绝对不会管你是什么身份。”
正想着,拐过一条岔道口,摩雪国主眼角余光看到洞窟后方阴暗处的冰层中似乎有道人影若隐若现。
“是战儡?”摩雪国主心底一惊,连忙仔细看去。
“没有甲铠?”他透过厚厚的冰层,发现是名穿着青袍的男子,背靠岩壁,完全被冰冻住了。
“是以前陨落的冒险者?”摩雪国主心中一动,目光更是落在青袍男子右手握着的剑上。
他迅速朝后看去,其他人此时还未来到岔道路口这里。
摩雪国主当即一挥手,界神力从指尖飞出,将青袍男子身体表面的冰层撕裂。
“果然死了。”摩雪国主的界神力碰触到青袍男子身体,略一感应更是确定,这具身体内空荡荡的,本尊神心都早已没了。
“大能者,绝对是大能者。”感应着这具尸体内强横的肌肉骨骼乃至脏腑,摩雪国主脸上浮现兴奋之色。
想要在湖心岛遗迹内得到机缘,尤其是真神器一般就是些强大的黑甲战儡使用地武器可能会是真神器,可那种级别的战儡实力超强,就算遇到,更大可能死的反而是自己。
最容易也最安全的就是找到像这样,不知是什么时代进入湖心岛,陨落在里面的冒险大能者。
摩雪国主将男子手中的长剑取下,许是太久未曾见光,那长剑剑身暗淡,气息似乎极为缥缈虚无。
试着将界神力涌入感应炼化,摩雪国主只觉手中的长剑突然迸发出无比惊人的杀意,一股极度凝练的毁灭杀意凭空出现在洞窟中,让他激动异常。
“真神器,还是一柄剑。”摩雪国主狂喜下,立即将长剑收入储物手环内。
“什么东西?”
一声惊呼从后方通道中传来,让摩雪国主脸色一变,随即化作一道流光朝前方飞去,转瞬间连续冲过几个岔道口,先是在洞窟深处。
狱龙皇最先赶到摩雪国主方才停留之处,看到倚靠在岩壁上的青袍男子尸身,面色铁青,对身后众人道,“摩雪国主刚才收起了一柄长剑,接着就遁逃了。”
“什么?”
“他怎么敢!”
九阳宫主落到那青袍男子尸身处,看到尸身手腕上还有一手环尚在,就取下来意识渗透感应其中的物品。
“这是位上一宇宙时代的尊者,成名武器乃是一真神器神剑。”九阳宫主怒道。
尤其是当他看到青袍男子右手还保持着虚握的样子,更是眼中煞气冲天,“摩雪,你得到真神器我们都为你高兴,你现在独自遁逃,难道以为就凭你自己能安全离开湖心岛?”
“哈哈,我不逃,难道还要将真神器献给你九阳宫主?”摩雪国主大笑道,“之前说好了,各自得到的机缘互不干涉,能不能逃出去是我的事,宫主你就不必操心了,这次探索我就不参加了,诸位小心。”
“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当我是什么?”九阳宫主低沉道,“摩雪,你现在回头,依旧听我的,我自然不会亏待你。就是真神器中的开辟境尊者的道我也愿意和你共享。”
“你若是真的独吞这柄真神器,我不会让你活着走出湖心岛,就是你的分身和摩雪国都要因此覆灭。”
“我摩雪在临近本尊神心溃散时终于得到真神器,就算机会只有万一也要拼一把。”摩雪国主笑道,“宫主你也不必威胁我,反正若是无法超脱,我早晚也是要死的人,没什么好怕的。”
夏至默默看着一切,透过因果感应到摩雪国主说话的功夫已是冲出很远,朝湖心岛内深处逃遁。
这就是未超脱的悲哀啊。
摩雪国主在机缘面前拼尽一切,就为有着万一可能会超脱不死。
若是自己未来不能成就主宰,始终无法从时光长河中超脱,也要等着在生命尽头再去拼搏一把吗?
一直觉得时间还多的是,并未对自己能否成就主宰超脱而心急的夏至,此时深受触动,
“我有着本尊在吞噬世界的修炼感悟,在此方宇宙轻易就达到如今境界,甚至拜在宇宙第一人门下,成为亲传弟子。”
“我修行很快,几乎可以说轻易地就一气呵成开辟时空破灭之道,师尊说这一宇宙时代还早得很,以我天赋成就主宰也极有希望。”
“不缺资源,不缺功法,可实际上这也让我的求道之心没有那么强烈了。”
“连来湖心岛遗迹闯荡都做好一切计划……将金霄带来也是为更好地达成目的。”
“现在的我,缺少了强烈的求道之心,所以就算境界已是开辟境了,还被困在天地境外这最后一步。”
“该拼的时候,我少了那股为求道,拼尽一切的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