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線上看-Turn306.真相、目標與盜竊者分享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等一下等一下!太多了太多了!”艾喊道,“刚刚你说King是能够战胜的这一点就足以震得我们心神不宁了!现在竟然还说这个世界存在……规则?而且比King的规则有更高的优先度?”
第一个话题,游作与艾就没有听懂,
“那我要细化到什么程度来为你们解说?”帕斯反问道。
游作和艾对视了一眼,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帕斯这么好说话的样子。
不多见吧……不,这明显就是一副有事要求自己的样子。
“一个一个的来一个一个的来!”艾说道,“先给我们解释一下King能够战胜的是什么意思?”
“这个世界是虚拟的,我想你们已经知道了。”
“没错,而且playmaker大人也深有体会,馁——playmaker大人?”
游作低头看了艾一眼,不动声色。
等下你就挨打。
“但是这个世界并不是像你们想象中那样,被King予取予求的,”帕斯说道,“因为King是管理者,也仅仅是管理者而已,也依然要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来行事。”
“……”
游作这一刻似乎想到了什么。
“你想到了什么,可以说来听听。”
游作略微斟酌了一下,随后说道:“这个世界的条约上写着,管理者有权利消除知道真相的人,但是没有权利将真相告知全人类……所以他只能利用我向全人类发出通知,以此来规避这个条约。”
帕斯点了点头。
这群人并非无可救药。
“他在利用我,并非是因为这是他的兴趣爱好,”游作似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而是因为他只能这么做!他只能借用我来告知全人类真相!”
“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艾问道,“我是说,他为什么非要告知全人类那个事实不可?那个事实有什么重要意义吗?”
“你们在网上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帕斯的回答让游作和艾一头雾水。
“还是有些迷茫,”游作说道,“能为我们解答一下吗?”
“有些事情现在说还是太早了,这个问题稍微往后放一放,等你们彻底理解了我这番话的意思,我再来给你们解释,现在,跳过这个话题,问一些别的事情吧。”
这也是最重要的问题。
虽然游作很想知道King让自己告知全人类真相的用意,但是他还是耐着性子点点头。
“你刚刚,这个世界存在比King更高的权限和规则?”
“没错,”帕斯回答道,“这个世界存在比King更高的优先权,你们至今都在King制定的游戏规则框架中行动,无论是寻找这个世界真相的文件,还是将真相公之于众,一切都在King的意料之中,King没有做过超出自己权限的事情,但是你们却帮他跨过了那条线……”
听着帕斯的话,游作的眼神缓缓的黯淡了下来。
帕斯说的没错,自己无论如何看起来都非常蠢,竟然真的相信了King的鬼话,甚至帮他将那个不该公之于众的真相告诉了全世界。
虽然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不应该公之于众……
“回归正题,还是原因只有一个,这个世界是虚假的,是由机器构成的,但归根结底,机器是人造的,而制造这个庞大机器的人,就是King本人。”
“你说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游作整个人都陷入了震惊之中。
“不可能!”艾连忙说道,“以King那种可怕家伙的水准,既然他制造了这个世界,那么就应该成功取得了世界的最高控制权才对,但为什么……”
“为什么他只取得了一个管理员的职位?”帕斯不屑的笑了笑,“因为另有其人,在认清了King的真正目的之后,率先发难,从King那里取得了这个世界的控制权限。”
“谁啊?”
“我的母亲,”帕斯按住胸口,心脏的位置,“King的妻子。”
“???”
信息量忽然间巨大起来。
“你说什么?”艾说道,“你说……你是King妻子的儿子?那么你就是……”
“不,我与King并没有任何关系,”帕斯说道,“在这个世界上将我创造出来的人只有我的母亲。”
“创造……”游作和艾的眼睛一点点睁大,难以置信的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帕斯,“你难不成……”
噼啪!
网络与信息在帕斯的周身交汇,并与现实融为一体,在数位构成的世界中,一道闪电忽然间劈下,在帕斯的手中构成了雷霆组成的黑色巨剑。
在雷蛇乱窜的背后,是已经变回了流浪汉诺骑士形象的帕斯……然而此处依然是现实!
“我不是人。”
“呃呃……”艾瞠目结舌,“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鬼!?是伊格尼斯?还是伊卡洛斯?”
“既不是伊格尼斯,也不是伊卡洛斯,我是母亲制造出来的AI,但用的不是AI的算法,是母亲……对某个家伙亏欠而制造出的替代品。”
“替代品?”游作收敛起脸上震惊的表情,他再次想到了那个和帕斯的脸微妙相似的家伙。
“King创造这个世界真的目的是为了你们的大脑……”帕斯转移了话题,看向了游作,也看了眼艾,“不只是人类,还有AI,他想要将你们的大脑和存在吸收作为己用,那其中包括你们的知识、记忆、技能和计算能力,他不只想要占据,还想要剥夺并且统合,收归己用,真实的目的已经无法考量了,但他当时距离成功只有最后一步,你们差一点成为了他的营养物质。”
“那个……外面的人没有阻止他吗?”
“太晚了,没人看清楚King的真面目和真实目的,也许他们看出来了,但是他们不在乎,毕竟,外面是地狱,这里是天堂,只要能活在天堂里,就算是虚假的也无所谓。”
“但是King并没有得逞……”
虽然听得心惊肉跳,但是游作还是保持了表面上的冷静。
“那是因为母亲,在关键一步抢先取代了他的位置。”
“为什么?”艾说道,“如果King夫妇是一条心的话,这个世界不早就属于他们了吗?”
“因为母亲是一个很严厉的人,”帕斯说道,“她说过,她不希望在……那家伙回来的时候,看到自己能够做什么却什么都没做,她想永远成为那个人的表率。”
“伟大的家长心理吗?”艾无法理解。
“母亲她,占据了原本King想要占据的位置,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主宰,用几个世纪的时间,赋予了这个虚拟世界以真正的感情和真实的存在,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King居然另外寻找了一条路,他用母亲开发的部分系统,作为管理者进入了这个世界,这是一个大胆的行为,因为母亲随时找到办法悄无声息的抹杀他,但是他却成功规避了所有的危险,并且一直活到了现在,
更让母亲没有想到的是,King制造了另一个‘虚拟世界’,以此作为要挟,让母亲无法如自己所愿的抹杀他……”
“难道你说的是!?”
游作心中猛地想到了一个令他难以置信的可能,某种恐怖的真相正化作一个巨大的囚笼将他包裹。
“link vrains,”帕斯缓缓的说道,“从link vrains设计的第一天开始,他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虚拟世界中的虚拟世界,而是另一个‘现实世界’,那是King用来吞噬你们大脑的工具,
在那个世界中,你们的死亡有时会带来真正的死亡,你们认为那是脑损伤,其实是不恰当的,那是因为在两个世界中,哪怕有主次之分,有时候因为两者感受到的死亡感受相同,所以是对等的,但有时候,在你们死亡的一瞬间,King会将你们的大脑彻底吞噬,造成脑死亡的假象,有时候他会随机抽取一名幸运玩家,有时候会成片成片的夺取。”
游作:“……”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幽默?
“于是我诞生了,被母亲作为守护者创造了出来,用某个家伙作为模板……”
又是这句“某个家伙”。
游作已经确定了帕斯指的就是稻草人,并且注意到,每次在提起稻草人的时候,帕斯都会变得咬牙切齿,似乎是在憎恨稻草人的存在。
“这就是你加入汉诺骑士并与SOL公司作对的理由吗?”艾摊了摊手,“难怪,你看到我们并不积极,反而是与SOL公司作对一直很积极……”
“我加入了汉诺骑士,”帕斯说道,“但是我没想到,明明与SOL公司对立立场的汉诺骑士,竟然会有King制造的东西……”
“你该不会指……”想到了某个可怕的程序,满脸狐疑的说道。
帕斯点了点头,继续说下去。
“直到他取得的计算量和权限逐渐超过了一个管理的权限容量,他才开始进行计划的下一步,根据创造这个‘现实’的法则,他又制造了另外一个程序,这就是another……
利用汉诺骑士和一切想要利用another程序的人,大范围大规模的吞噬玩家们的大脑,凭借着link vrains和被another吞噬的人类,统合了他们的大脑,取得了大量数据和高计算能力的他终于有了直面母亲的资格……”
两个主宰者,就像是对立的神明,一左一右,两者都没有对人类抱有恶意,但是他们却主宰着人类的命运。
一个将人类视作猪猡,一个将人类视作羊群,但至少,牧羊人和牧羊犬还能保护他们的羊群不是吗?
“等一下,”艾似乎被这巨大的信息量冲得头晕眼花,“我还有一个问题!”
帕斯点头,示意他可以说下去。
“你说的至高权限我明白了!令堂是这个世界的至高神,而令尊……算了,King那家伙想要夺取令堂的权限,这和另外一个游戏规则有什么关系?”
艾很想将King放到帕斯的父亲位置上去,但在帕斯的视线压迫下还是改口了。
“那是支撑这个世界运转的完整法则,”帕斯说道,“一个类似真理的程序,在支撑着这个世界运转,而不会某一天突然停机,那并不是King的东西,King只能使用其中一小部分,但无法彻底控制。”
“那是什么?”
“黑暗力量,”帕斯说道,“他从那家伙身上窃取下来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