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言情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愛下-第九百零九章 意識備份閲讀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天降我才必有用
白云生的八道分身尚未靠近何东来,刚刚被何东来弃去的冰剑就凌空飞起,剑光闪烁,在无人操纵的状况下从八道分身劈斩而过,砍瓜切菜般将八颗白发苍苍的头颅一一斩首,倏然分身幻象全部消失,其中并没有白云生的真身在内。
无视白云生进攻的何东来,第二拳又已经落在地面上,地面已经被他砸出一个深深的凹坑,龙鳞刀被他强行夺了过来,在他的心目中潜入地下的张弛要比白云生更难对付。
白色的水汽从凹坑中地面的裂缝中喷射出来,整个地下空间雾气缭绕,可见度随之降低。
何东来抓住龙鳞刀的刀刃,红亮的龙鳞刀渐渐黯淡下去,他将龙鳞刀远远扔了出去,准备再出第三拳的时候,一双手从地底探出,扣住何东来的双足,硬生生将他拖了下去,何东来因这强有力的拖拽双足陷落到地面之下。
此时地面震动起来,一只体型硕大的白狐出现在何东来的对面,白云生终于等到了机会,趁着何东来行动不便,他要以本相发动致命一击。
白狐拥有着和何东来同样的血红双目,四目相对,彼此的眼中仿佛都要流出血一样。白狐的眼中充满仇恨,何东来的眼睛冷漠木然。
白狐向何东来冲去,何东来双足被困,只能挥动右拳向白狐的头颅击去。
白狐腾空跃起,身后九道白色的长影后发先至,缠住了何东来。
何东来双手各自抓住一条长尾,双臂用力,硬生生将两条长尾扯断,剩下的长尾仍然束缚着他的身体,将他不断拉近,双方接近的瞬间,白狐的躯体倏然膨胀数十倍,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何东来吞入口中,何东来的身体脱离了地面,双足从陷落的地底脱困。
白狐试图将何东来拦腰咬成两段,可是它仍然低估了何东来这一身坚韧的躯体,满口的獠牙差点没被硌掉,既然无法达成目的,只能将何东来的整个身躯囫囵吞下。
本以为大仇得报,小腹却是一凉,白狐忽然发出一声哀鸣,一把冰剑从内向外刺穿了它的腹部。
龟裂的地面一道身影破土而出,却是刚刚利用避尘珠潜入地面的张弛,张弛腾空跃起,右手一身,龙鳞刀被强大的吸引力牵引,飞回到他的手中。
黯淡的龙鳞刀在他手中迅速发红发亮,刀身之上燃烧着熊熊烈焰,张弛一刀向白狐的腹部刺去,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白狐的腹部被冰剑从上到下划开一个血口,浑身是血的何东来破腹而出,冰剑和龙鳞刀在虚空中撞击在一起,激起的气浪将白狐的身体甩向墙面,然后又落在了地上。
白狐在落地之后一个翻滚又变成了人形,白云生捂着流血的腹部,惨然笑道:“你永远别想逃出去……”他摁下手中的遥控。
爆炸来自于四面八方,剧烈的震动过后,从地缝中用处大量滚热的泉水,温泉山庄并非虚有其名,这地下拥有着大量丰富的温泉水,温泉的最高温度可达九十度以上。
温泉山庄的结构特殊,建筑在山坳之中,整个建筑如同一个倒扣的海碗,白云生引爆山庄,摧毁了排水结构,温泉倒灌进入山庄,短时间内近乎滚开的温泉水已经充满了整个的地下空间,被困在其中的几人如同被闷煮在一口封闭的大锅内。
爆炸发生的时候,楚文熙带着林黛雨已经离开了山庄,站在高处,俯视爆炸发生的方向,流露出迷惘的目光,月光映照在她的双目上隐然泛出些许的泪光。
趴伏在她后背的林黛雨微微睁开了眼睛,她悄悄抬起右手,准备发动袭击的时候,颈部却被楚文熙捏住,一个反背,将林黛雨重重摔落在地上,楚文熙深邃的双目盯住林黛雨的眼睛,轻声叹了口气道:“到底是林朝龙的女儿,为了报仇不惜服用药物改变自己的身体,以为你很厉害吗?你根本不了解这个世界是如何可怕!”
林黛雨被她扼住咽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望着眼前占据母亲身体的楚文熙,她意识到可怕的不是世界而是人心。
楚文熙道:“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既然你这么喜欢张弛,那你还是留下来陪他好了。”左手的手指缓缓凑近林黛雨的心口,突然一道蓝色的光芒穿透了林黛雨青春美好的胸膛。
林黛雨的娇躯颤抖了一下,软绵绵倒在了地上。
楚文熙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望着渐渐没入水中的温泉山庄,轻声道:“我对不起你们。”
张弛和何东来已经处于温泉水的包围之中,温泉山庄地下特殊的结构让这里很快就充满了炽热的温泉水,擅长控制冰雪利用低温的何东来此时的能力大打折扣,而张弛在这样的环境中却如鱼得水。
白云生设计温泉山庄的初衷并非是用来对付何东来,没想到误打误撞还是起到了克制何东来的作用。
水中的张弛挥舞龙鳞刀再次向何东来发动进攻。
何东来利用冰剑迎击,这次没有挡住张弛的进攻,冰剑从中折断。张弛奋起全力挥刀向何东来砍去,何东来抓住他的手腕,近距离和他缠斗在一起。
涌动的温泉水给张弛源源不断地补充着热量,张弛挣脱开何东来的束缚,可何东来马上又冲上来将他抱住,两人的身体在水中翻腾着。
何东来明显感受到张弛越来越强大的力量,他就要掌控不住,忽然他张嘴一口咬在张弛的脖子上,张弛这次没有躲开,有种体内血液瞬间被抽空的感觉,心中暗叫不妙。
可何东来却在此时突然停止了吸血的动作,望着张弛的面孔似乎想起来了什么,这血液的味道如此熟悉,如此亲切,一直温暖了他冰冷的内心。何东来血红的双目闪动了一下,他居然放开了张弛,嘴唇动了一下,仿佛想说什么。
一道白光从何东来的身后飞出,席卷住他的身体,这是一条宛如蟒蛇的长尾,长尾将何东来的身体层层缠绕,越勒越紧。
白云生没有死,还没有来及为儿子复仇他又怎能瞑目,就算无法杀死何东来也要将这里毁掉,抱着他们所有人一起同归于尽。
白云生利用长尾和何东来紧紧缠绕在一起。
张弛听到白云生以意念传来的信息。
“出手杀了他!”
张弛举起龙鳞刀,在水中如同一条火龙般向两人冲了过去,刀锋瞄准了何东来的胸膛,他不得不这样做,即便对面是他的父亲。
何东来虎目圆睁,白云生犹如跗骨之蛆紧紧缠住了他的身体,面对刺向自己胸膛的龙鳞刀,何东来奋起全力,强大的灵能以他的身体为中心向周围辐射,将白云生的长尾震得寸寸断裂。
白云生骨骼碎裂多处,可是他仍然死死抱住何东来。
尽管如此,何东来的右手还是得到了自由,一把抓住了龙鳞刀,燃烧的刀锋被他死死攥在手心,被他握住的部分刀焰迅速熄灭降温结冰。
龙鳞刀一半仍然在燃烧着熊熊刀焰,另外一半被何东来握住的部分却已经被冰封住。
冷热不同的两股能量同时作用在龙鳞刀之上,龙鳞刀在两股强大能量的对抗中逐渐弯曲。
白云生依然不肯放弃,紧紧抱着何东来,白森森的骨刺突破他的皮肤刺向何东来,试图穿透何东来的身躯。
何东来虎躯一震,右臂猛然发力,张弛也在同时发力,龙鳞刀竟然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从中折断。
张弛手中的半截龙鳞刀射了出去,燃烧的龙鳞刀射中何东来的左胸。
何东来手中的半截刀锋也弹射出去,刀尖深深贯入张弛的左肩。
张弛的鲜血在水中如黑色烟雾一般弥散。
何东来震碎了白云生纵横生长的骨刺,化解了他最后的攻击,拔出那把扔在燃烧的龙鳞刀,扑向张弛。张弛一把将插在肩头的半截龙鳞刀拔了出来,向何东来迎去。
炽热的温泉水突然变冷,张弛只前进了一半,就被何东来利用灵能封冻在水中。
何东来宛如魔神再世,扬起拳头向被冰封的张弛扑去,这一拳要将他轰杀成渣。
轰!
火光乍现,一个直径约有三米的巨大火球出现在张弛的身体周围,这火球破除了冰封,炸裂开来,成为漫天流火,带着滚热的水流朝何东来反扑而去。
何东来前冲的势头丝毫没有放缓,穿越那道滚烫的水流,突破流火,出现在张弛的面前。
两人的拳头在水中撞击在一起,冲撞引起暗潮涌动。
这次的对决不分伯仲,张弛肩头的伤口已经在短时间内迅速恢复了。
双拳冲撞的刹那,何东来感觉到自己的腰部一紧,胸口一阵刺痛,低头望去,却见一只手爪死死抓住了他的伤口,白云生以身体作为武器形成的骨刺虽然无法穿透何东来的肌肤,但是刚才张弛利用龙鳞刀刺中了何东来的胸口。
白云生此时已经化成了白狐,九条长尾被何东来断去其八,仅剩的这条长尾宛如长蛇一般缠住了何东来的身体,绕过他的腰间探入他前胸的伤口,老狐狸的长尾在何东来的腹部膨胀开来,一根根尾毛犹如钢针般深入了他的肺腑,
来自手爪的骨刺也深深从何东来的伤口中刺入,深入肺腑和何东来的肉体密不可分。
何东来反手抓住背后老狐狸的头颅,用力一捏将老狐狸的头颅捏得粉碎。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天降我才必有用 愛下-第九百零九章 意識備份閲讀
张弛手握燃烧的龙鳞刀残片刺向何东来的咽喉,熊熊的刀焰照亮了何东来的双目,此时的何东来双目中血色褪去,冷漠变成了一种平和。
眼看就要得手的张弛这一刀竟然无法刺下去,因为他从这双眼睛中看到了熟悉的温情,张弛知道何东来在这一刻竟神奇地找回了本来的意识。
何东来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挥动了一下,两人周围的水流随着他手臂的挥动向周围退避,在他和张弛的周围暂时形成了一个无水的空间。
何东来望着燃烧的刀片惨然一笑,低声道:“动手吧……”
张弛抿了抿嘴唇,眼圈已经变得通红:“爸……您……”
何东来道:“回来真好……”他说完,扬起右掌狠狠拍击在老狐狸已经和他融为一体的手爪之上,骨刺深深刺入他的心脏。
张弛忍住眼泪,伸出手去,弹射出一颗火球,火球遇到何东来的身体轰地燃烧了起来。
刚刚退避的水流迅速填塞了这无水的空间。
何东来的身躯全都燃烧了起来,仍然紧紧趴在他背上的白云生也随之燃烧了起来。
燃烧的身体随着水流缓缓上浮,仿佛划过天际的流星。
张弛强忍心中的悲伤向水底游去,虽然白云生炸毁了温泉山庄,但是他仍然可以利用避尘珠从水底离开这里,他没有回头,刚才的画面永久定格在他的脑海中,成为他记忆中永远不灭的恒星。
雪在下,张弛破雪而出,已经身在山庄的外面,温泉山庄的建筑全都被浸泡在水底,那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潭,热气腾腾,和周围的雪野相互辉映犹如仙境,如果不是身临其境谁又能够想象到刚才的那场惨烈战斗。
张弛深吸了一口气,将断裂的龙鳞刀放入背包中,内心被悲伤占据,想起被楚文熙带走的林黛雨,心中又多出了几分惶恐,他必须要尽快找到楚文熙,从她的手中救下林黛雨。
楚文熙不是黄春晓,她不会将林黛雨当成女儿看待,一个连丈夫和儿子都可以舍弃的人,又怎么可能容忍一个一心想找她报仇的女孩存在。
张弛心中不祥的预感很快就得到了验证,他在此前露营的地方发现了林黛雨。
林黛雨静静躺在雪地之上,飞雪已经将她的身躯掩埋了大半,苍白的俏脸如同腊梅般俏丽,可是却已经失去了生命的神采。
张弛将林黛雨从雪中抱起,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张弛紧紧抱着林黛雨,贴紧她冰冷的俏脸,鼻子一酸,两行热泪涌出了眼眶。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在林黛雨的身上摸索了一下找到了她的手机,可是手机上却没有一丁点的信号,他抱起林黛雨以惊人的速度向山下狂奔而去。
秦子虚睁开双目,如梦初醒般长舒了一口气,束缚在他身体周围的合金枷锁逐一解开,他摇晃了一下脖子,端起桌上业已冷却的咖啡喝了一口,然后又吐了出来,这并不符合他的口味。
双目落在屏幕上,敲击了一下回车,屏幕上开始出现了倒计时的符号,一个小时后,数据库中的所有资料就会被清除。
楚沧海在外面等了一个小时方才见到秦子虚出来,秦子虚的精神比他想象中要好得多,他向楚沧海笑了笑径直向他走了过去:“来很久了?”
楚沧海微笑道:“茶还是咖啡?”
秦子虚道:“和你一样。”
楚沧海给他倒了杯纯净水递了过去:“和我一样就人生就索然无味了。”
秦子虚讳莫如深地笑了起来。
楚沧海道:“顺利吗?”
秦子虚点了点头:“五七的时候我跟你一起去墓园。”
楚沧海喝了口水:“安崇光已经率领神密局的精锐去了北辰,张弛的定位系统好像有些不对头。”
秦子虚闻言一怔,他去拿了平板,潜入者的定位还是他提供给神密局方面的。
楚沧海的心情轻松了不少,比起张清风岳先生更加可怕,从现在开始,他们可以专心对付张清风了。
秦子虚道:“我已经切断了这里的网络。”
楚沧海环视这间研究中心,低声道:“看来这座研究中心已经完成了她的使命,没有备份了?”
秦子虚摇了摇头。
楚沧海端起水杯跟他碰了碰,默默的祝贺吧,虽然胜利的艰难,可毕竟他们赢了。
秦子虚放下水杯单手操作着定位系统,试图锁定当初那名潜入者的位置,还没有完成,看到外面有七辆汽车鱼贯而入。
这些汽车是强闯进来的,保安向他报告非法闯入的时候已经既成事实。
楚沧海却已经认出那些是来自于神密局的车辆。
他们走了出去,看到屈阳明率领全副武装的特工从车内出来。
两人对望了一眼,心中升起不祥之念。
楚沧海迎了上去,笑道:“屈院,您这是什么意思?全副武装,兴师动众啊!”
屈阳明面无表情道:“楚先生这件事与你无关。”他来到秦子虚面前,亮出了一张拘捕令:“秦子虚,你涉嫌窃取最高机密,这是你的拘捕令。”
秦子虚出奇的冷静,他微笑道:“有证据吗?”
“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楚沧海道:“安局知道吗?”
屈阳明道:“在我出发这里之前他已经不是局长了。”
楚沧海内心一沉,此时方才意识到整个神密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动,只是在此之前他们毫无觉察,究竟是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安崇光应该在前往北辰的途中,目前他还不知道。
楚沧海摸了摸手机,屈阳明看穿了他的意图,提醒道:“楚先生最好不要介入我们的内部事情,你现在也联系不上安崇光。”
秦子虚向楚沧海道:“楚总,你放心吧,清者自清,我没什么好怕的。”
他伸出双手讥讽道:“要不要给我戴上手铐?”
屈阳明点了点头道:“当然需要。”
两名神密局特工走过来给秦子虚戴上了手铐,将他押上车。
屈阳明挥了挥手,示意特工小组进入实验中心展开搜索。
楚沧海心中暗忖,这次的行动一定是蓄谋已久。
秦子虚上车之前又向楚沧海道:“楚总,放心吧,不会有事。”
楚沧海明白他是通过这样的喊话向自己暗示什么,可是他又怎能放心的下,变天了,绝不是突然改变,这件事应当是早有预谋。
屈阳明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向楚沧海道:“楚总还是赶紧走吧。”
楚沧海愣了一下,听出了屈阳明的一语双关,看到屈阳明的表情充满了矛盾和无奈,他明白了,连屈阳明也搞不清目前的局势,的确应该走了,如果他们兄弟两人全都被抓,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只会变得越发被动。
秦子虚在一天内二度来到了神密局,只不过这次他已经没有了上次的礼遇,一上车就被戴上了黑色的头罩。
他在黑暗中计算着时间,这次路上的时间比起上次要短一些,证明他去得不是同一个地方。
被人带下车经过十多分钟的步行路程,通过起伏的阶梯和电梯失重的感觉,秦子虚判断出自己被带到了地下。
头罩被人取下,秦子虚眯起双目,好一会儿方才适应了这强烈的光线,然后他看清了坐在自己对面的人。
谢忠军得意洋洋地点燃了一支雪茄,用力抽了口烟,吐出一团烟雾道:“秦子虚。”
秦子虚道:“谢忠军?”
谢忠军啧啧有声道:“你现在应该尊称我一声谢局长。”他刚刚担任了神秘局局长。
秦子虚道:“谢局长?哈哈,你自封的?”
谢忠军道:“众望所归!”他站起身来,双手撑着桌面,小眼睛俯视着秦子虚道:“你利用进入神密局的机会,窃取最高机密,破坏神密局秘密资料库,知不知道这些都是重罪?”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秦子虚一脸的不屑。
谢忠军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秦子虚,你老老实实交代,你是怎么和安崇光里应外合,密谋窃取最高机密的?”
秦子虚微笑道:“你往我身上栽赃还不够,还准备把安局给拉进来?谢忠军,你怎么就这么坏?”
谢忠军道:“再坏也比不上你,你的真名叫秦君直吧?我们盯上你可不止一天了。非法进行违禁手术,破坏社会道德,破坏人类底线,非法进行人体试验,你知不知道这叫什么?这叫反人类罪!”
秦子虚道:“我记得你是个逃犯啊,一个逃犯有什么资格坐在这个位子上?”
谢忠军道:“组织上已经帮我昭雪了,是安崇光捏造罪名诬陷我,我是清白的,我是禁得住考验的好同志。”
秦子虚道:“你可真够无耻的,你说我窃取最高机密,证据呢?”
谢忠军粗短的手指指点着秦子虚道:“跟你老子一样,真是又臭又硬,秦子虚,你当年曾经是韩大川研究团队的主要成员之一,辅助韩大川完成了生命场的部分程式,当时你就在程式中留下了后门,为你以后窃取最高机密做准备。”
秦子虚道:“我有什么目的啊?我窃取你们所谓的最高机密有什么用处?”
谢忠军道:“那得问你自己,秦子虚,我不怕告诉你,就我们目前掌握你的这些罪证,足够你把牢底坐穿,如果你执迷不悟,以后后悔都晚了,我给你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只要你跟我们老老实实配合,那么我可以为你说情,对你从轻处罚。”
秦子虚反问道:“配合什么?配合你诬陷安崇光对不对?”
谢忠军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更何况你本来就应该站在正义的一方。”
秦子虚道:“神密局你说了不算吧,不如你让岳先生给我说,如果她向我做出保证,我倒是可以考虑你的提议。”
谢忠军指着秦子虚道:“就凭你……”
此时一个声音响起:“让他进来。”
谢忠军愣了一下,秦子虚却如同五雷轰顶,这声音分明就来自于岳先生。怎么可能?他明明和父亲联手将岳先生困在了系统中,随着倒计时的结束,系统会将两人同时毁灭,难道自己困住得只是父亲?又或是岳先生成功突破了围困,不可能!只有这一具身体,即便是岳先生能够脱离系统,缺乏肉体的媒介,她是如何将意识的数据重新带回神密局?
备份?莫非她的意识也有备份?
谢忠军离开了房间,关上房门,室内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秦子虚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紧张吧?”黑暗中传来岳先生的声音。
秦子虚道:“你是谁?”
前方光芒亮起,黑暗中出现了一个悬浮在空中的半透明影像,这身影已经不再是此前的小女孩,而是一个成熟的女人。
她平静注视着秦子虚:“秦教授,我们又见面了。”
秦子虚呆呆望着她,颤声道:“你……你不是岳先生……你……你……你是……楚……楚……”
楚文熙轻声笑了起来:“你不用害怕,你是我的恩人,如果没有你,又怎会有我的今天?”
秦子虚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可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可能啊!”
“这世界上有很多解释不清的事情,当年是你帮助林朝龙将我的意识保留了下来,在脑科领域林朝龙虽然远远不如你,可他的这个创意却给了你启发。你利用他的赞助才得以在脑域科学中取得今日的研究和进展。”
秦子虚点了点头道:“他对你的确是情根深种。”
楚文熙道:“你在帮助他破译我大脑的同时悄悄进行了拷贝,背着林朝龙进行了秘密研究。”
秦子虚没有否认,他在回忆自己过去究竟在什么地方出现了纰漏。
楚文熙道:“你曾经有幸成为韩大川的助手,但是始终没有接触到生命场系统的核心,林朝龙付出高昂的代价才从韩大川那里拿到了一套脑壳医疗系统,你也算是天纵奇才,竟然可以从这套系统中举一反三,破解了生命场的秘密。”
秦子虚道:“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多少真正的秘密。”
楚文熙道:“你虽然厉害,却忽略了一件事,你的脑域研究是建立在我大脑信息的基础之上的,无论你研究的如何深入,无论你研发出了如何高明的系统都免不了被打上我的印记。”
秦子虚道:“可是,你……你是如何取代岳先生的?”
楚文熙笑道:“还是多亏了你啊,你准备了两套方案,第一方案是利用你编写的程式在神密局清除岳先生,如果不成功,你还有第二套方案。”
秦子虚道:“你……你利用我的程式鸠占鹊巢?”
楚文熙道:“是不是很失落?你居然没有发现我的痕迹,你当初将记忆数据化的同时就应该想到可能导致的结局,编码被打乱之后重新排列,连你也认不出它本来的样子,等到时机来临,编码组合成自己想要的顺序,重新形成完整的意识体,你的研究成果其实不仅仅属于你自己。”
秦子虚道:“所以岳先生被清除了,你却利用这样的机会取代了她的位子。”他的内心不寒而栗。
楚文熙道:“本来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容易,还得感谢你,是你给我创造了这么好的机会。”
秦子虚道:“就是这样感谢我的吗?”
楚文熙道:“你难道没有意识到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副本?和你一样的副本?”
秦子虚皱了皱眉头,这句话让他想起当初偷偷拷贝楚文熙意识数据的经历,不过后来他在完成研究之后已经将备份销毁,眼前的一切证明楚文熙的意识备份从来没有被真正销毁过。
“副本无论如何强大终究还是副本,是要被主体意识指挥的,我的主体意识能够感知到我的存在并指挥我,我的意识虽然判断你为我的恩人,但是我的主体意识却将你定性为仇人的儿子,你明白吗?”
秦子虚道:“告诉我那么多的秘密,证明你要杀我灭口对不对?”
楚文熙摇了摇头:“杀一个人并不是复仇最好的办法,如果你父亲的在天之灵知道,他的儿子自相残杀,他是不是会更加的痛苦?”
秦子虚道:“你真正的仇人是张清风,而不是我们秦家。”
楚文熙微笑道:“报仇只是对过去的一个交代,并不重要,但是不可或缺,秦君直,你是一个背叛者,你会背负骂名可耻地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