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靈契之主 起點-第八百六十六章 三人行讀書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大荒外,一开始找到语尚言的夏萧和阿烛遭到她疯狂的反扑,她最厌恶的便是被束缚,之前都已逃出封印,却又被阿烛用主神之力封锁在碎石内。这样的压制令她极为恼火,短暂的发怒后,已能做到心平气和的与夏萧二人对话,可后者一句话,令其头顶的火焰又窜了起来。
“你说我在浪费时间,你们这段时间去了哪?两个月时间,是你们浪费还是被我浪费?怎么,你们爹妈就是这么教训你们和前辈说话的?你们所花的两个月时间,能有我之前那两分钟短?我原本以为自己即便离开大荒,也能建功立业,也算认了命,现在看来,不如杀了我,自己去摸索繁星宇宙!”
语尚言看一眼大荒,眼中闪过几丝狠色。
“星空不会因为缺少一颗星而黯淡,但你们将成为无家可归之人,和我一样做个流浪漂泊之人!来吧,给我个痛快的!我已下定决心,不与你们这些无能小辈合作,都自生自灭吧!”
说罢,语尚言双臂张开,令夏萧和阿烛对视时极为尴尬,为自己之前的话语愧疚,可面对语尚言,夏萧又不像低下头求她。他和语尚言的恩怨,也可归于三万年前,她一句远道而来者的谎言,就是为了给自己留个后手。
想到那,夏萧突然觉得自己会来大荒,估计早已被她料想,而不是她令自己来的。可夏萧对自己为何能来并不感兴趣,起码暂时并不想知道,只是犹豫是否要低头。在其犹豫时,阿烛已微微弯腰,满含歉意道:
“之前是我们不对,我也确实没爹没妈,在这给你道歉了,希望你带我们一同去六级世界,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令荒殿繁荣。”
荒殿?
这是她给自己即将建立的势力所起的名字?当真幼稚!
语尚言因此冷哼一声,看向夏萧时满是蔑视和瞧不起。
“你不会说话了?之前不是很嚣张吗?还是说你就只能躲在女人身后?”
夏萧与其对视许久,平静的像个怪物,但涉及夏萧,阿烛便不淡定。她体内有血色的深色光芒在涌动,这些力量,足以帮她消灭眼前的语尚言,甚至令其下意识的催动体内魔气。可夏萧最终上前,一手握住阿烛的手腕,令其住手。
阿烛一向护着夏萧,就像他宠溺自己一样,因此语尚言侮辱他,她肯定不会罢手。但看夏萧,此时似有话要讲。即便使用主神之力时,阿烛的心智会被影响,会想杀戮且有暴走的可能,但夏萧一个小动作,足以令其平静。
波涛汹涌的大海会在几个瞬间平静下来,夏萧的脸色却如冰原,看向眼前语尚言时,毫不客气的说:
“无论你怎么说都没用,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跟我们走,二是死在此处。”
语尚言正要反驳,却被夏萧制止,他补充道:
引人入胜的小說 靈契之主 玄機夢境-第八百六十六章 三人行讀書
“之前的确是我的过失,我向你道歉。”
夏萧不至于这点心胸都没有,便正正端端的鞠了一躬,而后再次开口:
“话若覆水,一旦说出便难收回,可现在,就看你怎么选择。”
夏萧已很给面子,他这个人向来固执,不可能低声下气的再道歉。可语尚言依旧冷着张脸,明知自己没有选择,但还是故作执着。她好不容易活下来,莫非真的甘愿死在此处?当然不!她想活,活到自己有权利主导以上世界的那一天。
作为大荒的存在,她也有自己的野心,虽说不至于到六级之上的世界那么遥远,也没有到神界那么飘渺。在六级世界创立一方势力,再回辉煌是她被封印在月上的美梦,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自然不可能止步于此。
见夏萧和阿烛的炯炯目光,语尚言心中满是不甘。她活了三万年,三万年来遇见过无数事,但没想到却会面临这等难题。最终,无法的她只是道一句。
“走吧!”
夏萧和阿烛跟在她身后,前往以上世界。此行就这般开始,但究竟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到?夏萧问语尚言,后者道:
“以大荒的时间判断,五天吧!”
这个时间比夏萧想得要长,可看宇宙,多么的无边无际。即便如此,夏萧和阿烛也开始这场漫长之旅。行了大概数个时辰,身后的大荒已远去,成了一颗蔚蓝的星,令夏萧极为眼熟,但又知道并非同一个世界。
夏萧和阿烛知道时间宝贵,因此一直前行,没有喊累,更没有停下过一次。他们时不时受到经过世界的吸引,但皆将其摆脱,没有耽误行程。这一走,是遇无数星球,更是见着无数漂浮于太空的尘埃。
優秀玄幻小說 《靈契之主》-第八百六十六章 三人行推薦
为了防止那些东西进入体内,也为了安全起见,夏萧三人将自身力量释放在外,宛如三颗绚丽的流星,在宇宙中拖出长尾划过。可在大荒中看时,觉得流星很快,此时他们比肩流星,甚至比几颗高速运动的陨石还快,却没到达六级世界。
因为不知目的究竟在何方,夏萧怀疑过语尚言,但没有问出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若始终挑战,怎么都会厌烦且走上绝路。事实证明夏萧是对的,他知道语尚言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了解宇宙,她甚至不知大荒旁边的几颗星球里为何没有生命。
茫茫宇宙中,夏萧只识这条路,沿途的星云很是梦幻好看,但他们只是匆匆一眼,便看向其前。
“六级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夏萧问出时,语尚言答道:
“六级是它的宇宙级别,我们此时要去的世界,名为夕曙,夕阳的夕,曙光的曙!”
“他们说的话和我们一样吗?”
“当然不一样!可等你熟悉那里的力量,且以元气适应并将其转换,便能听懂。语言毕竟只是一种表达方式,只要力量够强,可以感知对方脑中的想法,将其看破,读懂其意便不难。第一次只要将其记住,还怕不会说?”
夏萧大概懂得这是什么意思,就是熟悉那里的力量,看破人的思想时,便能将其学会。只要沟通的问题解决完,便方便很多,可他又问:
“那个世界类似元气的存在叫什么?那么大一个世界,肯定能修行吧!”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靈契之主討論-第八百六十六章 三人行閲讀
“你这种思想是不对的,我们原本存在的世界乃五级世界,但你听说过有什么气吗?”
“也有啊,只是不能吸纳入体罢了!”
这么说倒也没错,就是语尚言不太喜欢被顶撞,她认为这种反驳也是一种不敬。可就像夏萧所说,现在已不是她的时代,她不再是大荒的无上存在。就算夏萧打不过她,也有阿烛。因此,她始终在适应,此时也回答道:
“存在于那个世界的力量也叫源气,只不过是起源的源,和我们称作的元气一样,都是世界诞生后开始产生的力量。”
“好转化吗?我们需要怎么做?”
“那里的力量更为强大,更为浓郁。一直吸收大荒元气的我们到达那里后,就像始终吃劣质牛肉的穷人一下子吃到上好的牛肉,感觉很不错。但要将其转化,必须令大荒元气按夕曙源气的结构改变。”
“也就是说,要令自身的大荒元气成为夕曙源气?”
为了交谈方便,语尚言已与两人并排,此时点了点头。
“转换不难,我有经验,可以帮你们。”
这个时候抛出橄榄枝,似乎有些不应景,夏萧和阿烛皆觉得有端倪。果真,语尚言提出条件:
“你们确实可以杀死我,但没了我,你们连回去的路都找不到。初到夕曙世界,你们也没有丝毫防护力,若我不在,你们很有可能会被守卫杀死。就算你们很强,到达那个世界后,在十六重境界中也只排在第十重。而我,在第十三重!”
“那我岂不是在第十四重往上?而且我不使用元气就好,不用转换。”
“那你可以一直使用那股神灵之力?你确定自己不会暴走?”
语尚言这么一说,阿烛蹙起小眉头,心想自己还真的要转化元气。可夏萧面孔极冷,问: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要做荒殿的殿主!”
语尚言此话将夏萧和阿烛笑到,她却觉得没那么好笑,冷言问:
“好笑吗?”
夏萧还在笑,似说确实挺好笑的,令语尚言咬牙切齿。见其这般,夏萧才说:
“你言行举止间都是对我们的不屑,但现在看来,似乎很看好我们嘛?怎么,觉得我们真的能行?”
“哼!你们虽然稚嫩,但有些本事,这点我不否认,加上我,的确能做出些事业来。若不是一开始我就这么相信,否则早就逃之夭夭,你以为我能从夕曙世界跑回来,还逃不过你们俩的追赶?只是受些伤罢了。论对宇宙的熟悉,就算我只知一二,也比你们强。但在一切开始前,我需要一句承诺。”
“你现在还相信承诺?我以为你已经四大皆空。”
“老子又不是尼姑!再说了,我也并非遭到过背叛。你们也肯定不会抛下我不管,所以我只需一个位置,便会为你们的大仁大义做出很多贡献。这样的事,对你们没有半点不好,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