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數風流人物 瑞根-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六節 臨戰(1)閲讀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数风流人物
冯紫英口中的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和宰赛二人此时正在距离冯紫英一百多里地的逃军山附近行军。
数万大军的行军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列队逶迤绵延,也不像外人所以为的那样令行禁止,哪怕是有游牧为生的蒙古人,仍然是一件极其复杂而困难的大事。
数万人的吃喝拉撒,尤其是还涉及到数万马匹、牲口的草料,这又是从草原上向中原进军的漫长旅途,无论是选择的路径,还是经停的宿营选址,亦或是饮水打尖所在,都需要精明的筹划。
战争从来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一旦启动起来才会知晓其中的复杂程度。
先前规划得再好,都远不及过程中所遭遇的各种变故和意外。
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和宰赛已经感受到了这场战事的艰难程度远超他们的想象,这还没到大周境内呢,这一路行军就让他们吃足了苦头,也幸亏有察哈尔人和建州女真方面的帮衬指点,才算是有惊无险的跋涉到了靠近大周的边境上了。
但接下来的路途会更麻烦,因为这已经是在燕山山麓区域了,数万大军需要在山谷中穿行,即便是牲口的草料都需要备足,不像很多人想象的秋高马肥,草木茂盛,哪里都能有足够的草料和水源。
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已经意识到了这一场战事的艰难,但是事已至此,五部加上科尔沁人数万人马已经到了这里,如果不能取得一场让人满意的收获,无论是谁都难以向部族交待。
“宰赛,我听说叶赫部那边很反对我们南下?”卓礼克图洪巴图鲁有些花白的胡须微微颤抖,伴随着胯下健马的行进,颠簸起伏让他这把老骨头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笔趣-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六節 臨戰(1)讀書
“他们反对他们的,我们干我们的。”在卓礼克图洪巴图鲁身旁骑着一匹菊花青的青年满不在乎地道:“他们倒是从大周那里吃得满嘴流油,却不让我们南下,这是何道理?”
超棒的玄幻小說 數風流人物 瑞根-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六節 臨戰(1)熱推
“宰赛,你就不怕金台石不高兴?”卓礼克图洪巴图鲁歪着头问道,满是皱纹老茧的手微微一带马缰,让马行速度稍微放慢一些。
“哼,他不高兴又怎么地?各家有各家的难处,难道他把女儿嫁给我,我就必须要听他的?”宰赛冷冷地道:“弘吉剌部几万号人要生存,那就只能按照我们自己的路走。”
“可如果大周愿意给我们内喀尔喀五部以物资支持呢?”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微微颔首,这小子还没被女人给迷花眼,但是金台石的女儿是宰赛的嫡妻,在弘吉剌部影响力也不小,所以还得要把这家伙心思摸清楚。
“那也要看情况,东西我们愿意要,但是林丹巴图尔要求我们跟着一起南下,我们能拒绝么?”宰赛狡猾地笑道:“但我们可以答应大周,我们南下也可以出工不出力。”
“嗬,你觉得大周会相信这番说辞?”卓礼克图洪巴图鲁嗤之以鼻,真把大周当傻子么?你都南下入关了,遍地是人货,难道还能忍得住不抢不掳掠?
“他们信不信就是他们的事情了。”宰赛满不在乎地道:“我们怎么做,只能我们自己来决定,不可能听别人的。”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笔趣-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六節 臨戰(1)鑒賞
“林丹巴图尔和建州女真可是派着人监军呢。”卓礼克图洪巴图鲁摇摇头,“此番南下,林丹巴图尔和建州女真那边策划已久,这些关隘路口他们都已经摸清楚情况了,只需要我们跟着他们的人前进就是了,据说硕垒和素巴第他们那边也有林丹巴图尔派人监军。”
听得卓礼克图洪巴图鲁提及建州女真,宰赛有些不悦。
他对建州女真一直深怀敌意,努尔哈赤率领建州女真的崛起,尤其是对海西四部的兼并让他感受到了深深的警惕,一旦海西四部被其兼并,兵锋就会直指西面草原上了,而科尔沁这帮家伙又在和建州女真牵扯不清,这更让他感到戒惧。
“建州女真管不到我们蒙古人头上来,林丹巴图尔的命令我们会接受,但是建州女真就滚一边儿去。”宰赛气哼哼地道。
“但我的人告诉我,其实林丹巴图尔对大周这千里边防的了解情况还不及建州女真的人呢,尤其是我们这边,从界岭口到龙井关,听说那些建州女真简直了如指掌,许多小道、取水点和关隘,连察哈尔人都不清楚,他们却能一一在舆图上标注清楚,那舆图我专门留了一份,他们还不太愿意,还是我们的人坚持,才留给了我们。”
卓礼克图洪巴图鲁的话让宰赛心中对建州女真更是忌惮。
这帮家伙连蒙古这边与大周接壤之地的关隘、道口和取水点明细都如此清楚,岂不是意味着他们早就对大周虎视眈眈了?
要知道这些区域都是在察哈尔人控制之下,他们如何能提前预知?
或者建州女真是早就在打蒙古人的主意了,不知道林丹巴图尔这个家伙知晓了此事会如何着想?
優秀都市小说 數風流人物 ptt-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六節 臨戰(1)看書
火熱連載小說 數風流人物 瑞根-己字卷 第一百八十六節 臨戰(1)相伴
“叔祖,这建州女真所谋乃大,为何林丹巴图尔却如还愿意和努尔哈赤合谋?难道他就不怕日后建州女真对察哈尔起野心?”宰赛忍不住道。
“哼,你以为林丹巴图尔就没想到过?”卓礼克图洪巴图鲁轻哼一声,“兴许他觉得建州女真既然和大周成了死敌,那么咱们蒙古人正好可以在其中浑水摸鱼呢?大周那边有机会,咱们就抢掠大周,大周那边没机会,咱们就可以借机向大周索要物资以助大周打建州,去年林丹巴图尔不就是这么干的么?这收获还不小,咱们五部也是距离大周边境略远了一些,若是近一些,咱们一样可以这么干。”
宰赛深以为然,“难怪,锄强扶弱,大周这么干,我们蒙古也这么干,只是这样交恶了大周,日后再想要恢复和大周的关系,怕没那么容易吧?”
“呵呵,大周需要我们,自然就能不计前嫌,草原上这些部族,哪个不是今天你联合我打他,明日我连手他打你?”
卓礼克图洪巴图鲁捋了捋花白胡子,目光深沉,若有所思。
“宰赛,我年龄大了,再等几年,这五部还是要交到你手上来,我知道你素有大志,不过林丹巴图尔和努尔哈赤都不是善于之辈,而且努尔哈赤几个儿子我见过,也都有龙虎之姿,我们五部夹在察哈尔、建州女真和大周诸强之间,科尔沁看样子是要选择建州女真,你岳父那边是选择了大周,我们该何去何从,如何才能确保咱们五部的利益,你也须得要好好斟酌。”
宰赛心中微震,深深地点点头,“叔祖,我明白。”
夜幕下的篝火一堆堆点了起来,干牛粪混合着柴枝,燃起阵阵烟雾。
一双鹰隼般的目光潜藏在黑暗中,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前方一团团黑魆魆的营帐。
他粗略的算了一算,一路潜行过来,他已经看到这样的宿营地连绵七八里,多达三十余处,如果计算无误,这一路起码有接近一万人马了,那边山峪中看规模应该不低于这边,只是被蒙古人封锁了要道,无法查知具体情形。
如果要过去查探,就需要绕道从山脊翻过去,那没有两三日不行,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初秋的燕山山地里已经有了一些凉意,孙祖寿和手底下两名夜不收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蛰伏着,一直到篝火只剩下余烬,除了值夜的士卒外,其余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撤。”
简短低沉的声音发出,孙祖寿带着两个兄弟悄然翻过距离篝火不到十丈远的山岔口,悄然钻入黑暗中,一阵急行军之后,一直到将后边的光影彻底丢在黑暗中,三人的速度才渐渐慢了下来。
对这一片山区,孙祖寿他们几人已经十分熟悉了,在夜不收里边,首先就需要学会辨识和熟悉地形,而燕山山区是蓟镇首当其冲的区域。
虽然前几年里察哈尔人安分了许多,但是作为主要应对察哈尔人蓟镇军,从来就没有放松过对察哈尔人的防范,哪怕从上层来说已经比起以往懈怠了许多。
不过新任总督和总兵到任之后,这种局面似乎又有改善,起码原来缺额甚多的夜不收里边开始重新充实,孙祖寿手底下两个兄弟都是去年才充实进来的,比起孙祖寿来都要稚嫩许多。
翻过垭口,孙祖寿三人又是一阵疾行,终于到了早已安排好的休息地,那是一个隐藏在山坳峭壁边儿上的山洞,从洞口可以轻易监控到穿越山垭口的小径。
“咱们说一说各自的情况,时间有些来不及了,也只能弄个大概了。”孙祖寿沉声道。
三个人迅速开始汇报各自这几日里观察了解到的情况,包括蒙古人队伍组成,来自那些部落,其中战马多少,驮马多少,士气如何,各方配合怎样,以及一些细节上的东西,这些都将成为下一步汇聚综合分析研判的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