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催妝 起點-第一百章 功成讀書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曾大夫才不在乎有没有重伤,他在乎的是凌画许诺给他的酒,有好酒,他自然乐意跑腿,也乐意为她干活,她说救谁就救谁,只要有一口气,他就能救得活。
更何况,榻上躺着的这个人用的毒,本来就出自他手。
但是,他还是要陪着凌画和萧枕演戏,装模作样为萧枕诊治一番,装作十分棘手的样子,将人的心都给提了起来。
曾大夫好一番看诊后,又看了萧枕的伤势,回身对皇帝拱手,给出一句话,“能治,也能解毒,就是费劲些,怕是要一两个月,才能将他身上的毒素除净。”
这是凌画早就交待好的时间。
凌画的打算是,最好让萧枕自己下的狠手受的这一回伤,物超所值,让皇帝与他父子二人关系近些,虽然萧枕已对皇帝不报亲父子之情的希望,但她觉得,皇帝的助力,若是能够借上,那将省事儿不少。
萧枕在京外已做了初一,她在京城要帮他做十五。
皇帝闻言面上明显松了一口气,“你有多少把握?”
“小老儿敢说八成,这天下,怕是除了小老儿,没人能解得了这个毒,这个毒出自百年前的毒圣之手,因太过歹毒,毒圣被人所杀后,留在世上的仅有流落在外的少许,小老儿年少时,看祖父耗尽心血为人解过这个毒,没想到如今又让小老儿碰到了。”曾大夫装的很像,很高深莫测,“陛下若是信得过小老儿,将二殿下交给小老儿就是了。”
皇帝问,“解了毒后,可会落下什么病根?”
“不会。”曾大夫大手一挥,“只要用心养着,定能活蹦乱跳。”
他邀功地看向凌画,“小画当年伤的重,如今活蹦乱跳,都是小老儿给她养回来的功劳。”
皇帝看了一眼凌画,见她肯定地点头,皇帝颔首,“不错,从今日起,你就住在宫里,为萧枕解毒吧!”
曾大夫断然地摇头,“小老儿不住在宫里,小老儿还有药园子要照看。”
“一个药园子而已,朕派人帮你照看。”
曾大夫依旧摇头,“小老儿可不放心,药园子里的草药,都是珍贵品种,养死了一株,小老儿心疼死。”
皇帝皱眉,看向凌画。
凌画想了想,装模作样问曾大夫,“给二殿下解毒,需要几日?”
曾大夫立即说,“今夜一夜,我就能给他清除大半毒素,此后三日一泡我特制的药浴,七日换一副药方子。”
凌画闻言对皇帝说,“陛下,曾大夫不喜拘束,不如这样,今夜让他留在宫里给二殿下拔剑治伤解毒,明日一早,让他回府,但有需要时,他再入宫帮助二殿下清理毒素换药方子。”
皇帝点头,“也好,朕给你一块出入宫门的令牌。”
曾大夫没意见,“成。”
皇帝对赵公公吩咐,“将二殿下送去怡和殿,他养伤期间,让他住在怡和殿。”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催妝 愛下-第一百章 功成讀書
赵公公一惊,连忙点头,“是。”
怡和殿是位于陛下的帝寝殿最近的殿,昔年高祖做储君时曾住过,后来先皇们懒得去御书房时,便临时用来接见朝中大臣偶尔处理朝事之用。
赵公公带着人抬了萧枕,曾大夫提着药箱跟着,一行人匆匆去了怡和殿。
凌画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对皇帝说,“陛下,臣发热了,臣先告退了。”
皇帝这才发现凌画是有些病态,对她关心地问,“怎么发热了?”
“染了风寒,已有几日了。”凌画道。
“你身边不是有这个姓曾的大夫吗?怎么小小风寒,还任其几日不好?”皇帝纳闷。
凌画叹了口气,“臣自当年落了个病根,每到秋冬便要染一两次风寒,发热一两回,以前曾大夫一副猛药下去,臣最多三日就好了,但如今臣已嫁给了小侯爷,总要爱惜身子,以备孕事儿,自然不能再用猛药伤身了,温和的药吃下去,见效慢,要每天半夜烧上一回,七八日才能好。”
“难为你染了风寒发着热还夜里出来奔走。”皇帝知道凌画这三年来掌管江南漕运不容易,就是因为她不止有手段,有本事,还有坚韧的毅力,无论是遭遇刺杀受伤,亦或者病倒,都不曾耽误事情,这些他都是知道的,就因为知道,才更清楚,找一个能与她一般接手江南漕运让他不操心的人,何其难找。
天下也就一个凌画。
皇帝摆手,脸色温和,“快回去歇着吧!朕会让人尽快查查温家与绿林,江南漕运的事情也没到十分紧急的地步,你先养好病再操神。”
凌画点头,“臣告退。”
出了御书房,夜里风寒,凌画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一个小太监从里面走出来,恭敬地说,“宴少夫人稍等,陛下吩咐,让您坐轿子出去。”
凌画的确走不动,点点头。
不多时,小太监带着人抬来一顶轿子,凌画上了轿子,由人送出了宫。
皇帝在凌画离开后,在御书房中静坐了半晌,找来陆宁封,对她细问找到萧枕的过程,又细问是怎么遇到凌画的,陆宁封一一说了。
皇帝虽然觉得凌画今儿遇到大内侍卫带萧枕入京也太巧了,但基于凌画几日前有一次深夜入宫告温行之装病的经历,今夜收到江南漕运的急报,若是绿林背后是幽州温家,她坐不住,在此匆匆进宫又来告温家的状,倒也正常。
毕竟,温家确确实实一直在与她作对,利用绿林给江南漕运弄乱子,让凌画刚新婚便要前往江南漕运,也是温家能做得出来的事儿,只要让凌画不顺心,更是太子能做得出来的事儿。
毕竟温家背后是东宫,凌画一直与东宫不对付。
皇帝又问,“知道是什么人对萧枕动的手吗?”
陆宁封犹豫了一下。
皇帝看着他,“说。”
陆宁封如实说,“没有证据确指是何人动的手,但是卑职带着人一路查探之下,有幽州温家暗卫的痕迹。”
皇帝怒,“又是温家。”
温家的暗卫没事儿会去衡川郡做什么?会去障毒林转悠什么?自然是有事可做。
皇帝已有七八分确信萧枕此次被人截杀,遭此毒害,就是幽州温家动的手了,而幽州温家会自己私自动手杀一个皇子吗?自然不会,背后一定是东宫指使。
温启良扶持东宫的心,比对他这个陛下还要忠诚。
皇帝心里怒意翻滚,压了好半天才压下,“来人。”
一名小太监立即进来。
皇帝吩咐,“去东宫告诉太子一声,就说他弟弟找到了,受了重伤,人事不省,他若是没睡下,过来瞧瞧。”
小太监应是,立即去了。
皇帝站起身,对陆宁封道,“朕也去怡和殿走走,你跟上,从今日起,你就带着人待在怡和殿,保护二殿下,分一队人,保护好那个姓曾的大夫。”
“是。”陆宁封心神一醒。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的知道,二殿下此次失踪,陛下是派出了所有的大内侍卫倾巢出动去衡川郡找人,也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地知道,陛下在大内侍卫找人期间连发了三封急报,找不到人,大内侍卫也不必回来了,继续找,直到找到人为止。
幸好,他们幸不辱命。
东宫内,萧泽早已得知了大内侍卫将萧枕找回京的消息,听闻萧枕重伤毒伤昏迷不醒,但人还活着,萧泽心里说不上高兴,倒也说不上不高兴,他只希望,萧枕伤的足够重,重到回京看他父皇一面就咽气的地步。
但事与愿违,小太监来到东宫,传了皇帝的话,萧泽自然也知道了凌画献了个太医入宫给萧枕看诊的消息。
萧泽磨牙,心里恨的不行,但还是不能不尊圣旨,只能深夜入宫,去看望萧枕。这个被他父皇一直不喜欢苛刻的弟弟,这个他一直忽视看不上觉得威胁不了他地位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