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笔趣-第1126章 上面有人推薦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出了东厂,徐明武第一时间来到了应天府衙门。
他让应天府府尹朱万雄立即调派应天府城防军,迅速以南京城为中心,在整个应天府范围内进行搜捕和设卡,重点是调查长江上的船只,防止玄烨已经乘船潜逃了。
应天府府尹是天子脚下、京师治安与政务的最高行政长官,虽只是正三品官职,但他的权利不比部院大佬们低。
府尹朱万雄又是朱大典的儿子,今年刚过万五十大寿,大哥朱万化是直隶巡抚、二哥朱万文是山东巡抚,三哥和四哥都在军中效命,一家子位居军政要职,不比开国公府差,他当然不肯听徐明武指挥。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愛下-第1126章 上面有人相伴
在朱万雄眼里,徐明武不过是个勋二代,还是庶子,他一个堂堂的应天府府尹,又是正三品官职,怎么可能听一个小儿调遣,可笑!
朱万雄当场就拒绝了徐明武,还放出话来,赶紧走人,如果你不走,我就要让人轰了!
徐明武早就料到了对方这个反应,他丝毫不在乎,撂下话后当场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装逼打脸的套路。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討論-第1126章 上面有人讀書
既然圣上把此事交由汉王全权负责了,必然会给汉王一定权力,可以调动直隶乃至范围更大的官府兵力,皇帝总不能把东厂和锦衣卫交给汉王吧?
徐明武知道自己跟应天府尹朱万雄说过之后,很快朱万雄就会收到汉王发来的命令,内容应该会和自己刚才的要求一样。
徐明武完全可以想象到,这位府尹大人看到手捧命令,目瞪口呆的样子。
他要靠着狐假虎威,给府尹大人一个教训,让他意识到,他徐明武的话就是汉王殿下的意思!
出了应天府官衙,徐明武又去了趟海军部,请海军大臣施琅派出长江舰队,沿着长江而下,往辽东、朝鲜、东瀛、南洋四个方向进行搜索可疑船只。
长江舰队是大明继靖海舰队和南洋舰队后设立的第三支舰队,主要负责长江河道及直隶往北到辽东、朝鲜、东瀛这片海域的安全。
浙江以南至吕宋是靖海舰队的管辖范围,南洋舰队则负责安南、吕宋、马六甲、澳洲那一大片海域。
目前大明正在准备建立第四支舰队,以巡视全球为目的……
施琅知道徐明武是汉王的人,太子党不行了,他早就有意搭上汉王这条大船,于是当场一口应了下来,保证舰队在半个时辰内出发。
听他说“舰队”,徐明武吓了一跳,大明的一支舰队,战船数量极其庞大,长江舰队虽是三大舰队规模最小的,但也比欧洲某些个海洋强国拥有的战船要多。
他原本想着施琅能派出几艘航速快的战船就不错了,但又一想,玄烨已经跑了半天了,又不知逃跑方向,搜索范围太大了,真是战船越多越好啊!
……
办完了这两件事,徐明武去了一趟汉王府。
此时的汉王府内济济一堂,不仅徐明武想到了狐假虎威,其他人更想借机大干一场,让朝野知道汉王党的强大。
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ptt-第1126章 上面有人閲讀
朱和墿决定不再低调,当即让徐明武持着调兵文书,去命令卫戍京畿的天武军调动两个旅的兵力,沿着南京城通向四面八方的官道追捕。
同时,朱和墿又命幕僚持令调派应天府城防军,迅速以南京城为中心,在整个应天府范围内进行搜捕和设卡,重点是调查长江上的船只,防止玄烨已经乘船潜逃了。
徐明武开始吓了一跳,他还以为朱和墿真要造反呢,后来一听调动应天府的兵力和他的想法如出一辙,这才明白,又惊又喜。
这一天,徐明武跑断了腿,穿梭在各个衙门传达命令。
当他再次路过应天府衙门前,不出意外的被请了进去,是府尹朱万雄亲自派府丞来请的。
徐明武窃笑,知道自己的手段达到效果了,一定是应天府接到了宫里的旨意,命令各军政单位无条件协助汉王,而汉王的命令前脚又刚到。
重要的是,他徐明武的“要求”,比圣旨和汉王的命令还要早上一些。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第1126章 上面有人看書
这就说明问题了,起码在外人看来,他徐明武牛逼!
徐明武没有翘尾巴上天,仍是很客气地跟朱万雄沟通了一下,还是刚才的那几点。
这次朱万雄彻底没脾气了,老老实实的下令应天府所属配合工作。
出了应天府衙门,徐明武感叹道:上面有人就是爽啊!难怪历史上有那么多权臣的……
当天,京师像个大蜂巢,各单位全动起来了,战船、军马,分别开赴各个方向,如同一群猎狗捕捉一只孤零零的小猎物。
各大官道上,包括一些小路,每隔一段路程,就有军队、城防军或者城管在设卡检查。
江南的各大湖面、河面上,那些撑着乌篷船的船老大们也发现,在河流的一些关键枢纽地段,也出现了几只小船,上面站着拿枪的士兵,把船拦下来,进仓检查。
被检查的时候,那些军爷都会给他们看一张通缉令,问他们见没见过这个人。
通缉令上的人物形象栩栩如生,特别是脸上那些麻子,是玄烨最大的特征,只要有人见了,相信段时间内很难忘记。
一张张映着玄烨画像的通缉令很快贴满了大街小巷,悬赏金额足有五千银圆!
在封锁设卡严查,全民找人的情况下,玄烨想在陆地上躲藏,十分的困难。
朱和墿等人最担心的是,那狗日的连夜乘船出海跑了。
几个时辰后,应天府查完了一天来所有船只进入长江的记录,并与出海的船家家属取得了联系,询问了目的地。
其中,查出了八十五艘民用船支驶向了大海,夜间出海的却只有五艘。
应天府将这五艘船的颜色、大小、驶向等特点做出了详细总结,第一时间交给了长江舰队,让他们前去追踪。
搜索工作已经持续了整整三天,一点线索都没有。
汉王府内,朱和墿又急又火,背着手转来转去。
抓人是小,彰显能力才是最重要的,然而三天过去了,汉王党几乎把直隶折腾了个遍,硬是没抓到人,这不是显示他能力有问题吗?
就这水平,还怎么让父皇信赖,怎么去竞争皇储?
厅内,徐明武等人都在,他们一人配三个传令兵,不断协调着各方的搜索力量,尽力操作着这张搜索大网。
但此时,每个人的心情都很且丧,像霜打了茄子一样,完全没了刚开始的雄赳赳气昂昂。
朱和墿转了半天,发现着急并没有卵用,于是将众人召集了一下,着重分析了一番玄烨的逃亡方向。
经过激烈的争论,众人确定了两个方向:辽东、南洋。
有人称,辽东是玄烨的祖地,如果他是个大孝子,完全有必要回一趟辽东,然后经漠北前往沙俄,或者去西洋诸国。
徐明武则不然,他好歹认识玄烨两年,知道这小子吃不了这么苦,而且他连亲妈都扔下不管,谈何孝顺?
徐明武更倾向于南洋,康麻子到了长江,只需一路走水陆南下,穿过台湾海峡后,就是一片辽阔的天地,想去哪就去哪……
想到这里,徐明武立即向朱和墿请命,亲自去一趟南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