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 愛下-第三百六十八章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閲讀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吱呀~~~
大殿殿门推开,济癫满脸不爽走进屋,廖文杰和法空并行溜走,济癫不管法空,上前拦住了廖文杰。
“杰哥,你老实告诉我,袁霸天被人揍了一年,是不是你干的?”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廖文杰爽快承认,济癫能掐会算,得到金身之后法力更进一步,对他隐瞒没有任何意义。
“惨了,你害死我了。”
济癫抬手捂脸:“袁霸天因为每天被人扁,学精明了不少,从原本的莽夫恶汉变得谨小慎微,见我一拳收拾他一个小弟,连句狠话都没有,转身就跑了个没影。”
“好事,这样一来,你感化他才更有含金量。”
“不是好事,原本没这么麻烦的……”济癫一脸幽怨,就差让廖文杰负责了。
“说实话,这事也不能怪我,且不说我并不清楚袁霸天是九世恶人,他的出现和你有必然联系,就算知道了,该扁还是扁。”廖文杰不留余地道。
“为什么?”
“你也看到了,观音大士当面,他都胆敢淫人女妻,似这种丧心病狂之辈,没打死他,都是因为我怕脏了自己的手。”
廖文杰指着济癫,正气浩然道:“九世乞丐和九世野鸡也就算了,九世恶人是真的会害人,不让他在床上躺着,难道眼睁睁看着他出去祸害别人?”
“啊这……”
一番话说得济癫无言以对,甚至还有点羞愧。
“另外,关于你和神仙们的赌约,个人认为很有问题。”
廖文杰抬手挥开折扇,遮住半张脸,双目微眯,以‘心魔’二字示人:“降龙,你若是真心渡人,出发点是为了向神仙们证明人间自有真情在,当初就不该答应这个赌约,起码不该有九世恶人出现。一连九世,世世害人,你确定自己在帮凡人说话?”
“……”
济癫被说得身躯一滞,脸色变换数次,艰难开口道:“虽是九世恶人,但他在世的因果全部由我和神仙们接下,如果我输了,九世恶人的恶果将由我一力承担。”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你担得了九世恶人的恶果,担得了其他人的苦果吗?”廖文杰双目红光一闪,嘿嘿一笑,缓缓收起折扇。
济癫如遭雷击立在原地,隐约间,察觉一股视线加身,看得他遍体生寒。
抬头望去,是大殿中央观音大士的佛像,宝相庄严,无悲无喜。
济癫咽了口唾沫,摇头驱散脑海中的杂念,坚定道:“对也好,错也好,我现在只有一条路可走,感化九世恶人、野鸡、乞丐,证明人的一生并非命中注定,哪怕是神仙们钦定的三个九世之人,给他们一个机会,也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说完,他不等廖文杰回话,快步冲出大殿,从乞丐窝里拎出九世乞丐猪大肠……咳咳,是朱大常。
作为乞丐中的名流,朱大常在圈子里颇有贤名,人送外号‘大种乞丐’,简称‘大种’。
大致意思是厚颜无耻,不求上进没出息,借他人善心强耍无赖,你敢给一分,他就敢要一块。
放正常人的三观里,这个外号绝不是赞美,放在乞丐窝里,这个是中性词,乞丐们一方面感慨朱大常的厚颜无耻,一方面又鄙视他的厚颜无耻。
如果这个世界有丐帮,朱大常肯定是个……
嗯,肯定会被乔帮主或者洪帮主一发降龙十八掌拍死,换成黄帮主也一样,打狗棒伺候。
简而言之,就没见过这么不求上进的乞丐!
“干,干什么……”
被济癫单独领出来,朱大常表示慌得一批,哀求道:“大师,我没钱的,破碗给你,麻烦揍我的时候下手轻一点。”
“嘿嘿嘿,大种是吧,你运气来了,要改命了。”
济癫嘿嘿一笑,不管朱大常的挣扎,将其朝李府方向拖去。
三个九世里面,九世恶人袁霸天的攻略难度最高,济癫一时想不出靠谱的办法,决定先从难度较低的乞丐入手。
乞丐缺的是什么?
钱。
钱或许不是万能的,但有钱了,多少可以找回一点自尊心。
济癫觉得很靠谱,决定回去给朱大常换身衣服,给他披上一层尊严,但凡有点改善的苗头,他都有信心改变九世乞丐,让其愿意自食其力,以后再也不拿着破碗讨饭。
……
李府。
济癫拖着朱大常和低能伏虎走入,入眼是墙塌柱倒,遍地狼藉,好好的一个李府被打砸成破屋,强度堪比拆迁现场。
就在这时,外出郊游的李茂春夫妇领着家仆返回,看到家里被人拆得七零八落,顿时惊骇不已。
不过,相比家里被人砸了,夫妇二人更关心自家儿子,济癫邋里邋遢的模样让夫人王氏揪心不已。
“修缘,我听说你被雷劈了,你身体……还好吧?”
“无碍,小雷而已,不打紧。”
济癫撩起烟花烫,笑道:“我换了一副新造型,感觉特别拉风,走在路上回头率超高,不信你也试试。”
“……”x2
李茂春夫妇目瞪口呆,这时,李茂春在院子里唯一一面完好无损的墙壁上,看到了一行红漆书写的大字。
“李修缘,我誓要杀你全家,袁霸天留字……”
李茂春倒吸一口凉气,不只是他,其他人也看到了,济癫暗暗点头:“好字,看不出这家伙长得凶神恶煞,书法倒是不差……也对,他出身京师官宦之家,自小便有名师指点。”
“修缘,你怎么会招惹上袁霸天这种人?”
李茂春怒不可遏,除了恼怒自家儿子主动招惹祸事,另一方面是气袁霸天目无王法。
李家世代为官,祖上是太宗驸马,官居镇国军节度使,他李茂春虽久不做官,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袁霸天欺人太甚,简直不把他们李家放在眼里。
李茂春修身养性不愿招惹是非,但也不会任人欺负,今天袁霸天辱他李家颜面,说什么都要把这笔账讨回去。
“老爷,不好了,袁霸天杀光了我们全家牲畜,连蟑螂老鼠都没放过!”
“还有一只蟑螂是大肚子,真是太残忍了。”
“幸亏我们都和老爷夫人出门,不然袁霸天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
家仆们一个接一个汇报恶况,李茂春听得耳边嗡嗡响,一口气没提上来……
啊一声,再提一口气,续上了。
“老爷,你没事吧?”夫人王氏忧心不已,李茂春年事已高,又经这场大乱,别千万别病倒了。
“我没事,只是有些气闷,缓缓就好了。”
李茂春淡淡一笑,让夫人王氏不必紧张,廖文杰曾给他看过病,说他将来喜丧,至少还能再活三年。
济癫:∑(O_O;)
“没理由啊,你应该会被气死才对,怎么会一口气又续上了呢?”
“修缘,你这孩子是不是疯了,怎么敢对你爹这么说话!”
“是疯了,所以我现在名叫济癫,不是李修缘了。”
“……”
夫人王氏闻言,眼前一黑,踉跄退后两步,脚下一个打晃……
啊一声,被李茂春扶住,就站稳了。
“我靠,是哪位大佬暗中出手,坏了他们来世机缘!”
济癫见状大怒,李茂春和夫人王氏本该在今天寿终正寝,因他们恩爱一生又兼乐善好施,来生不仅可以再续前缘,还是皇帝皇后的命格。
一个九五之尊,一个母仪天下,尊贵非凡,现在全没了。
“究竟是谁,多大仇多大恨,竟然能干出这么臭不要脸的事情。”
济癫抬手掐算,而后瞪大眼睛,喃喃自语道:“杰哥,你在做什么,他们夫妻辛辛苦苦一辈子,你怎么能坏他们的好事?”
“蒙蒙~~蒙蒙~~~~”
济癫正准备去找廖文杰讨要一个说法,见自家兄弟伏虎正在刨坑,心有所感靠上前,帮忙在坑里挖出一柄蒲扇。
“伏虎,为了把这柄扇子送到我手上,委屈你了。”
济癫握着扇子,满心动容,不知说什么是好,只能将手上的泥巴抹在伏虎脸上。
……
廖府。
济癫顺着记忆走来,大老远便看到妖气环绕宅邸上空,浓郁挥之不散,低头骂了声邪门。
属于李修缘的记忆里,白素贞和小青是魅力惊人的邻家大姐姐,看一会儿就会心跳脸红。换成济癫来看,结果完全相反,大姐姐没有,妖怪倒是有两个。
“没理由啊,都陆地神仙了,看不出枕边人是妖怪,难道是……沉迷女色?”
济癫沉吟片刻,感觉不靠谱,杭州城不缺美人,全天下更不缺,以廖文杰的能力,想要什么美人都唾手可得,因为美色便沉迷两个女妖,可能性不大。
既然如此,肯定另有深意!
怀揣疑惑,济癫敲响廖府大门,见两扇门板径直开启,他艺高人胆大,摇着蒲扇便走了进去。
路过搭起木桥的荷花池,济癫很快便看到了搂着两个女妖嘿嘿直笑的廖文杰。
济癫:_(:3」∠)_≡
一眼望去,廖文杰是个色鬼,洗都没法洗的那种,仔细一看,他还真是个色鬼。
“看不透,看不透……”
济癫摇着蒲扇坐在廖文杰对面:“杰哥,我已经够疯的了,你居然比我还魔。”
“这话从何说起?”
白素贞剥好葡萄递在嘴边,廖文杰张口咬住,而后将葡萄籽吐在她手里,揽住两条水蛇腰:“降龙罗汉法力高强,境界悠远,以你的眼力,肯定看得出我正在降妖。”
“恕我直言,只看到了厚脸皮。”济癫无语道。
“为避免生灵涂炭,我以血肉之躯为牢,禁锢两妖无法远走害人,境界直逼佛祖割肉饲鹰……”
廖文杰无视左右腰间被掐住的软肉,诧异看向济癫:“别人看不出来,是他们嫉妒不愿承认,怎么连你也陷入了迷障?”
“嗯,我的错,杰哥你已经没脸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