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雲起瓦羅蘭笔趣-第987章 同病相憐熱推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我只是在观察人类,顶多是有点…好感,对!就像你说的是有点好感!”
否定三连的婕拉显得有些慌里慌张,她有些无法理解自己现在的心情,道森只是微笑着,没有去捉弄、调侃她的这份来之不易的心情。
哼哧——!
哭泣过后的安妮擤过鼻涕,胡乱摸了把脸,用胳膊夹着提伯斯垂着小脑袋道:“我去清洗一下毛巾,山姆哥哥。”
“嗯,去吧。”
道森目送安妮跑进盥洗室,婕拉的眼睛也不自觉追着她的身影而行,等到房门“砰”的一下关上她才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
“婕拉,你知道吗…这世上有一种好感,叫做同病相怜。”
“同病相怜?同病相怜…”
“这和你所欣赏的艾瑞莉娅不同,她坚强而勇敢,有着亲人、朋友、同胞的爱护与支持…而小安妮却在还不太懂事的时候失去母亲,随后亲眼见证了妹妹黛西的死亡,又因为魔法体质暴走以为害死了父亲。”
说到这里的道森愈发怜悯,婕拉也在他的帮助下逐渐理清思绪,传来幽幽意念:“我从诞生起就是非人之物,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而小安妮的梦境也是如此,她明明是人类,却与人类,与这个世界渐行渐远…我们都有着同样的孤独,或许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不想她离开吧,这种情绪用人类的感情来说应该怎么形容?”
“占有欲,就像动物、植物会划分领地一样…安妮被你归在了领地内,成为了你最喜欢的事物,无法容忍他人的一点点靠近。”
“就像野**配时的对象,又或者说是像你们人类的伴侣那样,把彼此视为对方所有物?”
“呃…对了一半,这其中关于‘爱’的形式不同。”
斟酌了一下语句的道森,思考后给出具体意见,“你最近不是在观察人类的梦境吗,多找一下人类女性与子女相处的梦。”
“给我三天时间,到时候你再带安妮去见他的父亲。”
婕拉提出要求,道森点点头答应下来,安妮正好打开盥洗室的门,小脸红扑扑的她三步并作两步把洗干净,但未拧干的毛巾递了过来,双手交叉身前,忸怩着眨了眨大眼睛道:“山姆哥哥,有你做的美味早餐吗?”
……
三日后,萨卡区神殿。
经过最初的慌乱过后,不断从城外赶来的士兵击退了邪恶亡灵,天空飘着的黑雾因此远去,占据了城外大片荒野,让这场战斗变成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雲起瓦羅蘭 愛下-第987章 同病相憐看書
不朽堡垒内的诺克萨斯人也趁此机会走出家门,或是寻找亲友,或是拿起武器,或是走进千珏教团的神殿,祈求掌管着死亡的神明驱逐那亵渎了死者的恶灵。
为了安抚大量参拜者的情绪,格雷戈里这个墓园管理者也被临时拉来传播教义,开导人们忙得不可开交,甚至都没空赶回家里享用晚餐。
于是乎莉安娜带着孩子到来,在神职人员的休息室内等了少许时间,等到了忙里偷闲的格雷戈里,一家三口如安妮所梦那样坐在餐桌前,有说有笑的享用着晚餐。
“亲爱的,亲爱的…窗户外有什么吗,你看的这么入神?”
“爸爸、爸爸…外面好黑、好怕!”
“不怕、不怕,妈妈在…”
莉安娜随手拉上窗帘,隔绝了窗外的一切,窗外不远处阴影中的安妮紧紧抱着提伯斯,脸上的表情一如三日前那般有嫉妒,有怀念,有眷恋,但更多的是祝福。
“对不起,莉安娜阿姨…我没照顾好黛西。”
“对不起,爸爸…烧掉了我们的家。”
“爸爸…永别了。”
深深一躬的安妮躬着身子,眼泪止不住的洒落大地,好一会儿才抬起头,化身女仆的婕拉善解人意的递来手帕,她擦干眼泪挤出一丝笑容:“婕拉姐姐,我们走吧。”
哗啦…!
少许后休息室的窗户猛然打开,格雷戈里似是寻找着什么一样举着煤油灯看着四周黑暗,在灯光的延伸下他看到一个渐行渐远的身影。
是个穿着红白裙的红发少女,她似有所觉的转动脑袋,却在即将转过来时顿住,然后又转回去被一名高挑的女仆牵着手离去,独留忘记了自己是“格雷戈里”,变成了“贝克”的男人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怔怔出神,他下意识捂着胸口皱着眉头,恍惚间有种失去了什么的怅然若失感。
……
“多谢您的帮忙,否则我可没把握瞒过苍白女巫的视线。”
拜托千珏帮忙遮掩安妮行踪的道森从休息室方向收回目光,站在狼灵雕像上的羊灵望着远方,那里清晰可见连成一线的灯火,恍如白昼照着不朽堡垒的城墙,照得下方的亡灵们无处躲藏,风中飘来金铁交鸣与挥之不去的血腥。
“我们准备去艾欧尼亚。”羊灵冷不防的说了一句。
她没有说是为什么,但道森也能想到这是为什么,冥界归根结底是一处精神领域,还是从艾欧尼亚的死亡之地内分离出去的。
解铃还须系铃人。
想要解决这场亡灵天灾,就必须让冥界和物质界分开。而作为入口连接点的头骨在莫德凯撒那里,被数以万计的高阶亡灵,魔法结界守护着无法靠近。
是以只能去艾欧尼亚,找到曾经掌管着死亡之地的狐仙才行。
精华都市异能 雲起瓦羅蘭討論-第987章 同病相憐
“您说,艾欧尼亚的狐仙会有转世吗?”
“每个古神都是独一无二的。”
“这样啊…”
眉头微皱的道森压下心中浮现的阿狸,然后就听羊灵的另一句补充:“但一些古神会重生,就像历代传承的卡尔玛,星界传承降临那样,拥有过往记忆,但绝不会是同一个人。”
“狐仙在传说中是负责接引灵魂的,也就是掌控灵魂力量是祂的天赋…”组织着话语的道森看到羊灵微微点头,便再无疑虑的说道:“我在艾欧尼亚时,曾见过一位九尾妖狐,她叫阿狸……”
很快道森就将遇见阿狸,以及她的过往说了出来,他没有掩饰阿狸曾夺取人类灵魂的行为。毕竟羊灵不是人类,她寻求的是“世间独剩千珏”的道路,对亡灵之外的事情不会有太多好恶。
非要说的话,她或许更喜欢生物不断的死亡,不管是以何种形式。
“她很有可能是狐仙。”
听过道森讲述的羊灵跃下石像,缓步来到道森身前,抬起手,指尖亮起一抹生命之绿,脚下荡起蓝色漩涡灵:“很有用的信息,作为交换…从今天起,你就是千珏教团的第一任教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