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笔趣-第 2039 章 羅式催婚 (中)熱推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小說推薦韓娛之我爲搞笑狂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对于罗凤恩和金泰妍请吃饭,sunny最开始是很担心的,根据以往的经验,一般这对夫妻请吃饭都是泰妍的意思,而泰妍请吃饭要么就是要出幺蛾子,要么就是要玩什么骚操作。
身为实至名归的第一舔,罗凤恩虽然好舔,但是通过泰妍舔罗凤恩是真心难,一个头很铁的人还把舔当成了正常情况,这样的人sunny真心舔不动。
幸好泰妍的骚操作绝大多数都是以少时为基础的,八个人抗压和一个抗的差距还是蛮大的,要不然sunny觉得自己一定会考虑要不要舔下去,毕竟这会可不是欣赏银行卡余额那会,看到那可爱的小钱钱,sunny就会觉得真香,觉得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当sunny得知泰妍只邀请了她一个人,担心就变成了喜悦,sunny当初那么努力的舔还不是为能能赚到更多的钱,真正搭上小凤的顺风车后,sunny才发现她还是低估了小凤的赚钱能力。
赚得越多sunny就越重视,而且sunny还不想躺赢,要不然她也不会在个人时间安排比较紧张的情况下,积极的参与养生堂的发展计划,更不会在养生堂遭遇危机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着要怎么帮忙。
虽然过程差点意思,但是谁都不能否认结果是好的,也正是通过这件事,sunny又对小凤的身家有了新的认知。
Sunny之前觉得泰妍走了狗屎运才会碰上罗凤恩这样的男人,除了长相外,就是理论阅男无数的sunny也挑不出任何的毛病。
少时内部是有几个颜值狗,但是就算是这几个颜值狗也明白颜值这东西不能当做全部,或许只有对颜值痴迷到了极致的Tiffany,才会把颜值当初选男人的第一标准,甚至只要颜值够高其他方面都可以大幅降低要求。
但是对罗凤恩有了一个或许有些片面但是有一定深度的了解后,sunny反而觉得金泰妍能跟罗凤恩凑成一对不是没有原因的。
或许只有泰妍这种傻兮兮头特别铁的人才会忽视那么多东西,在少时最支持“友情不能饮水饱”这种说法的是泰妍,结果泰妍却又是最讲感觉最讲感情的那个。
这看起来似乎很矛盾,但是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事在少时内部真的很普遍,普遍到就算是计较起来也都是五十步笑百步。
如果换成另外一个女人,会对罗凤恩这么放心?不一天查三遍岗才怪,要知道娱乐圈可是骚浪贱的两大聚集地,而另外那个大聚集地还是跟娱乐圈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模特圈。
泰妍的危机意识居然还是在sunny的耳提面命下才培养出来那么一丢丢,虽然事实证明罗凤恩是值得信任的,但是身为人家老婆,自己老公是艺人,自己也是艺人,居然连点危机意识都没有,sunny也是无话可说了。
换个女人面对罗凤恩的家世会像泰妍这样吗?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估计90%以上都会选择退圈,把公婆给伺候舒服了,结果人家泰妍心大到什么程度,不但非年节不露面,甚至重要的日子还要靠手机提醒才能记得住。
有些话太伤人sunny不好说得太直接,就以正常的人妇标准来说,泰妍也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的。
如果泰妍知道了sunny的吐槽,一定会很生气和委屈,她跟小凤结婚那会也不知道小凤的家世啊,第一次知道的时候她很懵很慌好不好。
后来还是因为不用跟公婆一起过,而且貌似自家老公跟家里的关系并不好,泰妍才一点点的调整好了心态,不断的用她嫁的是罗凤恩不是罗凤恩的家世来催眠自己,要知道就以泰妍的心大程度她也是调整了好久的。
而且泰妍一定会反驳sunny不了解情况根本没资格吐槽她,她金泰妍或许不是个贤妻良母,但是也不是什么事都没做。
做家务她金泰妍不行,做饭经过突击培训也就是普通主妇的水平,在养孩子方面泰妍的表现更是差到了亲爹亲妈都看不过去了,泰妍明明记得她小时候就是这么被教育的,为什么在她身上可以,到了女儿这就不行了,泰妍直到现在都觉得自己被区别对待了。
说泰妍没站在好妻子的角度试图为小凤做点什么,那还真冤枉泰妍了,至少泰妍曾经试图帮小凤跟家里缓和关系,只不过泰妍的做法一如既往的莽,一如既往的自以为是。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笔趣-第 2039 章 羅式催婚 (中)相伴
一开始泰妍觉得小凤跟家里关系不好是因为有了后妈就有后爹,李雅珍表现出来的态度很好,泰妍觉得也能用是假象或者自己没生出儿子不得不改变战术来理解。
结果泰妍按照这个思路策划了好久,差点没让自己的发际线出问题,结果计划才开了个头,泰妍就发现她的理解出错了,自家老公跟家里关系不好不是因为李雅珍这个后妈,反而是因为罗俊浩这个亲爹。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討論-第 2039 章 羅式催婚 (中)展示
甚至泰妍觉得这也就是李雅珍跟小凤没有血缘关系有些事还是要忌讳一下的,要不然公公罗俊浩的处境就更加的尴尬了。
发现问题出现在两个男人身上,做了无用功的泰妍不但没郁闷反而有些高兴,在泰妍想来,亲爹和亲儿子的矛盾一定要比继母和继子的矛盾还解决得多,都说父子没有隔夜仇,泰妍也相信这种说法。
泰妍觉得两父子的关系之所以闹得那么僵绝对是有什么误会,一番泰式调查后泰妍就十分草率的给出了结论,然后就是不断的计划不断的调整,一直到最终放弃,泰妍的计划都没实行过。
最让泰妍尴尬的是明明她什么都没做,罗家父子的关系却缓和了,而且又了越来越正常的趋势,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尴尬,泰妍只能用比较玄学的说法来安慰自己,觉得是她的诚心和辛苦不知道感动了那位神仙,这才让不可调和的矛盾出现了转机。
高兴之后sunny又开始担心了,虽然单独请她吃饭是亲近的表现,至少在少时另外七人的比拼中她sunny跑得最远,但是一想到这次邀请是泰妍发出的,sunny就不得不防,对于泰妍这个连自己家里多有钱,连自家产业都认不全的女人,sunny是绝对不敢有什么奢望的。
但是不管如何赴约是一定的,不管泰妍想达到什么目的,哪怕只看在小钱钱的份上sunny也必须要忍受,sunny是绝对想不到,这次邀请的根本目的居然是催婚。
人氣都市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笔趣-第 2039 章 羅式催婚 (中)鑒賞
带什么礼物上门,sunny可是费了一番心思的,罗凤恩的喜好sunny搞不清楚,但是泰妍的喜好sunny不要太了解了。
美食美酒美男,泰妍的喜好是十分庸俗的也是十分常规的,美食考虑到罗凤恩的厨艺最先被排除了,先不说sunny能不能找到更好的美食,就是能找到带着上门岂不是上门打罗凤恩的脸。
美男就更不用考虑了,要是有sunny觉得会发给自己,而且还要藏起来,分享都不可能就更别说送给别人了,而且sunny也不觉得自己有能力给别人发美男。
美酒可以说是唯一的选择,幸好泰妍的在美酒上的喜好还是很亲民的,要是泰妍喜好贵价名酒,sunny还真不一定能舍得。
刚一进门sunny就嗅到了诡异,家宴排场小一些很正常,但是气氛也太温馨了一些,而且从她进门泰妍的表现就怪怪的,那副很假的贤妻良母的做派,让sunny的戒备又加重了不少。
最违和的就是囡囡居然也在,按常理来说家宴上出现小孩子是十分正常的,但是放到这就十分的不正常,要知道无论是好爹罗凤恩还是歹妈金泰妍,对她们这些少时姨母的态度特别的一致,虽然不至于防她们跟防贼似的,但是也会尽量减少她们跟囡囡接触。
这次这对夫妻不但大大方方的把女儿摆了出来,而且居然还十分惊悚的让sunny陪囡囡玩,这让sunny一头雾水,她更加搞不清楚这顿饭到底是什么类型的鸿门宴了。
在陪小孩子玩这方面,sunny还是挺有经验的,而且囡囡那跟泰妍十分相似的脸也让sunny有种逗泰妍玩的既视感,但是这并没有让sunny拥有好心情,身为单身狗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塞了这么多狗粮,sunny觉得自己不但吃撑了而且还会消化不良。
被秀了一面这种事sunny的经历算是丰富,被秀了一脸恩爱则是其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根据泰妍的想法而改良出来的秀恩爱还是太刻意了,让sunny的疑心更大了。
要不是小凤及时发现情况不对叫停了泰妍的尬秀,估计sunny也不用吃饭了,狗粮管饱这种事谁碰到了都不会开心。
意犹未尽的泰妍对于不能继续秀恩爱十分的遗憾,想在厨房帮忙又表现得碍手碍脚的,结果被不堪重负的小凤撵出了出发,勒令泰妍去跟sunny和囡囡一起玩。
虽然小凤觉得sunny没少用各种理论坑他和泰妍,但是在照顾小孩子这方面泰妍真心该跟sunny学学,让泰妍陪囡囡,这对母女最常出现的情况就是大眼瞪小眼,就跟玩一二三木头人谁动谁就输似的,那会像sunny这样跟囡囡玩得这么开心。
泰妍的加入,让sunny看到了试探一下的希望,但是泰妍的嘴是出名的严,想试探就必须要想搞泰妍的心态,只有让泰妍抓狂了或者抽疯了,她才能从泰妍嘴里得到她想要的信息。
“小宝贝,如果姨母没记错的话你快过生日了吧,能告诉姨母你的生日愿望是什么吗?”sunny没当配音员是真的可惜了,在面对不同人的时候sunny能玩出各种各样的声音,sunny的直播能火成那样,除了她达到高玩的游戏水平,还有就是堪比声优的听觉享受。
“什么是愿望?”虽然因为长时间没见有了一些陌生感,但是通过刚才一起愉快的玩耍,不但陌生感消失了,而且囡囡还非常喜欢跟sunny姨母一起玩。
“愿望啊,就是你最想要什么,或者最想做什么。”sunny耐心的给囡囡解释道。
“想要什么都可以吗?”囡囡咬着手指一脸呆萌的问道,那黑溜溜的大眼睛中透出的渴望,真的让人不忍给出否定的回答。
“当然可以,但是囡囡要知道,愿望也是有限制的,有些愿望不是短时间就能完成的,这需要囡囡自己的努力,也许要花费囡囡很多时间,甚至有可能还会让囡囡不开心。”sunny的三观虽然不正,但是传达出来的观点却很正面。
“真的什么愿望都可以?”也不知道囡囡听没听懂,只不过她那迫切的样子让sunny真的很好奇囡囡这小娃娃居然有什么愿望会这么的迫切的想实现。
“当然可以,但是姨母不能保证能帮囡囡完成愿望。”小孩子能不骗最好不骗,sunny的目的是刺激泰妍,别妈没刺激到反而把女儿给惹哭了。
“姨母,那我想换个妈妈可以吗?”囡囡看着sunny一脸认真的问道。
听到囡囡的话,sunny控制了有控制最终还是没控制住笑出了声,称赞囡囡可真是罗凤恩的小棉袄,才这么大一点就像给亲爹换老婆了,以后那还得了。
一直在旁听的泰妍怒火中烧,虽然是童言无忌,但是泰妍也感觉到了来自亲女儿的恶意,不用说泰妍也知道女儿想换妈的原因,泰妍知道她跟女儿是真的亲不起来,但是这也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啊,女儿居然想把她换了,这让泰妍怎么忍。
要不是sunny拦着,估计这会泰妍的巴掌已经落在了囡囡的小屁屁上,因为角度问题和sunny的故意遮挡,囡囡是真没看到亲妈就在旁边,奥不然她哪怕遗传了泰妍的头铁,也不会在亲妈面前说这样的话,这也就是囡囡太小了,要不然绝对会怀疑是不是被坑了。
看到小凤从厨房探出头,泰妍明白她想用暴力手段来让女儿明白惹怒亲妈的后果不现实了,虽然囡囡说出来的话在泰妍看来是不可原谅的,但是到了自家老公和金氏夫妻那里绝对会被说成童言无忌。
但是不发泄一下泰妍还出不了这口气,看到女儿一脸害怕躲在sunny的身后,泰妍决定在囡囡的身上把丢掉的面子给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