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 都市劍說討論-第1688節-洛斯卡推薦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都市剑说
“又有什么区别呢?”
一个谎言往往需要无数个谎言去掩饰,李白无意说的太多。
多说多错,不如不说。
剩下的就让对方绞尽脑汁,自个儿猜去吧!
这厮压根儿就是找镇关西买臊子肉的鲁提辖,十斤精臊子,十斤肥臊子,十斤寸金软骨臊子,客官且住,羊肉有没有,狗肉有没有,再来牛肉的,同上,一二三四,再来一遍。
你说气人不气人!
换一般人早就被打死了,哪里还轮得到这魔头摁着别人在地上磨擦,洗刷刷……
“这里不是你们‘龙组’的地盘,你是跑不掉的!”
由于语言障碍,与李白对话的只有天下学院的人,半信半疑,在不久前,他们听说过“龙组”的名头,已经没有最开始的那般惊讶。
会汉语的那个卡卡雅人似乎地位还差了点儿,这里没有他的说话份儿,站在人堆里面默默的听着,脑门儿上有个大乌青,满身狼狈,显然是方才撞的。
“呵呵,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跑,如果你们再过来一步……”
李白突然提剑,宽厚的剑锋压在了“吃瓜群众”,卡卡雅部落神庙武士长乌顿普的肩膀上,转过视线看着这位大块头说道:“人头落地!”
此时此刻根本不需要宫崎次郎当翻译,突然被剑抵脖颈的乌顿普险些被溅了一脸狗血,特么你们打你们的,怎么又轮到自己被威胁了,他还什么都没有做啊!
江湖人心险恶,淳朴善良的土著人啊,你是不知道外面全是坏人,更可况运气不好,还碰到了一个魔头。
这能讲理吗?
显然不能!
要不是打不过这魔头,卡卡雅部落神庙武士长拼了一条命也要反抗。
可是这会儿他正虚着呢,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呜呼奈何。
“@#%¥……”
这下子天下学院的人立刻没了声音,那些卡卡雅部落的人却开始气急败坏的大喊大叫起来。
两方都差点儿忘了,李白这边还有一个人质呢?
尽管没有被捆住手脚,可是在大宝剑面前,要是能开溜,乌顿普早就跑了。
但是到了他这种层次,基本上哑巴吃馄饨,心里有数,想跑?!怕是当场就得血溅五步,即便换个位置,他也有信心让对方逃不出十步,更何况这个异族人强横的恐怖。
终于意识到这四个不速之客有人质在手,而且还是地位尊崇的神庙武士长,投鼠忌器的卡卡雅人不敢再继续逼近,义愤填膺的不断大喊大叫,同时阻止天下学院的人接近。
“走,继续带路。”
李白手上稍稍松了点儿劲,重剑的压力骤然增加了一分。
“呵呵!”
卡卡雅部落神庙武士长意味莫名的冷笑了两声,抬起腿继续前行。
“放开乌顿普,我们可以让你们离开!”
那个会说汉语的卡卡雅人终于开口。
“李白,他们可以让我们离开。”
赵子午眼睛一亮,这是个他们可以平安脱身的机会。
他们四人已经深入到这个位置,任务基本上算是完成了大半,即便中途撤回,也不会有任何问题。
“不,我们不要离开,要上去!”
李白指了指巨岩顶部,仍然不依不挠的想要上去看看。
“嗨嗨!上去,去神庙!”
蠢蠢欲动的山田教授虽然没听懂李白和赵子午究竟在说什么,可是手势却再明白不过,他兴奋不已的嗷嗷直叫。
至于身处险境?
朝闻道,夕死阔以,只要看一眼,想那么多干啥,八嘎!
四人当中存在感略低的宫崎次郎面若死灰,你们够了哈!想找死也请不要捎上俺!
卡卡雅部落的人和天下学院的人一起远远的吊在三十多米开外,至少有三十多支长矛,十多具弓箭正遥遥对准李白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发起攻击。
天下学院的人则暗藏着枪械,死死盯着李白。
卡卡雅部落厌恶现代火器,所以即便拥有枪械,天下学院也不敢明目张胆的使用,在此之前有人用自动火器一通扫射,让卡卡雅人严重抗议,为了双方和平共处的关系,只好缩手缩脚,不得不捏着鼻子入乡随俗。
走了约四五十米远,李白四人就看到一座由石砖和原木垒成的高塔紧紧靠在巨岩上,内部有绳子和藤筐做成的原始吊篮。
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座简陋无比的人力“电梯”,抬头望去,甚至还能看到滑轮的结构。
对于身强力壮的卡卡雅人来说,自己徒手拉绳上升,再加上岩石顶部的人协助,完全不需要电动机这样的现代电气设备。
“还挺先进!”
李白原以为会看到梯子,却没有想到是这么个玩意儿。
“原始电梯!”
山田教授的照相机再次饥渴难耐的闪着光,啪啪啪的猛拍一起,存储卡剩余容量飞快减少。
他设置为最高画质,每一张照片的体积都十分大。
“不可思议!”
宫崎次郎也在所难免的看呆了眼,他一时间忘了附近还有不少充满敌意的家伙正不怀好意的死死盯着自己。
“我来拉绳!”
赵子午自告奋勇,准备踏入藤筐。
“不,让他来!”
李白一推神庙武士长乌顿普,转过头冲着不远处人堆里面,会说汉语的那个卡卡雅人招了招手,说道:“你,过来,给我当向导!”
“上面是我们卡卡雅人的神庙,你们上去,必死无疑!”
洛斯卡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乖乖的走出了人群。
因为乌顿普是他爹,亲爹!
“哪儿学的汉语?挺溜的嘛!”
李白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年轻的卡卡雅人走近。
“我是留学生,在华夏读的大学。”
洛斯卡在卡卡雅部落中完全就是一个不遵循传统的异类,早早的走出丛林,向往外面的文明世界,去上学,去接触那些科技产品。
巴西政府巴不得这个顽固守旧的土著文明能够早点儿接受现代文明,更何况这小子的学习成绩还不错,便公费派遣到华夏去留学,如今学业有成,还带了一口流利的汉语回来。
曾经西装革履,剃了个小平头,完全看不出来,洛斯卡还是一个亚马逊热带雨林深处,土著部落武士的儿子。
“那么,你和他的关系?”
李白敏锐的注意到这个年轻的卡卡雅人目光总是不自觉的落在神庙武士长的身上,隐隐带着关切。
洛斯卡坦然说道:“乌顿普是我的父亲,他是神庙的武士长,也是守护者,我是长子,同时也是他的继承人。”
接着又问道:“他受伤了吗?”
“不,只是有些脱力!”
李白对于揍了对方的爹,并没有抱以任何歉意的想法。
就这个大块头拿了根又粗又长的棒子,气势汹汹的杀过来,自己总不可能只挨揍不还手。
特么揍了就揍了,下次依然还是会接着揍。
“谢谢!”
洛斯卡深深的看了李白一眼。
“不用客气,对了,这个东西怎么上去,只需要用力拉绳子吗?”
李白用五尺重剑挑起从上方垂挂下来的绳索,足足有鸡蛋般粗细,浸透了油脂,看上去十分结实。
“没错,上面安装了滑轮,不太费力!”
洛斯卡说着,伸出手拉起了绳子。
“@#@#¥%”
乌顿普突然推开自己的儿子,瞪了他一眼,抢着拉起了绳索,同时叽里咕噜地说着卡卡雅部落的土著语。
在用力拉拽下,藤筐载着六人开始缓缓上升。
不远处的天下学院和卡卡雅部落诸人更加的不敢动手,对方的人质如今又多了一个,而且还是承担双方沟通的重要桥梁人选。
这位神庙武士长显然忘记了现场还有另外一位翻译,宫崎次郎果断背刺的叫了起来。“他想要让儿子趁机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