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ptt-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长安城,玄甲军大营。
巡视完大营后的李泽轩,跟孙致平以及戊字营的其他军事将领商量了一番明日军营格斗大赛的一些相关事宜,之后见时辰不早了,李泽轩便宣布散会,让大家各回各的营帐歇息!
其实关于明日的格斗大赛,李泽轩心里并没有多少底,按照他的想法,戊字营在明日的格斗大赛中可以输,也可以是全军倒数第一,因为算算日子,他接手戊字营的日常操练也没有多少时日,就算是训练方法再好,也不可能对将士们的体质和体格造成根本性的改变!
但明日格斗大赛中,戊字营的将士们必须让他看到进步,毕竟他们是整个玄甲军最先接受新式操典的大营!
如果戊字营不仅在明日的格斗大赛中拿了倒数第一,而且从他们的身上还看不到任何进步,那接下来等待他们的,恐怕是更加令人恐惧的魔鬼训练!
虽然快到半夜了,但李泽轩躺在行军榻上并没有多少睡意,一个现代人,而且是一个只在学校接受过军训、并未从过军的现代普通人,突然成为了大唐王朝最精锐重骑兵——玄甲军的“军事教官”,李泽轩从踏入玄甲军大营的那一刻起,他的内心就一直炽热而澎湃,他希望在这支历史上的传奇重骑兵中留下属于自己的烙印,他希望自己可以将玄甲军的战力提升到前无古人、举世无敌的程度!
当然,李泽轩的内心也时刻保持着敬畏,事实上对于之前从未接触过的领域,他一直都保持有敬畏之心,因此,来到玄甲军大营后他所做的每一个决断,都是经过深思熟虑且反复推敲的,他比谁都明白,军事一道,绝非儿戏,若是主将无能,定会连累三军!
他从来没想过一口吃一个大胖子,明天的格斗大赛对于戊字营的这帮将士们来说,就好比是一场小测验,于最终大局虽无关紧要,但却能检验出前一阶段将士们的训练成果!
“滴滴~滴滴滴~!”
就在李泽轩躺在床上胡思乱想间,他床头左侧方桌上的电报机突然响了,李泽轩一个激灵,立刻收回脑海中散漫的思绪,并连忙起身下床,来到方桌前坐下,凝眉倾听电报机传递过来的电码!
和皇宫内的那台电报机一样,李泽轩带到军营中的这台电报机也是每天十二个时辰都“待机”的,一来他带了不少备用的铅蓄电池,二来,就算铅蓄电池没电了,他也可以派人拿着铅蓄电池去云山充电,他根本不需要考虑电池电量用尽后无法补充电量的问题!
“是铁蛋!”
一边听一边在脑海之中翻译,在听了一小段电码之后,李泽轩很快就识别出发报之人的身份了,正是铁蛋!
对于书院这些已经会使用电报机的学生,李泽轩为他们每个人都制定了一个身份代码,每个人在发报时都需要在最开始的电码中发送自己的身份代码,等到电报机那头的收报人响应且自报身份后,才能发送电报正文!
“滴滴滴滴~!”
这大半夜的突然收到铁蛋从太原发来的电报,李泽轩心中微沉,顿时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他手上的动作却也没听,就见他熟练地操控着电报机,发送出去了一串电码,向铁蛋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滴滴滴滴滴滴滴~!”
营帐内安静了一会儿后,电报机终于再次响起了,电报机那头的铁蛋收到李泽轩的回应之后,立马将先前发给皇宫的那份电报转发了过来,当然,其中铁蛋还添加和修改了一些内容。
“师父,今日午后,我爹从宜芳县而来,还带了一封书信,来自于太原城内突厥奸细首领传往草原的密信……”
电报中,铁蛋不仅向李泽轩讲述了今夜太原城内发生的所有事情,还简短地跟李泽轩讲了一下午后韩里正携带赵德言密信来太原的事情,这件事情虽然李泰先前已经发电报跟李二说过了,但并未跟李泽轩说过,所以铁蛋得给李泽轩再讲一遍!
营帐内,李泽轩双手抱于胸前,静静地听着电报机传送过来的电码,从表面上来看,他现在很是悠闲,就跟是在听……在听收音机一样,只是一个安静的听众,但事实并非如此,他的大脑此刻在飞速运转,凭借着强大的精神力加持,他在倾听电码的同时,脑海之中就已经开始在翻译电码,而且翻译速度竟然丝毫不比铁蛋的发报速度慢!
至于账内的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二人,则是早就睡下了,经历了一天艰苦的训练,电报机发出的这点声音,并不足以将睡梦之中的二人吵醒!
渐渐地,李泽轩的脸色开始变了!
太原城内竟然有一伙实力高强、数目不明的突厥奸细,今天白天刺杀了独孤信,晚上夜袭了驿馆、并直接劫走了李泰!
怎么会这样?
这伙突厥奸细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可以从禁军的手中劫走李泰,这还真是出乎李泽轩的意料之外!
虽然从铁蛋发来的电报中李泽轩得知独孤信是中了赵德言的计谋,分散了兵力,致使后方空虚,这才给了突厥奸细的可乘之机,但在李泽轩看来,即便当时驿馆内只有两百多名禁军,那也是一股绝对不容小觑的力量,可是这最终的结果,委实让李泽轩有些想不明白!
在书院一行人离开云山、动身北上的时候,李泽轩预料到他们在北上的途中有可能会遇到突厥人的阻挠,但他万万没想到李泰居然会在太原城中就遭遇不测,对方的胆子未免太大了些,也太过出人不意!
“赵德言~!?这个名字怎么觉得有些耳熟?”
忽然,李泽轩目光一凝,表情微滞,因为赵德言这三个字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但他很确定他来到大唐后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那如此说来,只可能是他来大唐之前听说的了!
“竟然是他!”
李泽轩闭目沉思,开始在脑海中搜索相关记忆,蓦地,他睁开了双眼,有些难以置信地喃喃自语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