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關係戶 愛下-第一百七十二章,長耳定光仙的迷茫推薦

洪荒關係戶
小說推薦洪荒關係戶洪荒关系户
冥河教主伸手朝下面一点,平静的海面上浮现一道血色,形成一道难以散去的血河。
所有参赛人员落在血河之后,彼此对视一样,莫名的紧张气氛在海面上升起,每个人都神情严肃,无论是天下第一的名号,还是那个功德金牌功德奖杯,大家都想争一争,绝不想落后于人。
敖广龙躯盘旋成一团,全身劲力崩紧,一扭头看着旁边正在不住跺脚的俊美少年,惊讶说道:“你在干什么?”
清风得意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叫做借力,只要我速度够快,海面都会被我踏下去,形成强大的反作用力,比赛之时我就能借力一飞冲天。
你盘成一团有什么用?还是和我一样践踏海面吧!”
“这你就不懂了吧!比赛开始之后,我从尾部开始用力,身躯层层推进就能形成强大的力道,只要我身躯够长,我也能一飞冲天。”
两人目光对视,从对方眼里都看出同样的意思,他好聪明,是个劲敌啊!
敖广看向其他懒懒散散的妖魔仙神,感慨说道:“看起来冠军不是你,就是我了!你叫什么名字,等我得了冠军,我也会记住你的名字的。”
“贫道清风!你叫什么名字?等我得了冠军,我也会记住你的名字。”
“本座敖广!”
两人双目对视,电光火石在空中溅射。
“预备~”一道声音在上空响起。
下面每个人都摆好各式姿势,清风原地踏步速度形成一片残影,附近的海面都被踏的凹陷下去,溅起一阵阵水花。
“跳!”冥河一声令下。
哗~一阵水花溅起,清风瞬间冲出。
旁边敖广也是龙躯舒展,犹如一根弹簧一般拔地而起。
其余很多妖魔仙神也全都同时跳出,有些像箭矢一般朝前冲,还有一些朝上跳起,形成一个大圆弧,比如多宝,金光仙,弥勒等皆是朝上跳。
半空中各种各样的身影飞舞,敖广迎着风冲出,龙躯舒展,从没试过靠跳飞行的它,突然感觉到这种也很带感啊!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關係戶 清風小道童-第一百七十二章,長耳定光仙的迷茫分享
砰~敖广只感应头上一沉,一股大力从头顶传来,瞬间一头栽了下去,噗一头扎入大海之中,大海瞬间变得粘稠将敖广固定,使其只留下半截龙身露在外面,不住的摇尾。
另一边清风也没有好多少,也是被人踩了一脚,一头扎入了海水之中,只留下两条腿在摆动,充满了可怜无助。
还有着众多小妖小怪笔直砸落大海之中,同时还有一些身影再次借力拔高飞起,二次跳跃,身姿潇洒。
半空中一条绸带飞出,犹如灵蛇一般猛然缠住前面的三足金蟾第三足,三足金蟾脸色一变。
绸带猛然一紧,一股大力顿时从脚上传来。
“呱~”三足金蟾悲鸣一声,身体顿时朝后飞去,月光借力加速,面带微笑朝前飞去。
头顶突然一黑,月光猛然抬头,只见一个额头有着火焰神纹的凤凰一族,一脚踩在月光脸上,借力飘然而去。
月光噗通一声砸入水中。
多宝一把抓住一条长虫,猛然挥出,长长的海蛇犹如风车一般选择飞出,砰砰砰接连将几人扫飞,横扫一片。
越来越多的身影,从半空中坠落,轰隆隆砸在海面上,有些是力道已尽,有些则是被攻击所至。
另一边,一片念珠朝着真武罩下,真武左脚在右脚上一踩,千钧一发之际拔高百米,念珠噗通噗通打在旁边金光仙身上,金光仙惨叫一声落下,砸在海面之上。
一个妖族猛然抱住真武,两人翻滚着,砸落在海面上,半个身体陷入海水之中。
灵牙仙高声叫道:“师兄,我来助你一臂之力。”移形到多宝身后,猛然一拳打出,咚~正中多宝脚心。
灵牙仙立即坠落,多宝却如炮弹一般笔直冲出,道袍飘飘一起绝尘。
弥勒一把搭在紧那罗的肩膀上,大叫道:“为了西方教的荣耀,上吧!”全身巨力一推,紧那罗猛然冲出。
弥勒也坠落在海面之上,目光盯着前面飞出的身影。
多宝脸色带着温和的笑容,这个跳水冠军注定是我的了,因为这里是截教,而我则是截教首徒,气运所钟。
看台上的观众也都看着那两个身影,其他所有参赛人员都已经掉落,只剩下多宝和紧那罗,一个前冲一个后追,速度和身形都在飞快下降。
观众都不由的紧张起来,谁会是胜利者呢?
多宝飞驰的身体突然一滞,一股强大的拉扯力从后面传来,咚两人同时落在海面上,溅起一阵水花,不少观众猛然站起,最后是谁胜了。
水花散去,半空中冥河大声说道:“现在我宣布,第一组获胜者是西方教紧那罗。”
“紧那罗!”
“西方教胜了!”
“阿弥陀佛~”
西方教之中响起欢喜的叫声。
大海之中,多宝半个身体陷入海水之中,脸色非常难看,竟然在自己家门口输了,扭头看向比自己仅仅远半步的紧那罗。
紧那罗双手合十,欣喜叫道:“多谢师兄谦让!”
“赢就是赢,输就输,何来谦让之说?”多宝直接跃出海面。
紧那罗微笑说道:“师兄莫要生气,友谊第一,比赛第二。”
“我不服~”敖广从东海之中飞出,大吼叫道。
冥河问道:“你哪里不服?”
敖广气愤叫道:“他们破坏规则,攻击我!”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洪荒關係戶》-第一百七十二章,長耳定光仙的迷茫看書
“规则之中没说不能互相攻击。”
敖广愣了一下,没说吗?我怎么感觉说了呢?!
清风从东海之中飞出,气愤大叫道:“跳远说的是只能跳一次,但是他们却跳了很多次,这不公平?”
敖广连连点头叫道:“没错,我也是这个意思,这不公平。”
冥河解释说道:“他们没落在海面上,就算是一次。”
“臭小子,你快给我滚回来。”老龙王起身气愤叫道。
一阵大笑声从观众席传出,比赛之后大家可能会不记得亚军,但是绝对不会不记得这个两次提出抗议的东海龙太子。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洪荒關係戶討論-第一百七十二章,長耳定光仙的迷茫
敖广讪讪回到自己的座位之中,还不断嘀咕说道:“就是不公平啊!我要找老大抗议。”
“现在继续进行跳远比赛,第二组就位。”
经过长时间的一阵激烈角逐比赛,最后决胜出跳远大赛冠军西方教紧那罗,在金光灿灿的颁奖典礼之后,随后进入休息阶段。
……
羽翼仙带着紫瑶四处巡逻,给她炫耀着自己执法人影的威风。
黑色长袍披风在身,所有路过的截教弟子全都恭敬作揖一礼,然后飞快让开,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一些。
羽翼仙得意洋洋说道:“怎么样?表兄威风吧?”
紫瑶点了点头,犹豫一下说道:“表兄平时是不是很凶啊?”
“没有啊!我很温柔的,为什么这样问?”
“他们好像都很怕你?”
羽翼仙立即纠正说道:“这个不是叫做怕,这个是叫做尊重,他们是在尊重为兄。”
“听说这个执法大队是截教外门大师兄建立的?”
羽翼仙点头说道:“是啊!”得意说道:“万名弟子之中,白锦师兄一眼就看中了我们几个,慧眼如炬啊!”
紫瑶好奇问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羽翼仙眼里流露出崇拜之色,说道:“我们大师兄啊!他是个有担当,有品位,有眼光,有智慧的仙人,为人正派严谨,从不徇私。
即使内门师兄师姐前来说情,大师兄还是说拒就拒,闪耀着崇高的光芒,绝对是我们禽仙之中的圣贤。”
紫瑶眼中微微闪光,嘀咕说道:“截教外门大师兄好像很了不得啊!”
羽翼仙抬头挺胸说道:“那可不,也就是背靠着白锦师兄,我们才能毫无顾忌的执法,而且师父对白锦师兄更是信任有加,执法大队的事情,师父从不过问。”
紫瑶有些担忧说道:“可是这样,你们也得罪了很多同门啊!洪荒太过危险,万一截教外门首徒失势或者出了什么意外,你们可如何是好?”
羽翼仙笑哈哈说道:“你是在担忧我大哥吧!放心吧~我们大师兄不会有事的,即使有事我立即就带着大哥回朱雀界,让大哥与你结成道侣,然后生一堆小孔雀或者小朱雀,我来帮你们带。”
紫瑶脸色一红,没好气说道:“你又在胡说八道了。”
乌云仙笑嘿嘿说道:“反正是早晚的是,朱雀圣尊亲自结缘,大哥他还能违抗不成?我看他自己都在偷乐呢!”
紫瑶露出一丝微笑,然后犹豫一下,问道:“孔宣,他有没有和别的女修比较亲近,我知道你们执法大队就有一个很厉害的女修士,叫做云霄。”
羽翼仙立即摇头说道:“没有,我大哥现在一门心思都在他的五色神通上。
云霄倒是和我们白锦师兄走的比较近。”
紫瑶松了一口气,露出笑意说道:“那就好!”
……
另一边一处海岛上,长耳定光仙一个人坐在海边喝酒,面前摆放着一大堆好吃的。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长耳定光仙旁边,笑着说道:“不介意再加一个人吧?”
长耳定光仙抬头看了一眼,连忙翻身跪倒,恭敬叫道:“拜见准提圣人。”
准提伸手虚托,笑着说道:“快快起来,这里没有什么准提圣人,有的只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准提小修士而已。”
长耳定光仙起身,有些局促的站在原地,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定准提圣人是想做什么。
“砰~”
“砰~”
“砰~”
……
一朵朵巨大的彩色五色神光在天空炸开,将黑暗的天空渲染的五光十色。
截教海域到处都是欢声笑语之声,不管平时有什么仇恨,平时有什么因果,此刻全都放下,喝酒聚会才是主题,不少仙神看着天空的神光焰火举起酒杯。
准提自然而然的坐在拿起桌上的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却丝毫不让人感到唐突,反而增加了一些亲切的感觉。
长耳定光仙也在对面坐下,心中很是有些紧张,这可是和自己师父一样的生日啊!
准提端起酒杯笑着说道:“你好像有些迷茫?可否与我说说?!”自顾自喝酒吃菜。
长耳定光仙犹豫一下,说道:“圣人,您说道是什么?”
“道?”准提惊讶看向长耳定光仙,笑着说道:“你已经在悟道了?真羡慕通天师兄有这么多优秀的徒弟啊!”
长耳定光仙连忙说道:“也不是悟道,只是有了一点自己的想法。”
准提笑着说的:“那已经是非常难得了,道其实没什么复杂的,简单点说就是个人信念。
熱門玄幻小說 洪荒關係戶 愛下-第一百七十二章,長耳定光仙的迷茫展示
你有什么迷茫之处吗?我可以帮你解答一下,就当是吃你一顿饭的谢礼了。”
长耳定光仙连忙欣喜说道:“多谢圣人!”
准提夹起蔬菜尝了一口,笑着说道:“味道确实不错,将你的问题说一下。”
长耳定光仙茫然说道:“不瞒圣人,师尊给我们讲道的时候也说过悟道之事,大道三千无有高下,水火相克皆看自身,剑道也好,五行之道也罢,最要紧的是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路。”
准提点头笑着说道:“师兄说的没错,确实是这个道理。”
长耳定光仙犹豫一下,有些难以启齿。
准提看了长耳定光仙一眼,温和笑着说道:“说吧!不用把我当做圣人,也不用把我当做长辈,就把我当做你的一个朋友,有什么事情就说出来,说不定我能给你一点帮助,活了这么久,见识还是有一点的。”
长耳定光仙心中一股暖流涌过,升起一股莫名的感动,一咬牙说道:“不瞒圣人,之前我也想过我自己要走什么道,也曾试过修行剑道,力道,空间,五行等等,但是全都感觉无门可入,非常别扭。
后来师父收到的徒弟越来越多,我也遇到几个知心的师妹,然后就然后就双修了,随着双修的次数越来越多,我才逐渐明悟我想要什么,我的道应该是什么,但是世上有这种道吗?师父可以容忍他的弟子修行这种道吗?”
长耳定光仙眼中带着迷茫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