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hwdu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諜海王牌-第1395章 誇張的傷勢-lo0ar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杜宾口中登时便惨哼了一声,后背犹如烈火灼烤一般,不过爆炸之后,他依旧用自己的意志力将疼痛压下,大吼道:“谁都不许再动汽车!!!王大生!”
“有。”他旁边的王大生反而比杜宾幸运,没有什么问题,立刻起身,道:“听见没有?远离车辆,没受伤的过去看看,把受伤的兄弟带上。再过来两个人,快点,快点!!”
在王大生的指挥下,很快众人远离了汽车。话说四孔桥的刺杀小组再三辆车上都做了手脚,不过第一辆车子虽然爆炸了,但是光凭着震动,是不足以引爆另外两辆车上的诡雷的。
就是如此,最后一统计,距离炸点最近的一个人直接被炸死了,四个人受伤。其中有两个人还能自己走,另一个则是大腿被一枚飞溅的弹片扎了个眼,做个简单的止血后,有两个人抬着走。这样一看,杜宾的伤反而是最重的了。
不过他是头头,肯定是不能丢下的,正好刚刚爆炸的车,已经没有危险了。有人胆大,把前机械盖子给卸下来了,做成了一个简易的担架,把杜宾放在里面趴着。
要说四孔桥的枪手们,最失误的地方,可能就是不能预见未来。要是他们在车子旁边埋伏,等到诡雷一炸,他们立刻突击一波,都有可能把杜宾他们这些追兵给扫了。但没办法,谁都料不到这件事。追兵能不能追到这里?什么时候到?有多少人能到等等。没人能够掐算的出来。
话说杜宾的伤你要说严重吧,就是肌肉被划开了,还没伤到骨头的那种。但要说不严重吧,伤口太长!在荒郊野外的止血反而是个大难题。王大生只能用最简单的办法,让几个人脱下几件干净的衣服,然后在“担架”旁边,一边跟着走,一边用手往下用力的按着。
如此半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回到了车子旁。杜宾立刻被人送上一辆车,趴在了后座上,小腿卷曲,这样就能够装下了。还有一个小特务,难受的蹲在后座放脚的小空挡里,继续用手压住帮他止血。
王大生坐在副驾驶立刻道:“快快快!回去,去医院。”
司机不敢怠慢立刻启动车子,原路开始返回。话说杜宾这个伤势虽然看起来鲜血淋漓的,但是到了医院止住血,就是清理和缝合的问题罢了。
但是他们追了半天,都已经找到四孔桥埋伏小组的三辆车子了。路程放在后世有公路的地方也没事,使劲开呗,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回到市区。但现在有一段大野地,车速不能开太快。所以一下子耽误了挺长时间,等到了市区,都已经一个半小时之后了。杜宾几乎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
好在是回来了,车子进入市区后,加速行驶的飞快。说句夸张点的话,几乎直接飙到了最高速度,一路按着喇嘛就没怎么松开。见到红灯也不管,只要别出什么大事故,让车子坏半道就行。稍稍磕碰一下根本就不在乎。
就是这样,最后一个急刹车,车子正好停在了南京医院的正门口。王大生大叫道:“快点抬进去。”说完了这句话后,已经打开了车门,他一边往医院里跑,一边大叫道:“大夫,大夫有急诊!!有急诊!!!!”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南京医院是南京城内有数的大医院之一,毕竟原先就是都城。之后汪伪的政府也把权利中心放在了这里。南京医院的医疗力量那还是非常可观的。一进门不远就是一个护士台,旁边还有挂号的地方。
不过现在王大生是什么人?是特工总部侦缉处的处长,杜宾更是特工总部最大的特务头子。进去后直接就亮了身份。是以没一会杜宾就已经被放在了病床上,一路快速的推入了医疗处置室。
见进入了处置室后,王大生倒是放下了点心,站在走廊里长出了一口气。不过紧跟着他仿佛想起了什么,立刻对着第一波跟着来的两个特务说道:“你们俩就守在这里,必须陪同主任一起,除了刚刚的主治大夫还有那几个护士以外,谁都不能靠近。我去打个电话马上回来。”
“是!”“是!!”两个特务也立刻立正领命。
王大生小跑着来到了一楼的大厅,来到了护士台直接拿起电话就拨打了起来,等接通后,立刻道:“我要警卫室!……老陈,赶紧的!多带兄弟过来,主任受了伤,就在南京医院,一定要快啊。”
说罢挂断了电话,王大生又琢磨了一番,再次抄起听筒拨打了一个号码,等接通后,语气恭敬了不少,道:“喂……金先生在吗?我这面有事情要找金先生,好!……哎,金先生,鄙人王大生,哎!是我……是这样,我们主任,在调查也就几个小时之前的四孔桥事件的时候,亲自带队追那伙刺客出了城,结果现在受了伤啊……嗯,我看很严重,全都是血啊。
第十二名间谍
已经在南京医院了,对!刚刚进入处置室……对,这不是鄙人立刻想到向您通报一声嘛。嗯!还望您能够跟日本宪兵队或者是梅机关也通报一声。好,没别的事了。嗯,是啊,最近南京城不太平啊。行,那我去处置室再看看我们主任的手术完了没有……嗯!行,我们及时沟通。再见。”
连续两通电话打完,王大生回到了处置室的外面等着,大约是十分钟后,就听医院大门口脚步声骤然多了起来。却是十来号身穿伪政府军装的人,快步走了过来。王大生立刻道:“老陈,这里,这里。”
来人为首的是个少校,闻言立刻走了过来,道:“大生兄,主任怎么样了?”
“现在还不知道呢。”王大生指了指处置室,道:“刚进去能有十五分钟吧。出了不少血啊。车子后座上,用手一按,说夸张点都直起血沫子。”其实王大生这还真是夸张的言语。